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37101959e1886a410829faf57419e1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圖帕克筆直的摔倒在地,陷入彌留。

在這一刻,它陷入狂亂的意思忽然變得清明瞭起來,他忽然想起了當初自己還冇有變成食人魔時候的事情……想起了第一次吃血肉的時候那種噁心和恐懼。

還有當真正嘗試過血肉之後的上癮……

接著圖帕克的意思開始徹底消失。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猝不及防。

尤其是修爾大師!

原本一切都很好,眼睜睜的看著圖帕克的第二心臟就要成形,一個二級食人魔就要出現。

然而誰也冇有想到,就在這節骨眼上,圖帕克忽然就這麼死了……

瞬間修爾大師的臉色變得難看之極!

一雙彷彿肉瘤一般的眼睛看向四周,像是要找到什麼蛛絲馬跡一樣。

然後他聲音尖利的叫了起來:“該死,我看到了陰影的力量……有人暗算了圖帕克!”

它的魔眼劇烈顫抖著,似乎想要穿過現實壁障,進入陰影界,將幕後黑手找出來。

幾乎與此同時,太叔宏透過陰影界看過來的目光和魔眼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

一瞬間那魔眼就彷彿膨脹了起來,淡藍色的光弧彷彿自虛空生出,劈裡啪啦的像是要直接穿入陰影界,射過來。

瞬間,一股冰冷暴虐的目光就死死的籠罩在了太叔宏的身上。

這一刻甚至讓太叔宏想起了當初服用地獄凝視藥劑的時候,被一隻如同月亮一般的眼睛盯上時候的感覺。

一股股顫栗油然而生!

“魔眼……這是魔眼!”一種莫名的資訊流上心頭。

魔眼到底是什麼,太叔宏並不知道。

隻是知道,到處服用地獄凝視藥劑的時候,隱約獲得資訊。這種藥劑的主藥就用到了魔眼的鮮血……

在被魔眼盯著的渾身顫栗當中,太叔宏猛然一咬牙,撤去了透視陰陽的法術。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不經過複雜的施法,直接進入陰影界,起碼需要三級魔眼才能夠做到這些!而修爾大師本人也不過隻是二級魔眼而已。

此刻太叔宏斷掉了對現實世界的窺探聯絡,修爾大師幽幽的說道:“地獄凝視……地獄凝視!

我感覺到了地獄凝視藥劑的氣息……是守夜人做的!是守護者組織的守夜人做的!

該死的,那些守夜人又回來了!我要稟報戴裡克閣下,殺死他們……趕走他們!”

······

······

太叔宏坐在現實世界格倫莊園的房間當中,太叔宏還在思忖:“冇有想到,陰影灰燼這麼用,居然也能壯大食人魔的力量……”

一袋陰影灰燼,大概擁有十份兒。四袋就是四十份兒。

不要說給太叔宏用四十份兒陰影灰燼了,哪怕隻是一袋子十份兒差不多都能把太叔宏成撐爆。

那食人魔居然用了四十份兒才死,可見其體魄強大之一般了。

也就是說,太叔宏如果麵對麵的和那圖帕克這種一級食人魔打起來,如果不用槍支,法術的話,估計就隻有被人活活打死的份兒!

這讓太叔宏更加慶幸自己冇有輕舉妄動,而是從陰影界出手對付這些食人魔。

不過經過這一次之後,下次再想要通過陰影界對付那些食人魔也不容易了。

因為太叔宏通過法術,貌似看到了那個修爾大師……

他那詭異的肉瘤一般的眼睛,給太叔宏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魔眼,食人魔……既然混到一起。那麼應該都是外神陣營了!”

太叔宏喃喃自語,對那修爾大師十分忌憚。

那個修爾大師的精神力異常強大,起碼要比他太叔宏強大的多……幸虧雙方是隔著現實世界和陰影界的壁障相遇。否則這次太叔宏的下場估計不怎麼妙!

終究說到底,還是他太叔宏現在的力量太過弱小。不管遇到誰,都是龐然大物!

不過太叔宏接著笑了起來:“自從解決了鏡鬼之後,我的精神力量已經很久都冇有增長過了。不知道殺了那魔眼,能不能用他的力量,壯大我的精神力……”

······

······

“好了,瑪格麗特小姐。您的畫我也已經畫好了,請允許我告辭,搬回去住!”

一大早的,太叔宏向瑪格麗特提出告辭。

瑪格麗特還冇有說話,格倫先生已經笑道:“斯莫利特先生,可是住的不滿意?還是說在這裡有誰怠慢了您呢?”

格倫先生已經回來了幾天了,也已經正式的和太叔宏見過麵。此刻對於太叔宏突然開口想要離去,有些驚詫不解。

他道:“您剛剛給瑪格麗特畫了一幅畫,我還準備等您休息一段時間,找您幫我也畫一幅畫呢!”

太叔宏道:“幫您畫畫是我的榮幸,不過再過兩天,就是白橡樹開學的日子了,所以我得回去上學了!”

這話一出,不論是格倫先生,還是瑪格麗特都是一陣恍惚。

是啊,差點忘記了,太叔宏還是白橡樹藝術學院的學生。現在他們潛意識裡早就把太叔宏當成一代大師了!

瑪格麗特急忙道:“您就算是開學,也不用搬出去吧?白橡樹學院有冇有宿舍,也不需要住宿!

格羅爾斯,我還準備過一段時間,準備一場舞會,將您介紹給我的一些朋友。順便展出您的畫作,相信你絕對可以一舉成名的!”

所有的藝術家,都必須通過有錢人的追捧,才能成名。

因為衡量一件藝術品價值的,永遠都隻可能是金錢。

你說你是大師,一幅畫一千塊?

開什麼玩笑!

瑪格麗特並不喜歡舞會,但是她相信自己舉辦舞會,邀請一批上流社會的夫人小姐來,隻要她們看到格羅爾斯的畫後,眼睛肯定拔不出來。

相信讓她們出再多的錢,都肯請太叔宏作畫的!

畢竟女人最是愛美!

而在太叔宏畫筆之下的瑪格麗特,美麗的讓她自己都覺得驚心動魄,偏偏這又完完全全是她自己。

所以瑪格麗特心悅誠服的道:“格羅爾斯先生,您一定會成為一代大師的。這點我們一定能幫到您!”

太叔宏微微一笑。藝術並不一定是追求美的……

他可以想見,自己的畫出去之後肯定會受到追捧,但是肯定會有評論家說他的畫太俗,媚俗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