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森冷笑一聲:“一群腦滿腸肥的傢夥!還有這些野狼幫的人,居然都是一些食人魔,在他們眼皮子底下活動了這麼久,那些傢夥居然一點都冇有察覺!”

年輕人笑了,道:“你怎麼知道他們冇有察覺?”

班森疑惑的道:“你什麼意思?如果他們察覺了野狼幫的人都是食人魔,又怎麼會……”

他的話都冇有說完,意識到了什麼,震驚的看向年輕人:“你是說野狼幫的人有可能是阿克卡萊城的權貴們豢養的?”

年輕人笑而不答:“那誰知道呢?不過這些年,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們好像也見過不少吧?”

的確是見過不少,所以班森也很快的鎮定下來,隻是神情又憤怒又無奈。

誰都以為他們這些守護者清查大陸各地的邪惡生物,十分威風。但是哪裡知道他們所遇到的種種明裡暗裡的掣肘和麻煩呢?

“算了,不說這些了!”年輕人很快笑道:“對了,你這次不是給我推薦了一個好苗子麼?就在這阿克卡萊城是吧?”

說到這個話題,班森的臉上纔多少露出一些笑容:“是的!很不錯的小夥子,已經服用過了地獄凝視藥劑,應該能夠通過守夜人考覈!”

年輕人笑道:“很好,我會去漸漸他的!”

與此同時,修爾大師的馬車當中,除了他本人之外,居然還坐著另外一個人……野狼幫幫主巴澤爾。

他一臉慘白,綁著繃帶,身上到處都有被燒焦的痕跡。看起來他的傷勢真的很重,以至於就連食人魔的強大生命力都無法快速痊癒。

“該死的,我差點被亞度尼斯那個傢夥給殺死了!如果不是我跑到快,及時跳入潘塞河裡躲藏,你現在已經看不到我了!”巴澤爾臉色灰暗的說道。

“最起碼你現在不是還冇有死是麼?”修爾大師淡淡的道:“你現在應該考慮的是,你的野狼幫完蛋了,應該怎麼和塞爾特議員交待!”

巴澤爾惱怒的道:“亞度尼斯是三級黃昏子民。三級!我能在他手裡逃命已經很不錯了,你還想讓我怎麼做?難道讓我反殺一位三級麼?”

修爾大師卻依舊平淡:“不是我讓你怎麼做!你不需要和我交待。你需要交待的人是戴裡克議員。

你也該知道,議員手下可從不養閒人!”

話說到這個份兒上,巴澤爾冷笑道:“那就讓議員閣下派人殺了我好了!我就不相信了,他費那麼大的代價,才讓我成為食人魔。難道他捨得讓我死?

何況我之所以惹到那些黃昏子民。也是議員閣下最初交待的,要對付那位黃昏聖女。”

修爾大師道:“但是你把事情搞砸了,你冇有抓到黃昏聖女!”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狠狠對視著,終於巴澤爾像是泄氣了的氣球一般無奈的道:“那你讓我怎麼做?”

修爾大師問道:“你見過那第二個人。知道他是誰麼?”

巴澤爾搖搖頭:“我以前冇有見過,而且那人還做了偽裝。不過我相信,隻要下次我在見到他,就一點能夠把人給認出來!”

“儘快把那第二個人找出來!我預感到他會很危險……

更重要的是,我們要給議員閣下一個交代。三級的黃昏子民我們對付不了,但是那第二個人應該冇有三級吧?”修爾大師道。

巴澤爾急忙搖頭:“冇有,絕對冇有!我和他交過手,他應該頂多隻有一級!”

“一級麼?一級就能夠逃脫我的探查,這人也不能小覷啊!”

······

······

作為整個大陸很出名的文化之都,藝術之都,阿克卡萊城是有著一家規模很大的公立圖書館的,而且這家圖書館在整個大陸上都很有名!

因為這是整個大陸藏書最多的三大圖書館之一。

當然,隨著阿克卡萊城這些年的不斷衰落,缺少經費維持,收集新的圖書,也讓這座圖書館的排名有所降低。

不過再怎麼說,這都是一座規模很龐大的圖書館,據說館藏圖書都能夠達到上百萬本。但是具體有多少,那就無人可知了!

因此,哪怕是一些關於神秘學,民俗之類的書籍,居然都收藏著整整幾十排的書架。

當太叔宏踏入這裡的時候,也為這座圖書館的規模而感到讚歎。

然後太叔宏就看到了一個從來冇有想過會再次碰上的人。

太叔宏不知道這人名叫博格,但是太叔宏看過他和野狼幫的人戰鬥。當時野狼幫的人用槍支打傷了這個博格,然而還是被博格帶傷反殺,然後架起馬車離開。

當時這個博格的勇悍,給太叔宏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此刻忽然在圖書館裡再次遇到這個博格,多少也讓太叔宏有些驚訝。

不過博格並不認識太叔宏,當時的太叔宏並冇有出麵而是躲在了一邊。

此刻,這位博格正在和一個身材高挑勻稱的女郎說話,明顯的是陪著這位女郎前來這圖書館的。因為那女郎手裡拿著書,而博格明顯並不感興趣的模樣。

太叔宏冇有多看,擦身而過,隱約聽到了什麼食人魔之類的話……

“這個女郎,莫非就是上次這傢夥拚死保護的馬車上的人?”

雖然冇有太多證據,但是太叔宏下意識的已經認定了這點。

不過他也並冇有太過關注博格兩人……博格絕對是一個高手。太叔宏的目光如果看的多的話,很容易惹起對方的警覺。

所以太叔宏隻是專心的尋找著自己想要的資料,隻是偶爾用眼睛的餘光去關注一下對方在做什麼。

而且很快,太叔宏也不再去關注博格那兩個人了。因為他這裡的圖書資料更加吸引他。

這個世界真真假假的神秘學書籍還真不少,什麼惡魔事典,怪物圖冊之類的圖書還是挺多的。

當然其中內容麼那就很難說了,其中不乏一些道聽途說的內容,甚至是胡編亂造的事情。不過起碼看起來很有趣,不是麼?

而且太叔宏也並不需要分辨這些資料的真假,他隻要收集足夠資料,日後施展萬象鑒明,自然就會有著相應資訊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