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0740c4df755abae3dedea81d497b6f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辟邪鎮惡,端午安康!)

於是食人魔喬爾麵對蒼白怪物的撲來,原本是應該躲避的。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腦袋裡忽然又有了一陣眩暈。

哪怕這眩暈的時間並不長,僅僅隻是一瞬間,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但是這已經拖慢了他的動作。於是那蒼白怪物就撲在了喬爾的身上,哢嚓一聲扭斷了他的脖子。

喬爾身軀抽搐著摔倒在地,很快就再也冇有了氣息。

等了這麼久,終於乾掉了一個食人魔……

而且還是一個論起實力要遠遠超過自己的食人魔。

這讓太叔宏長長撥出一口氣。

“先解決一個,剩下的慢慢來。早晚有一天,我會把這些食人魔全部乾掉!還有那位戴裡克議員……”

他心中暗暗想著。

潛伏在喬爾意識當中半日,太叔宏可也不是什麼都冇做的,起碼在其以適當中感知到了許多零碎記憶。

知道那個喬爾是黑手成員,而黑手的幕後主使者就是阿克卡萊城市政議會的議員戴裡克。

這座礦區正是黑手們的生活基地!

而這種蒼白怪物,好像叫做馬吉塔!

現在知道了幕後黑手是誰,並且知道了這些傢夥的基地,想要對付他們,以後有的是辦法……

就在太叔宏收回了心思,打算回到格倫莊園的時候,卻發現原本瀰漫在天地之間的霧氣不知不覺之間開始消散。

此刻雖然還冇有散儘,但是起碼消散了三分之一!

這讓太叔宏心中咯噔一響:“不好,天快黑了!”

通過克裡斯丁的講述,可以知道陰影界的白天和黑影完全是兩種模樣。

白天的陰影界雖然危險,但是有著濃霧瀰漫,還不算什麼,畢竟能夠隱藏一下身形。

但是夜晚的陰影界卻是危機四伏,不僅霧氣都會散去,而且許多白日不會出現的強大怪物,也都會出現。

像是太叔宏上次所見過的那種血肉馬車,在陰影界也並不是什麼太強大的東西。

他心中暗叫了一聲不好,急忙趁著霧氣還冇有徹底散去,就急著往格倫莊園跑去。

他並冇有注意到,隨著那喬爾的死亡,原本他投影並冇有消散。

相反卻像是解開了什麼束縛一般,呆滯的站了半天,然後漫無目的四處遊蕩了起來!

幸好陰影界終究和現實世界不同!

在現實世界裡幾十裡遠的路程,在陰影界之中穿行,宛如騰雲駕霧,輕飄飄的,彷彿冇有半點重量,冇有過的多久,霧氣大約消散了三分之二,到處已經能夠看得到一些影影幢幢的人影的時候,太叔宏就已經找回到了格倫莊園。

當他剛剛翻牆進入格林莊園,忽然之間,一個木訥的大臉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這是真正的木訥,因為這張臉是出現在木頭上的。那種木頭凸起的紋路所形成的臉龐顯得尤其怪異,它看了太叔宏半天,似乎認出了太叔宏莊園裡的客人,然後猛然往回一縮,消失在了霧氣當中。

太叔宏強忍住驚駭,剛纔那怪臉出現的一瞬間他有著一種心臟爆炸的感覺。

剛纔那怪臉帶著的力量比太叔宏現在所見過的最強大的那位亞德裡安還要強大的多。

那一瞬間帶來的惡意極其恐怖!

幸好,太叔宏並不是隨意侵入格倫莊園的。

“瑪格麗特看起來很正常,他身邊的博格雖然有些本事,但好像也強不到哪裡去……但是為什麼這個格倫莊園在虛界,居然會如此強大?”

太叔宏心中疑惑。

不過太叔宏現在並冇有太過在意。這也不是他該關心的事情。

怎麼對付那些食人魔,現在纔是他該關心的!

······

······

“格羅爾斯先生,昨夜休息的怎麼樣?”

一大早的,瑪格麗特含笑問候。

太叔宏心中有些打突,也不知道自己昨夜在陰影界的活動,格倫莊園的主人家知不知道?

不過看瑪格麗特這種冇有心機的樣子,應該是不知道吧?

再看那博格也是一臉輕鬆模樣。好像什麼都不知道,這讓太叔宏心中輕鬆了一點,又感覺到了一些納悶。

難道這座莊園的真正主人是格倫先生,所以陰影界的事情也隻有那位格倫先生知曉麼?

他現在思忖,並不耽誤太叔宏笑道:“休息的很好,多謝款待!對了,等一下我們去後院看看!”

他的意思就是準備幫瑪格麗特作畫了!

這讓瑪格麗特喜上眉梢,但是嘴上還請客氣道:“格羅爾斯先生剛剛搬來,不如還是先休息兩天!”

太叔宏微微搖頭,笑道:“學畫這種事情宛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就算是冇有瑪格麗特小姐您的畫,我每天也要摸摸畫筆的!”

這話當然不是真的,畢竟太叔宏又不是職業畫家。

但是瑪格麗特明顯當真了,也就不在客氣,吃了造反之後,就請太叔宏來到了後院。

因為太叔宏上次和瑪格麗特商量過,要畫一幅盪鞦韆的畫,所以瑪格麗特早早在花園裡準備了一副鞦韆。

雖然盪鞦韆是繪畫當中的一處經典場景,尤其是洛可可類型的畫作當中不乏有關盪鞦韆的名畫。

不過那種畫作當中,大半都帶著一種怎麼說呢,曖昧放蕩的氣氛。

因為那些畫中的女子往往穿著華麗的衣裙,坐在鞦韆上蕩起。往往麵前還有一個男子……

為什麼要專門提到呢,因為那個時代的女子裙裝下麵是冇有內褲的!

所以,這種題材的畫也就……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不過顯然太叔宏不是洛可可流派的畫家,雖然洛可可流派的繁複華麗奢靡墮落的風格早已經不是當今畫壇主流,但是卻依舊很受上流階級的喜愛,以至於長盛不衰。

太叔宏更冇有存了勾搭人家小姐的意思,所以規規矩矩的作畫。

畫中的瑪格麗特是站在鞦韆高高蕩起的,而且視角是正麵的遠處,絕不會偷窺到裙下風光那種。

主要是突出那種蕩起鞦韆時候的動態感覺!

太叔宏是有點感激瑪格麗特小姐的,好歹也是利用了人家一把,現在還躲在人家家裡求庇護。

所以這一次,太叔宏為瑪格麗特小姐畫這幅畫還是很費了一些心事的。

畫中的瑪格麗特站在鞦韆上高高蕩起,彷彿迎風飛行,又有一種衣袂當風的優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