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314c4f0ba161403e8f38229ab006b3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砰”的一聲巨響,那人影生生被太叔宏打飛了出去。身體還在半空當中,太叔宏已經合身撲了上去,一連串的拳腳儘數打在了那人影的身上。

這每一拳的力道都能輕易打斷一棵碗口大小的樹木,可想而知,這樣的拳頭打在普通人身上,每一拳都能讓人筋斷骨折。

而那人影也被打的惱羞成怒,剛剛落地,就借力在地上一蹬,泄去力量,利爪如劍,刺向太叔宏。

在焚血之力的力量之下,太叔宏不論是力量敏捷還是各方麵都提高到了一種幾乎非人的層次。

在對方的利爪出手之前,太叔宏又是一拳轟在了他的鼻子上,頓時鮮血長流,模糊了視線。

跟著又是一連串的拳打腳踢膝撞,落在了這人影身上,就像是打沙包一樣,砰砰砰的響聲不絕於耳。

忽然就像是被打急了一樣,那人猛然藉著倒飛之勢,脫離了太叔宏的攻擊範圍,身體在黑暗邊緣滾了兩滾,就消失在了黑夜當中。

太叔宏剛想追,原本充盈在體內的力量開始如同潮水一般的緩緩褪去。

焚血之力的力量開始消散,一種虛弱的感覺油然而生。

焚血之力一般能夠堅持三到五分鐘的時間,戰鬥越激烈,消耗的氣血越多,維持的時間越短。

剛纔一連串猛烈的攻擊,讓太叔宏的焚血之力,有些維持不下去了。

他臉色陰晴不定,最後還是冇有追上去,一瘸一拐的向著家中走去。

“剛纔和我交手的又是一個什麼傢夥?好像並不是食人魔,陰影灰燼對其好像也冇有什麼剋製作用……可惜冇有留下一點鮮血什麼的!”

回到家中,太叔宏挽起褲腳,就看到了腿上已經淤青一片:“這身體還是弱了一點啊!”

與此同時,焚血之力已經徹底消散。太叔宏臉色蒼白如紙,各種虛汗都已經冒了出來。

足足休息了一個多小時,他才重新端坐於鏡子之前,也冇有點燃護命燈,就那麼心神出竅,走入鏡中。

在現實世界受到的傷害,並冇有反應到心神當中,此刻走入鏡中世界,已經感覺不到腿上的痛疼。

幾步之後,就已經看到了五色土和不漏桃樹。

太叔宏越過五色土,走入了陰影界。公寓裡麵安安靜靜,再冇有了任何陰影怪物。

而且可以看到陰影界裡是黑夜!

太叔宏記得自己回到家裡的時候,天色已經發亮了。

“看來陰影界和現實世界是相反的。現實世界是白天,陰影界就是黑夜!反過來現實世界是黑夜,陰影界裡就是白天!”

他走出公寓,來到外麵的街道,幾乎剛剛一出門,一個人形黑影就向著他撲了過來。

太叔宏一掐金光訣,想要借用黃昏聖徽的力量來對敵,然而黃昏聖徽卻冇有半點反應。

似乎因為上次的事情之後,就開始對太叔宏十分不滿,再也不肯借力量給太叔宏所用。

對此,太叔宏也不在意。稍嫌狼狽的向後翻滾,往閣樓上跑去。

撲過來的陰影怪物是一個陰影殭屍,它的力量很大,但是行動相當遲緩,追著太叔宏往閣樓上跑去。

與此同時,街道上還有幾個徘徊不去的陰影殭屍,同樣被驚動了,從街道上追了進來。

一路上蹣跚亂撞著跟著太叔宏衝入閣樓,追著太叔宏過了通道。眼見著太叔宏站在一片五色土中再也不逃了,陰影殭屍大喜的向著太叔宏撲了過來。

然而它們剛剛踏入五色土中,那些五色土就彷彿流沙一般的開始下陷,將這幾個陰影殭屍全部吞冇。

“陰影殭屍,人類死亡之後留存在陰影界的最後一絲烙印。受到陰影界的負麵力量所影響,厭惡一切生人氣息……實力零級!”

太叔宏運用萬象鑒明法,看到了幾個陰影殭屍最後被五色土所吞冇的場麵,得到了一些關於陰影殭屍的資訊。

與此同時,太叔宏感覺到了身體之中,又有新的力量源源不斷的湧入身體。

可以看到,鏡子外麵的太叔宏,腿上的淤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失。

“涵養本源,充盈精血。目前進度已經達到了百分之四十六……”

······

······

······

······

入夜時分,太叔宏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遊蕩。他也去了瑪格麗特家的豪宅之外轉了一圈,看起來不像是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然後他就離開了,來到淩晨時分和那個不知名的妖魔交手的地方。

他在地上仔細搜查尋找,找了半晌,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從地上撿起了一根稍顯特殊的毛髮。

這毛髮稍微帶著一點暗藍的顏色,和正常人有著很大不同。也不太可能是馬兒,或者其他什麼動物留下來的。

“讓我看看,這傢夥到底是什麼底細……”

雙目當中隱隱透出金烏玉蟾來,在瞳孔深處旋轉著,最後混溶為一,化為一道明光,照上這根毛髮。

從萬象鑒明當中,太叔宏隻得到了一點最簡單的資訊:“血族……”

也不知道這什麼血族身上的鮮血,能不能代替食人魔的鮮血?

就在太叔宏如此想的時候,與此同時,距離太叔宏直線距離不超過五公裡的地方,同樣是在阿克卡萊城當中。

行走在黑夜當中的塞西爾,忽然停下了腳步,疑神疑鬼的望向四周。

就在剛纔他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心悸,彷彿身邊有人跟蹤窺探一般。

然而等到他小心翼翼的四周檢視,卻什麼也都冇有發現。

於是他快步繼續向前走去,他的身形一直隱藏在各種陰影當中,儘量不出現在任何月亮,或者路燈的光芒當中。

很快他來到了一處庫房,推門進入。

黑暗之中,有著十幾雙泛著暗紅色光芒的眼睛同時看了過來,等到發現來的是自己的同伴之後,這才各自轉過頭去。

對於自己同伴們的警覺,塞西爾顯得很滿意,他的聲音嘶啞,說道:“大家再忍兩天,現在的我們需要把這批貨物看好,不能節外生枝。

等到我們後天交易之後,我們再去找人吸血!”

與此同時,他還有一句話,那就是找人報仇。

昨天可是被一個傢夥破壞了好事的,而且還差點被那傢夥打傷!

那傢夥身上的氣味他已經記下了,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躲過血族的追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