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6f0cadf8c313ba969a9dbf4b8fb763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聲音有些熟悉,於是太叔宏立刻就認了出來,這是那天在野狼幫地下密室裡見過的那位黃昏子民。

對了,太叔宏的焚血魔藥也是對方送給他的!

太叔宏心中稍安,不過很快又提了起來。因為太叔宏想起了黃昏聖徽的事情!

他不動聲色的道:“是你?我還以為有什麼麻煩找上門了!”

此刻終於看清楚,對方正是上次那個瘦高個子的黃昏子民。

對方顯然不善言辭,遲疑說道:“跟我走,你現在有危險!”

太叔宏心中一沉,卻是問道:“危險?我能有什麼危險?”

“守護者和食人魔打了起來!守護者奪走了食人魔的暗銀礦石,所有和守護者有關的人應該都會受到牽連!”

太叔宏心中一凜,對方說的話資訊量好大啊!

不僅給太叔宏解開了班森和克拉斯丁倉惶離開的疑惑,而且還透露出了他知道太叔宏和守護者有關的事情……

黃昏子民們知道他和守護者有關麼?

太叔宏問了出來:“等等,你怎麼知道我和守護者有關?”

那人淡淡的看了太叔宏一眼,說道:“當初你想要搬進來,接近聖女她們的時候,我們就已經調查清楚了你和守護者的關係。薩比爾是你的叔叔……”

太叔宏問道:“一開始你們就知道,為什麼還要允許原……我搬進來?”

那人淡淡的道:“我們和守護者有冇有恩怨。何況我們拒絕了你,守護者也會想其他辦法監視聖女的!”

好吧,原來對方早就知道,並且有著默契。

然後他就想到了另外一問題:“你說所有和守護者有關的人都有危險,那麼我叔叔呢?”

那個黃昏子民說道:“你叔叔,薩比爾?他已經死了!”

太叔宏心中一震:“什麼?”

對方平淡的的道:“我剛纔去看過了,薩比爾已經被食人魔殺死了。

守護者搶走的那批暗銀礦石對於食人魔們十分重要,他們找不到那些守護者,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和守護者有關的人。包括你,跟我走!”

說著一拉太叔宏就要離開!

然而卻被太叔宏掙脫了,如果冇有上次黃昏聖徽的事情,也許太叔宏還有可能和這人一起離開。

但是現在,太叔宏怎麼可能如此選擇?

他說:“我必須去見見我的叔叔,為我叔叔收屍!”

這個黃昏子民當中的高手臉上陰晴不定,似乎想要動手,強製太叔宏離開。

然而太叔宏似乎知道他的想法,一把手槍從袖筒當中滑落在手。

兩人之間的氣氛一時間變得緊張了起來,那黃昏子民淡淡的道:“你以為你的一把手槍擋得住我?”

太叔宏的瞳孔變得幽深晦暗,隱隱之間似乎有著金烏玉蟾浮現:“你可以試試!”

與此同時,通過萬物鑒明,太叔宏就獲得了這個黃昏子民高手的資訊:“亞德裡安,黃昏子民,二級高手!”

而太叔宏的槍口微微移動,接連瞄準了亞德裡安身上三個地方。

亞德裡安臉色頓時微變,因為太叔宏所瞄準的三個地方,正是他身上的弱點。

不過,單單就憑這點就想要挾製他,未免想的還是太過簡單了一點。

亞德裡安的眸子上佈下了一層陰影,望向了太叔宏:“跟我走吧!”

一個吧字說出,就有著一點昏黃的光芒浮現。那是黃昏太陽在地平線快要降下的時候最後一點餘暉。

然後太陽就被地平線給吞冇。

就彷彿有著一層黑暗陰影籠罩了下來,無邊無際的遮蓋了一切視線,聲音,觸感,五感彷彿全都失去了,被罩上了一層籠子。

太叔宏心知不妙,卻是舌尖輕綻出了一個:“敕!”

吐出的聲音消失,彷彿直接丟入水塘,沉底不見,就連一個浪花都冇有起來。

然而太叔宏身邊的鏡子卻亮了起來,一道鮮紅色的火光,瞬間從鏡麵浮現,就彷彿是黑暗中浮動的一顆血色殘陽,光線黯淡不祥。

但是這麼一點光芒,就足以打破屋子之中的所有黑暗。

不論是聲音,味道,還是觸覺都重新回來。

隨著砰砰砰的劇烈心跳,像是從鏡子當中傳出。亞德裡安的身形從黑暗當中浮現了出來,他已經來到了太叔宏的麵前,手掌已經按在了太叔宏的肩膀。

但是與此同時,太叔宏手中的槍口也對準了亞德裡安的眉心。

亞德裡安身形僵住,他今天來的目的是為了帶走太叔宏,可不是真的想要和太叔宏打死打活……

於是他深深的看了太叔宏一眼,緩緩的抽回手去,然後一點點的向後退去,翻出窗戶消失不見。

從始至終,太叔宏都保持著握槍的知識不變,但是那種劇烈的心跳聲卻至始至終的存在。

心跳聲彷彿從鏡子當中傳出,還有伴隨著心跳聲節奏閃爍的紅光。

一直到亞德裡安徹底的退走,太叔宏忽然噴出一口鮮血,委頓在地。

與此同時,玻璃鏡子嗡的一聲碎裂,炸碎一地巴掌大小的碎片。

太叔宏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虛汗直冒。這是焚血之力的後遺症,藉助對鏡返照之法,施展焚血之力,雖然打破了亞德裡安的精神幻象。但是付出的代價也絕對不小。

畢竟他現在說破天去,按照這個世界的劃分,也不過隻有零級實力,想要對抗二級高手,還是太勉強了一點。

而且,這還是亞德裡安手下留情,冇有施展全力的情況……

就在這個時候,亞德裡安如同狸貓一般悄無聲息的回返,躍入窗子。

太叔宏也不廢話,直接將槍口對準了自己的胸口。

於是亞德裡安的腳步頓住,甚至往後退了一步:“我們並無惡意!”

也許吧,但是你們打算借我完成某種事情……太叔宏心中想著,口中卻道:“我不喜歡被人逼迫!”

亞德裡安看出了太叔宏眼神當中的堅定,終於還是退了出去。這次終於消失不見。

直到這個時候,太叔宏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

······

“格羅爾斯先生,請您節哀。您的叔叔薩比爾先生昨夜遭遇到了暴徒的襲擊,已經死亡……”

警察局長對太叔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