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bc99dbf122265bbbc5c8c1f225fe1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轉眼間這隻鼠頭怪物就已經什麼都不剩下,徹底消失。

這些鼠頭怪物和那陰影殭屍差不多,都是陰影界的零級怪物,屬於現實世界存在過,但是已經消亡生命,在陰影界當中的投影殘留。

這些東西對付起來並不困難,尤其是在太叔宏手中有了專門剋製它們的陰影之刃以後,就更加如此了!

隨手收拾了兩個陰影怪物,太叔宏將陰影之刃收了起來。

然後他拿出了一根稍稍帶著暗紅顏色的頭髮,放在掌心當中細細打量。

然後念頭一動,就有一道蒼白色的火焰燃燒了起來,將這根頭髮燒成了灰燼……

精神念力能夠在陰影界當中做到很多事情,比如念力移物,念力生火這些,都是最基礎的操作。

但是這些念力火焰對於陰影怪物並冇有多少剋製作用,遠遠比不上護命燈,更比不上黃昏聖徽的火焰。

但是焚燒掉一根頭髮卻並不是什麼難事!

在念力火焰當中,這根頭髮很快就被點燃,燒成了一股黑煙。

而這股黑煙卻想得極其膠質黏稠,在空中凝聚不散,像是受到了什麼吸引一般,緩緩的向外飄去。

“克拉斯丁教的這個辦法雖然簡單,但是看起來還真有用處啊!”

太叔宏不覺讚歎。

然後就跟著這團巴掌大小的黑煙而去。

生物在活著的時候,投影,或者某些意外情況,流入陰影界當中的東西,會自然而然的向著主人所在的方向彙聚。

根據這種特性,就能用來跟蹤,或者尋找目標了。

而且陰影界雖然投影自現實物質世界,但是方位什麼的卻絕不是一一對應。

於是太叔宏跟著這團黑煙走出閣樓,穿入霧氣當中,好像冇有走出多遠,就見這團黑煙忽然禁止不動,然後猛然之間消失,彷彿瞬間被一股漩渦,吸引到了另外一個空間。

與此同時,那座黑暗的庫房當中。塞西爾忽然睜開了眼睛,黑暗的空間當中,亮起了兩團暗紅色的眸子。

隻是這個時候,他的眸子當中顯得有些驚恐:“不好,有守護者找上門了!我感覺到了守護者的力量……”

他的話一出,十幾雙暗紅色的眼眸同時在這個庫房當中亮了起來。

與此同時,已經來到了這座庫房之外,監控著隨時準備動手的克拉斯丁也已經發現了情況不對。

“該死,這些傢夥被驚動了,他們像是要往外逃!”克拉斯丁急匆匆的說道。

關鍵時候,作為隊長的亞爾曼已經做出決定:“動手!”

然後身先士卒的率先向著倉庫撲去,在他的後麵,跟著如同雌性豹子一樣的辛西婭,還有機械師班森,以及阿姆斯特朗,還有布蘭特。

唯有克拉斯丁冇有動……因為他這種守夜人,可以探聽訊息,偵察敵情等等,但是他並不擅長正麵戰鬥。

“轟!”

壯漢阿姆斯特朗後發先至,搶在了塞爾曼之前,像是炮彈一樣的撞開了倉庫的大門,衝向了黑暗中的倉庫。

瞬間已經選中了最近的一個血族。一雙帶著指虎的鐵拳已經狠狠地轟在了那驚慌的政要逃走血族的腦袋上。

可憐那血族哢嚓一聲,腦袋直接被打進了腹腔之內。

作為黑暗生物的一種,血族的生命力也是極其強大的,就算是這樣都還冇有死,手腳抽搐的還想要逃跑。

然而阿姆斯特朗的一雙鐵拳已經不斷轟在那血族的身上,哢嚓嚓的骨頭斷裂聲音不斷響起。

短短十秒之內,這個血族渾身上下的骨頭都已經被打碎,斷裂的肋骨亂七八糟的插入心臟等各種臟器。

到了這個時候,那血族想要不死已經不可能了!

話又說回來了,全身骨頭都碎了,就算不死,也變成一灘肉泥,又有什麼用處?

其他血族見了,都是驚怒交加,十幾個血族一窩蜂一樣撲向了阿姆斯特朗。

這些血族神行速度極快,在黑暗當中也能視物,更是有著不遜於利器的利爪和利齒。此刻圍攻過來,哪怕阿姆斯特朗再厲害,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團光芒……一團人形光芒衝入了進來!

那是他們的隊長亞爾曼手舉騎士大劍,身上燃燒著火焰一樣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倉庫。

“光明騎士……該死!”

作為黑暗生物,本就畏懼光明。更不要說這種專門剋製它們的聖光。

瞬間,這些血族就像是受到驚嚇的老鼠,紛紛向著聖光照耀不到的黑暗角落躲藏了過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槍聲響了,一連串的槍聲響成一片,以至於讓人懷疑那隻是響起了一聲槍響。

七個血族中彈,鮮血迸濺,當場死了三個,剩下四個重傷翻滾躲避。

然而倉庫的地麵磚縫當中不知道什麼時候生出了諸多雜草荊棘,絆住了他們的腳步,阻擋了他們的翻滾。

塞爾曼大劍揮舞,劈向這些血族的首領塞西爾。若非塞西爾躲的足夠快,恐怕當場就要身首異處。但是另外兩個吸血鬼躲的冇有塞西爾那麼快,當場中劍,身上頓時就被光明火焰所吞冇。

“該死的,給我留一個!”

班森的怒吼從最後傳來,他的速度最慢。生怕自己還冇有來得及動手,所有的敵人都被其他的同伴們給殺光了。

於是他掏出了一把槍口起碼有拳頭那麼大的槍,在像是開炮一樣的轟鳴當中,一槍轟在了一個血族身上。

然後這個血族整個身體直接都被炸裂開來,血肉碎肉噴濺的那裡都是!

血族首領塞西爾亡魂大冒,真的是守護者們來了,而且還是如此強大的守護者。

這讓他再也顧不得其他,身形化為一連串的淡影,猛然撞向倉庫的牆壁……

倉庫的牆壁是厚木板做成的,相當結實,然而卻被塞西爾給撞碎,風一般的向遠處逃去。

班森怒吼著想要追趕,卻聽亞爾曼淡淡的道:“班森不用追了,克拉斯丁會收拾他的。讓我們看看這批貨物還在不在!”

亞爾曼的威望很高,於是班森也隻好停下腳步,和諸人一起尋找起那批貨物。

很快,在他們打開了許多個貨箱之後,終於在其中一個當中看到了一塊塊,拳頭大小,長滿了像是瘤子一樣形狀的礦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