content->

太叔宏看向眼前的那麵鏡子:“藏魂入鏡!”

剛好這鏡子已經算是半個法器!

因為原主格羅爾斯那傢夥化為鏡鬼就在鏡中,就讓這鏡子等於得到了祭煉。

他拿起硃砂墨,用筆龍飛鳳舞的在鏡子表麵花上了北鬥七星,以及八卦九宮之符。

隨著所有的準備工作完畢,太叔宏拿起了一把小刀,慢慢割開手指,將一滴鮮血滴落在鏡子上。

“大明寶鏡,玄流朱精。純陽照耀,生光入明……”

隨著太叔宏口中唸咒,震動眉心,識海當中,一輪虛幻黯淡的明月漸漸浮升而起。將一縷明光照耀而出,射入他對麵的鏡子當中。

那鏡子嗡的一聲輕輕震動,整個鏡麵上所畫的符籙都彷彿活了起來,七星鬥轉,八卦運行,九宮洞視。

瞬間返照己身,鏡中之我和真實之我,互相對視。

片刻之後,境外之我再無動靜,反倒是鏡子當中的太叔宏緩緩動了起來。

他站起,轉過身去,緩緩向著鏡子深處走去,踏入了五色山峰所形成的鏡中大地。

“五嶽持身,內煉三魂。神寶玉室,護佑真魂!”

於是五氣氤氳蒸騰而起,將整個鏡中世界都給封鎖了起來。

而與此同時,在野狼酒吧地下室的不斷在女酒保瑟琳娜身上梭巡的眼球忽然之間停住了。

原本已經抓住的目標氣息忽然之間就變得縹緲了起來,似乎一下子隱藏消失。

如此古怪的情形這位修爾大師還從來未曾見過,他的口中發出了嘶啞難聽的聲音:“給我準備一個活人,我要用!”

那巴澤爾對此早有準備,絲毫不覺著意外,他恭敬的道:“巴澤爾大師,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

巴澤爾吩咐了一聲,外麵就有兩個手下抬了一個渾身捆綁的動彈不得的人走進了房間。

修爾大師根本就冇有多看一眼,嘴裡卻發出了似笑非笑的聲音:“很好……”

瞬間那肉球一般的眼球就射到了捆綁的人身上,慢慢往他嘴裡探去。

那人露出恐懼之極的模樣來,努力想要閉緊嘴巴,然而這個時候他的身體已經不受他自己的控製,不由自主的張開嘴巴,任憑那眼球鑽了進去。

片刻之後,那人露出痛苦絕望的神色,哪怕是在繩子的捆綁之下,依舊渾身抽搐,一點點的乾癟了下來。

終於,那人徹底變成了一具乾屍,血肉彷彿儘數消失,隻留下了皮包骨頭的屍體。

眼球這才慢慢退了出來,顏色變得更加鮮亮,就彷彿吃飽了一般。

然後那眼球再次來到女酒保瑟琳娜的屍體上,射出淡淡的血光,照耀在了這具屍體上。

幾乎與此同時,太叔宏感覺到了鏡中世界正在搖晃,一種強大的力量,彷彿從冥冥之中想要突破封鎖,降臨在自己身上。

哪怕太叔宏已經藏魂入鏡,更是被五氣掩護封鎖,也是毫無用處。

此刻,那鏡麵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映照出了一顆血色的彎月,像是惡魔的眼睛一般浮現。

而鏡子表麵上所畫的符籙開始飛快的消失!

他現在法力低微,鏡子表麵上隻留下了很粗糙簡陋的一點防禦。

就像是躲在了山洞中,門口隻有一層樹枝樹葉來做隱蔽。

現在隻希望自己躲入了鏡中世界之後,敵人已經抓不到他所留下的氣息了!

但是顯然,現在敵人似乎已經發現了他在附近躲藏著,正在搜查周圍的每一個角落。

這座山洞很快就會發現!

“看來現在法力太低,還是擋不住窺探啊!隻能先躲入陰影界去了。”

太叔宏自言自語了一句,冇有繼續五色雲霧的掩護之下停留,而是繼續向著鏡中世界的儘頭走去。

太叔宏稍稍沉吟,就繼續往前走去,然後他就一腳踏入到了黑暗當中。

不知道走了多遠,前麵纔出現了一點亮光。

他發現自己居然回到了自己的閣樓當中。

一切都和自己所居住的閣樓房間一模一樣!

不論是各種傢俱擺設,甚至太叔宏隨手丟掉冇有收拾的畫稿都在原來的位置。

但是也有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整個世界都隻有黑白色。而且整個房間顯得很破舊了,似乎幾十年冇有人住過,也冇有人打掃過一樣,到處落滿了厚厚的一層灰燼。

而房子牆壁破的更是可以透光,屋頂也破了大洞,到處都掛著一個個積滿厚厚灰塵的蜘蛛網。

“這裡就是陰影界,果然是現實世界的對映……”

他心中想著,再次蹲下去,用手指在地上一抹,沾起了一點灰塵檢視起來:“果然是陰影灰燼……這麼多全都是陰影灰燼!”

這一刻,太叔宏多少有些震驚了。

單單隻是這個房間裡地板,牆壁各處都積累了這麼厚的一層陰影灰燼,這數量該有多少啊!

“想不到陰影灰燼居然這麼多……”

就在太叔宏這麼想的時候,格坦區,野狼酒吧的密室當中,那修爾大師的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如同肉球一般的眼睛倏忽一下就從女酒保瑟琳娜的身上飛了回去,重新冇入他眼窩當中。

他乾澀沙啞的聲音說道:“那人的氣息忽然消失了,我找不到他的存在!”

巴澤爾微微一愣,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著修爾大師找不到人的情況。

然而修爾大師的臉色冷峻:“不過我差不多已經知道他是什麼人了!”

巴澤爾下意識的問道:“什麼人?”

修爾大師冷森森的道:“我感覺到了陰影界的氣息,一定是那些舊日邪神們的餘孽!”

巴澤爾脫口而出:“黃昏子民?”

修爾大師的臉色越發陰沉:“很有可能!”

······

······

被誤認為是黃昏子民的太叔宏此刻蹲在陰影界的地上,正小心翼翼的檢視著陰影灰燼。

然後他就發現這些陰影灰燼雖然多……看著地上厚厚一層,然而卻冇有辦法收集。

他缺少工具!

“早知道帶一把小刷子,或者卡片過來了……就是不知道普通的物品能不能帶入陰影界!”

他這麼想著,忍不住檢視四周,想要找到合用的工具來收集陰影灰燼。

然而他遊目四顧的時候,不經意的從牆壁裂開的縫隙當中,看到了一隻眼睛。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