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f19d9362089cd5070fdf2ac3117e62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太叔宏愕然,倒不是因為上次兩個跟蹤者的來曆……他早就猜到了。

他真正愕然的原因是這個瑪格麗特看起來應該隻有二十出頭的樣子吧?已經是報紙主編了?

瑪格麗特解釋了一句:“我爸爸是報紙老闆!”

於是太叔宏恍然大悟!

最後他還是接受了這個聘請。賺錢麼,誰也不嫌錢多。

有錢就能買更好的顏料畫布,更好的畫筆。還有修行所用到的一些材料,這些都需要錢。

如果不是經常能去薩比爾的店裡打點秋風的話,太叔宏的錢早就不夠用了!

而瑪格麗特看起來也是很有事業心的人,在聽到正經事之後,暫時就把請太叔宏幫忙畫像的事情給放在了一邊,鄭重說道:“格羅爾斯先生,真理早報歡迎您的加盟!”

太叔宏遲疑道:“報紙上需要插畫的地方不多吧?如果連載漫畫什麼的,那我可不怎麼懂!”

瑪格麗特笑了起來:“老實說以您的本事去畫那些插畫,多少有些大材小用!現在剛好報紙的插畫不多,正好適合您兼職,不會耽誤您太多的創作時間!”

說白了就是看好太叔宏的前途打算結個善緣……等到太叔宏成名之後,就有一個軼事流傳:“看啊,偉大的畫家格羅爾斯現在當年可是在我們真理早報做插畫師的!”

當然,這也是不差錢的人所做的選擇。

說實話,任何畫家想要出名,都離不開有錢人的力捧。

而有錢人們也願意花這份兒錢,投資藝術品,是這些老錢們最愛的選擇之一。

不論是瑪格麗特還是博格,都覺著以太叔宏的繪畫風格如果不能出名的話,那才叫做見鬼了!

對於這些事情,太叔宏隱約明白。不過他不在乎,也不太放在心上。

終究在這個世界上,他總需要一個正常的職業身份的!

既然已經做了這種決定,那麼太叔宏同時決定去瑪格麗特的報社看看。

當下三人乘坐了汽車,向著真理早報的報社而去。

在這種馬車汽車並行的年代裡,一般隻有圖新鮮的新派人物纔會選擇汽車,而老派人物們更喜歡馬車。

瑪格麗特作為年輕人,當然更喜歡汽車了。

雖然這個時候的汽車比起馬車來的效能還要差一點,而且還會經常出故障。。

這不,這輛汽車走到一半兒的時候就拋錨在了半路,博格隻能下車修車。

老實說,太叔宏對於這種根本不用馬拉的汽車還是很感興趣的……他想不通隻是燒了一點油,這汽車怎麼就能開動。

所以博格修車的時候,太叔宏也興致勃勃的湊過去檢視。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之間,他覺著鋒芒在背。似乎有什麼充滿惡意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上。

當他轉過身看去的時候,一輛馬車已經擦身而過,往遠處走去。

太叔宏的望向這座馬車的目光不由帶點疑惑:“難道剛纔這輛馬車上的人想對我不利麼?不過我好像應該冇有熱鍋什麼仇家敵人纔對吧?”

與此同時,就在那輛馬車當中。巴澤爾一臉陰霾的對修爾大師說道:“剛纔那個人……修車的那個人,我認了出來。

他曾經準備跑到我的野狼酒吧去鬨事,而且身手也很厲害。我懷疑他就是第二個人!”

修爾大師淡淡的道:“你說的那個人我認識,是大富翁格倫先生家的保鏢!

還有,你上次不是和我說,再次見到一定能夠認出第二個是誰麼?現在你跟我說懷疑?”

巴澤爾惱火的道:“我都說了那人做了偽裝了,何況當時在密室裡,光線也不好……我懷疑你說的那個保鏢就是第二個人!”

修爾大師搖搖頭,道:“單憑懷疑是不能對格倫先生的保鏢動手的?格倫先生是有錢人。非常有錢的人!

他雖然不是市政議員,但是他隨時都可以是,你明白麼?”

巴澤爾聞言頓時把腦袋一縮,不敢多言了。他們背後的戴裡克議員也不過隻是一個議員而已。

這種大人物……哪怕他們有著幾分超凡力量,也是不敢招惹的!

至於太叔宏,他根本就冇有注意到。第一眼巴澤爾的注意力就被博格給吸引走了。

當然還有更加重要的原因,那麼就是太叔宏對於易容喬扮這種事情異常精通。

不僅是樣貌儀態,甚至是身體氣味等等,都經過了一點微妙的改變。

而隻要這一點點微妙的改變,哪怕是修爾大師這種人,從太叔宏旁邊經過都冇有發覺。

反倒是太叔宏露出一種疑惑神色,心底暗道:“剛纔馬車上的人好像是巴澤爾!奇怪,那個黃昏子民冇有把他給乾掉麼?還有,難道那傢夥認出我來了?”

······

······

“含象寶鏡,玄流朱精。純陽照耀,生光入明……”

太叔宏用一根針刺破了自己的中指,他忽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隨手將鮮血甩在了白色的紙上,他要占上一卦。

在這法力都冇有恢複的世界,太叔宏隻能依靠自己的鮮血來增加占卜的成功率。

今天在街上看到了一個疑似把這兒的傢夥,讓太叔宏總覺著有些心緒不寧。

然而他也不能確認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巴澤爾,畢竟當初那巴澤爾可是被一位強大的黃昏子民追殺,應該是活不下來的。

而且,太叔宏當時也做了偽裝。他不認為巴澤爾能夠認出自己來。

但是凡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還是占卜一下,多少有點心理準備的好!

鮮血甩在畫布上,宛如一朵雪裡紅梅。太叔宏細細辨認著血跡……

在最古老的龜甲占卜當中,占卜者就是根據金屬燒紅之後在龜甲上燙裂的痕跡來判斷吉凶禍福,得到神靈的啟示。

隨著鮮血浮現卦象,太叔宏眼前一花,進入到了一種恍惚的狀態當中,眼前彷彿有著畫麵浮現。

今日白天發生的事情彷彿在眼前重演。

這就是所謂的心占之卦。

而這卦象就是——

“無咎之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