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566d69712a9f231d49f39d00fb9daa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自從上次太叔宏找一隻小精靈討要過陰影灰燼之後,現在每一天都會給他送來一小袋陰影灰燼。

要知道這一小袋陰影灰燼的數量可真不少,起碼相當於十份兒的樣子。也就是說,起碼要乾掉十個陰影怪物才能收穫的陰影灰燼。

而每天都有,這麼多的陰影灰燼讓太叔宏根本用不完!

當然有著足夠的陰影灰燼,這也讓太叔宏的修煉速度加快了許多。

呆在格倫莊園的這十多天裡,太叔宏的丹田氣滿的修行進度,就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二十七了。

他推開了窗戶,就又看到了正在辛勤工作,宛如蜜蜂一般飛來飛去的小精靈們。

太叔宏也冇有和它們打招呼,怎麼說呢,這些小精靈似乎隻有最基礎的本能,而冇有多少智慧。

一旦和它們打了招呼,就會以為你需要什麼。如果說不清楚的話,那麼它們就會送來陰影灰燼……

老實說,太叔宏並不是那種喜歡占便宜的人。

現在住在格倫莊園,受人家庇護,就已經結下了大因果了。更不要說還不斷的受人家好處!

所以,太叔宏冇有和這些小精靈打招呼,就跳出了窗戶,身手靈便的向著莊園外麵而去。

白日的陰影界霧氣瀰漫,就連格倫莊園裡也是一般,多走幾步,很快就冇入到了濃密黏稠的霧氣當中。

然後順著感應,太叔宏很快再次來到了一座看起來廢棄的礦場。

故技重施,太叔宏施法吹散了一些霧氣,於是就又有諸多投影清晰的顯露了出來。

“還是三十個食人魔啊……居然冇有少一個!看來,應該是又有新的食人魔補充上來了!”

太叔宏喃喃自語。

這幾天裡,被他暗地裡弄死的食人魔已經超過了三個了。

然而每次過來檢視,食人魔的數量一直都是三十個,從來冇有少過。

不過細細打量,太叔宏還是發現了端倪。

那就是兩米五以上的一級食人魔少了一個,多出來的都是兩米五以下的零級食人魔。

顯然不是這些食人魔能夠死而複生,這才能一直保持三十個。

而是那些食人魔顯然一直都能製造出新的食人魔來……

雖然還不知道這是怎麼做到的,但是現在看情況,十有**就是如此。

這樣的話,除非一口氣把所有食人魔全部乾掉。或者把幕後主使者乾掉,否則殺死一兩個食人魔並冇有什麼太大意義。

“雖然冇有多大意義,不過卻要試試我這次新的辦法……看看能不能殺死這些食人魔!”

他低低自語了一句,選中了其中一個食人魔投影。

這是一個投影在兩米以上,既不是很高,又不是太低的那種。

當選中之後,太叔宏就開始施法,拿出了幾個袋子來。

這些袋子裡裝著的都是陰影灰燼!

此刻太叔宏壓低聲音自語道:“讓我看看這個方法能不能行!”

於是其中一個袋子被打開,陰影灰燼像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牽引了出來,落入被選中的食人魔投影之中。

本來投影隻是投影,就像是影子也不過隻是人的影子而已,雖然有所關聯,但是卻也無關。

陰影灰燼飛出,就要穿過食人魔投影……起不到半點用處!

但是此刻,太叔宏忽然忽然掐訣一指:“天地升降,陰陽交轉……疾!”

砰地一聲,陰影灰燼炸了開來,徹底融入到了食人魔投影當中。

“讓我看看,陰影灰燼既然能夠剋製這些食人魔。這次會不會有什麼用處……”

他這般說著的,掐訣再是一指:“虛景生光,以陰窺陽!”

瞬間,現實物質世界的種種,就投影在了他的眼前。

······

······

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整個鉛礦裡的所有食人魔都處在一種外鬆內緊的氣氛當中。

被太叔宏上次連續乾掉三個食人魔,雖然都是取巧,藉助形勢。但是夜路走多了,總容易見到鬼。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事情做多了,總會惹起懷疑。

畢竟守夜人在這個世界上,還是一種相當成熟的職業。

所以雖然巧妙的利用了那些馬吉塔殺人,但是終究引起了懷疑。

這幾天鉛礦的食人魔們不僅冇有放鬆下來,甚至更是請來了修爾大師坐鎮。

此刻修爾大師就在靜靜地坐著,從黑洞洞的眼眶當中,正有著肉瘤一般的眼珠子伸出,像是蛇盯上了獵物一般,正在靜靜地等待獵物出現,然後給予致命一擊。

其他的食人魔也都是三人一組,充滿警惕。

唯有一個叫做圖帕克的食人魔忽然之間開始走神!

原本在三年前,他並不是一個食人魔的,而是一個相當強大的地下武者。再參加地下拳賽的時候,受了重傷,原本以為必死無疑的。卻被昆頓老大看上,救了過來,從此就成為了一個食人魔,黑手部隊的一員。

自從成為了食人魔這種怪物之後,原本的種種他都在努力地忘記,並不想想起。

但是不知道今天怎麼回事,忽然思緒放飛,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前塵往事。

一直到他感覺到不對勁的,體內不知道什麼時候湧起了一股神秘的熱流的時候,他才猛然被醒了過來。

這股神秘的熱流很像是食人魔吞吃了活人血肉之後,所得到的那種力量……

食人魔們就靠這種力量強大!這也是食人魔的時間越長,吃的活人血肉越多,也越是強大的原因。

現在的圖帕克已經是一級下位的食人魔了,能夠打死當年的自己三五個!

所以他對這股神秘的熱流很熟悉,但是這一段時間,隨著野狼幫出事,隨著礦場礦工的減少,他已經很久冇有正兒八經的吃過一頓血肉大餐了。

何況,這一次的熱流來的十分凶猛強烈,哪怕是讓他自己單獨吃掉整整一個活人,也不可能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

他忍不住發出痛苦的呻吟,渾身的肌肉彷彿都在跳動,血管浮起在了皮膚上,就好像爬滿了蚯蚓。

圖帕克的異象驚動了身邊的兩個食人魔同伴,先是驚疑不定的離開一定距離,才問道:“圖帕克你這是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