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a670a2e8caa60a18f9eafea2aa74f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守護者是遍佈全世界的,專門對抗邪惡黑暗生物的一個超凡組織,獲得全世界各國官方的鼎力支援。

但是也正是因為想要獲得各國官方的支援,所以守護者組織也有一條鐵律,那就是絕對不能攙和到任何普通人的事情當中。更不能對任何權勢之人動手……

各國官方希望守護者組織能夠幫忙對抗邪惡的黑暗生物,可不是願意在頭上找個爹來管著自己的。

何況有權有勢的人,有幾個冇有做過什麼齷齪事?

所以,哪怕他們明明知道戴裡克議員的不堪,卻根本奈何不了他!

兩人說話之間,已經離開了阿克卡萊城。

這一次他們是分散離開的,畢竟六個人在一起目標太大。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克拉斯丁想要說什麼的時候,忽然臉色微微一變:“不對勁,有情況……”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而他們所乘坐的馬車周圍卻變得無比的安靜,一點聲音都冇有,不論是風吹草動的聲音,還是其他人為製造的聲音。這一切全都消失了!

兩人瞬間覺著不妙,同時往馬車的地板上趴了下去。

幾乎與此同時,嗖嗖的子彈射穿了車廂……

······

······

一個陰影殭屍剛剛向著太叔宏撲來,就被太叔宏手起刀落,瞬間就把這個陰影殭屍給斬殺於陰影之刃下。

無數的灰燼像是被龍吸水一樣吸入到了陰影之刃當中。

然後太叔宏站立不動,陰影之刃被他投擲而出,在精神力的禦使之下,刺入到了其中一個陰影殭屍的胸口,瞬間將其吸成灰燼。

而另外幾個陰影殭屍剛剛撲過來,陰影之刃就在空中一個折返,回到了太叔宏的手中。

他在地上一個翻滾,躲過了一個陰影殭屍的撲咬,匕首再次脫手飛出,刺入了那陰影殭屍的背後,將那陰影殭屍吸入陰影之刃當中。

這些所謂的陰影殭屍,其實就像是陰影灰燼所形成的一團氣霧,正好被陰影之刃剋製。

一旦被陰影之刃刺入,就像是漏氣的氣球一樣乾癟消散。

如果冇有陰影之刃的話,那麼對付這些陰影殭屍可絕冇有如此容易!

話又說回來了,所謂的陰影之刃本就是守夜人們遊蕩在陰影界中,對付各種陰影怪物的武器!

冇錯,在送走班森和克拉斯丁之後,太叔宏返身回到了閣樓之後,立刻再次進入陰影界,斬殺陰影怪物進行修煉。

原本他的修煉是不疾不徐的,不會如此急迫。

畢竟身體的承受能力有著限製,尤其是借用陰影灰燼這種外物提升力量,如果一次提升太多,那就很容易會給身體造成隱患的。

所以太叔宏一般隔一天纔會進入陰影界修煉一次!

但是這一次,太叔宏感覺到了不祥的味道。

不管有冇有危險,自己總要有所準備才行。

所以太叔宏不顧身體隱患,立刻再次進入陰影界修行。

當乾掉幾個陰影殭屍之後,太叔宏收起了陰影之刃,緩緩的勾引著剩下的陰影殭屍,然後向著鏡中世界而去。

這一次,太叔宏一口氣吸引了十三個陰影殭屍,差不多應該能夠完成涵養本源的修煉。

一群陰影殭屍被太叔宏走走停停的給引上了閣樓,來到了鏡中世界,立刻就被陷入到了五色土中。

五色土宛如流沙一般,拉著這些陰影殭屍往下陷去。

然而因為這一次引來的陰影殭屍有點多的緣故,這一次五色土有些撐不住了。更是有些消化不良的樣子,於是那些陰影殭屍陷下去了一半兒,忽然就停了下來。

有兩個陰影殭屍甚至從五色土中爬了起來,繼續向著太叔宏追來。

太叔宏神色不變,早就想到過這種可能了。伸手微微一招:“金光護命……”

放在鏡子麵前的護命燈忽然金光大亮,像是無數利箭一樣射入鏡子當中。

那兩個陰影殭屍頓時渾身著火,被燒成了灰燼。

在少了兩個陰影殭屍之後,五色土雖然再次蠕動了起來,但是依舊有氣無力。

看來引來的陰影殭屍還是太多了!

太叔宏麵沉如水,抽出了陰影之刃,上前接連斬殺那些陰影殭屍。

最後隻剩下四個陰影殭屍的時候,五色土最終蠕動,纔將那些陰影殭屍吞了進去。

然而太叔宏一口氣想要完成涵養本源的願望也冇有達到。現在涵養本源隻有百分之八十八!

就在這個時候,太叔宏心中一凜,他聽到了一種奇怪的聲音,好像有人潛入了公寓當中。

這讓原本就警惕的太叔宏更加警覺了起來,他快速的抽出陰影之刃,貼身放好了兩張驚神符,不過卻並冇有下樓檢視,而是躲在鏡子後麵。

鏡子的表麵上被太叔宏塗抹上了幾個古怪的符號……

就像是對付上一次野狼幫闖入的食人魔那樣,太叔宏打算來個故技重施。

然而這一次等了許久,太叔宏始終冇有等到對方上到閣樓來。

就在他等的心浮氣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聽錯了,是在疑神疑鬼的時候,忽然之間,閣樓的窗戶無風自動,打了開來,跟著一個人影竄入,望向躲在鏡子後麵的太叔宏。

鏡子是對準了房門的,而現在這人影從窗戶進入,由於角度的問題,就並冇有照入鏡中,相反還能看清楚躲在鏡子後麵的太叔宏。

太叔宏大駭,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手中的陰影之刃已經丟了過去,射向那人影。然後和身撲了過去,一道驚神符瞬間在手中點燃,帶著淡淡的灰色煙霧,和一點異香向對方劈頭蓋臉的夢了過去。

然而那人也不知道怎麼一動,就已經躲過射過去的了陰影之刃,離開了驚神符的煙氣籠罩的範圍,出現在了太叔宏的麵前。

太叔宏一驚,心臟猛然一跳,焚血之力就被激發,血管當中的鮮血就澎湃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那人影伸手卻按在了太叔宏的肩頭,一股帶著陰冷黑暗氣息的力量迅速的壓滅了他體內的熱血。

與此同時,那人影發出一個低沉的聲音:“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