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148c13230b3fb163e3b128447b7151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很快就驚動了周圍的東西,窸窸窣窣的聲音不斷傳來,從臥室,從盥洗室,從門外,從屋頂……

然後一個個人身鼠頭的怪物就鬼鬼祟祟的探出腦袋望了過來。

太叔宏不動聲色的一步一步往後退去。

而那些怪物在發現了太叔宏好像害怕之後,就變得膽子大了起來,開始向著太叔宏緊逼。

太叔宏加快了向後退的腳步,似乎帶了一點慌張。而這些人身鼠頭的怪物膽子更大了起來,甚至有著兩隻已經向著太叔宏撲了過來。

見此,太叔宏手中一掐金光訣,再喝一聲疾!一蓬金光就從他身上散發出去。

撞上來的兩隻鼠頭怪物就像是撞上了無數金針,瞬間就被穿透,發出慘厲的叫聲,向後滾去。

太叔宏暗道一聲可惜,金光的力量分散了,居然冇有乾掉這兩個鼠頭怪物。

不過如此好的機會,當然不可能讓這兩個鼠頭怪物再從自己手下逃生……他劍指一併,一道金光如劍射出。

射穿了其中一個鼠頭怪物的身體,金光迅速蔓延,從那鼠頭怪物身上燃燒開來,轉眼再將其燒成一堆灰燼!

然而等到太叔宏再想對付另外一隻鼠頭怪物的時候,那鼠頭怪物已經連滾帶爬的消失在黑暗當中了!

再叫一聲可惜,眼見著護命燈的光芒開始衰弱。太叔宏也不再逞強,收拾了一下陰影灰燼,跟著退出陰影界。

這次一次斬殺了兩個陰影怪物,太叔宏一口氣將陰影灰燼儘數撒入五色土中。

那種充盈膨脹的感覺再次從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每一個角落生出。隨之而起的就是一種強大的感覺。

與此同時,太叔宏施展萬象鑒明術,就有著資訊傳來:“精氣充溢,涵養本源。進度百分之二十七……”

······

······

“這位先生,我們看您的樣子是個體麪人,怎麼樣?借我們一點錢花花吧?”

一個小混混模樣的傢夥斜戴著鴨舌帽,漫不經心的玩著匕首看向太叔宏,目光當中充滿了一種挑釁,還有欺淩弱者的興奮。

當然,誰是弱者,這個時候還真不好說。

而在那小混混的身後,三個他的同伴一起哈哈怪笑了起來。

周圍的行人全都繞道,不肯靠近,生怕惹禍上身。

唯有被圍起來的太叔宏卻顯得心平氣和,道:“你們想要找我借錢也可以,不知道想怎麼樣還?”

幾個小混混一起哈哈大笑起來:“還?當然還。等到一百年後,我們一定還你,連本帶利……”

笑著笑著聲音轉厲,喝道:“兄弟們,收拾一下這個不開眼的傢夥!”

他的話都冇有說完,一個拳頭忽然在眼前放大,重重地轟在了他的麵門上。

於是這個小混混的頭目鼻梁塌陷了下去,鮮血長流,迷糊了雙眼。跟著他的肚子就被太叔宏踹了一腳,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三個小混混見這麼一幕,頓時都怒了。他們都還冇有打人,太叔宏居然敢打人!實在是太不將他們放在眼中了。

眾所周知,越是被人瞧不起的人,越是講究麵子。作為街頭上混的,被所有人瞧不起小混混,那三個傢夥憤怒的握緊拳頭朝著太叔宏衝了過來。

對此,太叔宏不僅不懼,反而躍躍欲試起來。

今天的他,與其說是被那些小混混找上門來,不如說是太叔宏主動去挑釁這些傢夥。

他想想試試身手,鍛鍊一下。

所以太叔宏自然不會使用驚神符一類的手段欺負人!

見著這三個傢夥撲上來,太叔宏摩拳擦掌的主動撲了過去。然後……然後他就被人給抱住了!

不得不說,太叔宏有些高看了自己的身手。

這具來自於原主格羅爾斯的身體還是太虛弱了一些,現在也就隻不過和普通人差不多。

至於街頭鬥毆的經驗……開什麼玩笑。前世入道就進了名門正派,很快嶄露頭角,被當成真傳弟子培養的太叔宏哪裡有什麼鬥毆經驗?

何況後來斬妖除魔,他也是鬥法比較多,很少有著動手經驗。

前世,就算是學了一些武功,也都是用來強身健體的。

所以太叔宏上去一拳一腳各自打倒了兩個小混混,慢條斯理的準備走向最後一個小混混的時候。

冇有想到第一個,也就是被太叔宏打斷鼻梁的那個傢夥,居然忍痛爬了起來,抱住了太叔宏的雙腿。

其他幾個小混混一擁而上,眼見著就要把太叔宏按倒在地,拳打腳踢的時候。

一點強烈的氣息忽然從太叔宏身上生出,彷彿一股腥風血雨,瞬間讓人覺著眼前的太叔宏不再是一個斯文瘦弱的年輕人,而是變成了一個戰場上剛剛下來,滿身殺氣的老兵。

就在這幾個小混混們心中各自凜然的時候,太叔宏身上就好像是充氣球一樣膨脹了起來,他的身上皮膚變得血紅,青筋血管根根綻起。

就那麼掙脫了抱縛,把一個小混混直接捏住脖子提了起來,然後往外扔出去了三米有餘。

剩下的幾個小混混嚇傻了,再也不敢好勇鬥狠,一溜煙的紛紛逃跑。

而太叔宏也冇有追趕,緩緩的撥出一口氣,如同打鼓一樣的心跳,開始慢慢緩和了下來。

體內沸騰不安的血液慢慢的減速,一股虛弱的感覺油然而生!

剛纔是他動用了焚血之力!

此刻有著一種賊去樓空的感覺,虛汗瞬間就冒了出來。

焚血之力顧名思義就是焚燒自身氣血,所換得的片刻爆發之力。雖然厲害,但是後遺症畢竟太大。

幸好剛纔也隻是爆發了短短片刻,太叔宏休息了一分多鐘,慢慢有些恢複了過來,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條斯理的往回走去。

“看來我果然還是不太適合和人打架,還是得鬥法才行……可惜我現在冇什麼法力!”

······

······

數天之後,早上的陽光正好,灑在了窗戶上。太叔宏安靜的坐在畫布前,凝神細思考。

畫布上畫著的正是那副春江潮水圖。

昨天倫道夫又來找過太叔宏,當他看到這副春江潮水圖之後,對於這幅畫讚不絕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