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a5083961486826e97e7e78e34f978a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陰影界中,幾個跌跌撞撞的人影撞碎了森冷的灰色霧氣,向著發出動靜的街道走來。

這些人影動作很緩慢,遲鈍,就像是喝醉了的酒鬼,或者說半身不遂的老人,步履蹣跚的走來。

然而當他們看到了剛纔發出聲響的太叔宏之後,頓時口中發出低低的咆哮,速度加快了一些,撲了過來。

然而就算是加快了速度,它們的動作也遲鈍的相當感人。

以至於太叔宏似乎等不及一般,猛然主動向著其中一個人影撲了過去,陰影之刃從手中彈射飛出,刺入那人影胸口。

從那人影身上從中刀的地方,流出了許多黑色的灰燼來,流入陰影之刃當中。

而那人影本身卻像是泄氣的氣球一樣很快癟了下去。

一個陰影殭屍從太叔宏身後撲來,但是他的背後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回手就是一刀,從那陰影殭屍的脖子上劃過。

陰影殭屍的頭顱落地,身形化為無數的陰影灰燼,被陰影之刃吸收。

在熟練之後,尤其是有了陰影之刃,再收拾這些陰影殭屍就變得輕鬆如意。

不過解決了兩個陰影殭屍之後,太叔宏卻收刀後退。

之所以不再使用陰影之刃也很簡單,雖然陰影之刃殺戮起這些零級的陰影怪物來說,十分輕鬆。

但是被陰影之刃殺死的怪物,其陰影灰燼會被陰影之刃吸收!

而太叔宏自己,也是需要這些陰影之刃的!

“有膽子就直接追來!”

太叔宏撂下這麼一句話,施施然上了閣樓,然後退出陰影界,來到鏡中世界。

等了片刻之後,果然聽到嚎叫聲。剩下的三個陰影殭屍不肯罷休,一路追了出來。

然而當他們剛剛出陰影界,踏上了五色土上。那五色土頓時就變成了流沙陷阱,將這三個陰影殭屍陷入其中,很快冇頂……

當太叔宏踏出鏡中世界,很快就感覺到了一股暖流湧遍全身,涵養本源,充盈精血就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七十六。

如今肉眼可見的,太叔宏身上的肌肉都已經顯露出了輪廓來,並且就連他的身高,都不知不覺之前又長高了幾寸。

雖然原主格羅爾斯的這具身體,依舊顯得其貌不揚。

但是身材高大,精力充沛之後,原本那種畏縮內向的氣質卻有了很大的改觀。

看著鏡子當中的自己,太叔宏露出一點淡淡的笑意:“頂多再有個三五天的時間,我應該就能夠徹底完成涵養本源,充盈氣血的修煉了!”

就在太叔宏穿好衣服,活動了一下身體的時候,門鈴忽然響了。

“誰呀,都快晚上了……”

太叔宏嘀咕了一句,看看懷錶,已經是下午接近五點鐘的時間了。難道是真的有租房子的人上門了?

他心中想著,下樓打開了大門,愕然看到了班森和克拉斯丁兩人:“呃……你們……怎麼來了……這個時候來了!”

班森笑了起來:“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阿克卡萊城了,臨走之前和你說一聲!”

太叔宏道:“進去說吧!”

克拉斯丁道:“不用了,幾句話交代完了我們就要走。

首先,你的事情我已經稟報了上頭。上頭已經把你登記在冊,你已經算是一個守護者了。

但是你還不是一個真正的守護者,必須還得完成一個任務,才能真正晉升!”

雖然太叔宏很想說,我對於成為什麼正式守夜人冇什麼興趣。

但是嘴裡卻變成了:“什麼任務?”

克拉斯丁道:“很簡單,就是最初薩比爾和你說過的。想辦法加入白橡樹學院裡麵一個叫做蛛網俱樂部的組織。並且弄清楚裡麵的情況!”

太叔宏想了起來,這是薩比爾交給原主的兩個任務之一。

其中一個任務當然是住進這座公寓,就近觀察梅麗娜太太母女。

另外一個就是混入蛛網俱樂部,成為那座俱樂部的正式成員。

難道我……不對!是格羅爾斯這傢夥長的這麼像是一個臥底麼?

在太叔宏的心中吐槽當中,克拉斯丁最後交待了一句:“最近小心點,也許會有麻煩?”

太叔宏剛剛想要問什麼麻煩?

然而克拉斯丁已經揮揮手,和班森兩個人一同離開。

看著兩人來去匆匆的模樣,太叔宏心裡的感覺不太妙。似乎他們遇到了什麼麻煩一樣!

“不會是因為前幾天對付了那個薩比爾的緣故了吧?”

想到這裡,太叔宏心中生出一種淡淡的陰霾。

薩比爾是野狼幫老大,這個他是知道的!

但是野狼幫的後台是誰,他卻並不清楚……

但是太叔宏很清楚一個道理,那就是任何黑幫,都有著保護傘的存在。

野狼幫必然也有!

那麼其背後的保護傘是什麼人?是不是阿克卡萊城的權勢人物?

還有,那個保護傘知不知道野狼幫的那些高層都是食人魔?

應該是不知道的吧?

······

······

“我們就這麼走了,是不是不太好……”

班森有些遲疑的道:“我有點擔心薩比爾他們的安全!”

“放心吧!薩比爾是我們守護者的人!”克拉斯丁笑道:“我們現在離開阿克卡萊城,隻是以防萬一,你不會真以為那個戴裡克敢於對我們這些守護者動手吧?”

班森想了想,也覺著這話有道理。

守護者是遍佈全世界的一個龐大組織,獲得全世界各地官方的支援。

而阿克卡萊城隻是自由商業聯邦的一座城市而已,這座城市的一個市政議員,無非就是一個鄉下土皇帝,應該是不至於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對他們這些守護者動手!

所以,現在離開阿克卡萊城,還真的是為防萬一,防備那位議員先生狗急跳牆。

在他們離開之後,那位戴裡克議員應該不至於對守護者組織的外圍動手。薩比爾格羅爾斯他們,應該都是安全的。

於是放下心來的班森不由感歎道:“真憋屈,我們明明知道戴裡克議員和食人魔勾結。但是我們什麼也做不了,更不能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