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在詭世修仙 >   第六章 血

content->對於房東太太突如其來的邀請,太叔宏愕然之餘,甚至有些受寵若驚。原主在這裡住了這麼久,可從來冇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於是他急忙道謝:“多謝您,房東太太!”

瑪姬用很清冷的語氣說道:“烤這些餅乾我也幫忙了的!”

說著彆過頭去。

太叔宏就笑道:“那也多謝您,瑪姬小姐。”

梅麗娜笑了起來說道:“可是瑪姬,你剛纔也隻是幫我壓了一下模具……”

“那也幫忙了!”瑪姬小聲反駁。

兩人邊說邊返回房間。

太叔宏若有所思,拿著小餅乾回到閣樓。他嚐了一塊兒,餅乾裡應該放了蜂蜜和奶油,吃起來又香又脆,味道著實不錯。

“非常不錯的味道!”太叔宏自言自語:“就是太甜了一點!”

將盤子放下,太叔宏的麵色漸漸變得嚴肅了起來。

他拿出一張手絹,手絹上帶著血跡。那是擦鞋匠的血。是太叔宏專門收集的!

猛然一看似乎很正常,然而仔細一看,卻似乎帶著一點不正常。

因為這些血跡是鮮紅色的,已經過了一兩個小時了,早已經凝聚的血液居然還是鮮紅色的。

而且這種鮮紅怎麼說呢?本身就是不正常的。正常人的鮮血應該是暗紅色的纔對!

太叔宏見過這種血,當然那是穿越以前的事情了。

這種血液,隻是一些生命力特彆強大的武道宗師,或者一些成了精怪的猛獸纔會擁有這種鮮血!

他拿了一個水盆,往裡麵接了半盆水,就把手絹丟了進去……

在他接水的時候,水麵倒映,生出漣漪,似乎又有鏡鬼想要出現。

不過這次太叔宏冇有心情對付那鏡鬼,隻是亮出了太陽聖徽。

於是水麵在蕩起了微微的漣漪之後,迅速的又平定了下來。

當太叔宏把沾染血跡的手絹丟入水盆當中,就能夠看到鮮血很快把清水染紅。

似乎這些血液細胞都還帶著巨大的生機,爭先恐後的離開了手絹,來到了清水當中。

“果然……那個擦鞋匠不是普通人!應該是某種精怪,或者是妖魔!”

生命力強大到這種程度,就連血液的生機都如此強大。這絕對不是普通人,甚至是一般的武者能做到。

往往隻有宗師武者,換髓換血之後纔會擁有如此強大的血液。

而那擦鞋匠本事雖然不錯,但是絕對達不到那種武道宗師的境界!

當然,這都是來自於太叔宏上個世界的經驗。也許這個世界有什麼不同呢?

“若是能夠施展含象鑒就好了,我就能夠鑒彆一下這些鮮血的來曆了,看看到底是不是妖魔精怪!”

可惜,以他現在的狀態,就連含象鑒也都施展不出。

心中想著,太叔宏將瓶子將這些血水收集了起來。

這種妖魔鮮血,很多時候都蘊含著法力。甚至可以取代自己的鮮血用來施法,比如說製造驚神符。

想到就可以試試,由於這些血跡比較淡,而且其中蘊含的法力比較少。太叔宏直接將一些血水,摻入調配好的硃砂墨當中,然後再畫了一張驚神符。

他再將蒙著鏡子的黑布揭開,剛剛取出驚神符。鏡子之中就迫不及待的發生了變化,鏡麵化為水波劇烈的盪漾,一隻長滿鱗片和尖利指甲的爪子立刻就伸了出來。

被太叔宏眼疾手快的直接封入到了驚神符中!

驚神符彈跳了一會兒,最終並冇有燃燒起來。這讓太叔宏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果然可行!

然而還冇有等到太叔宏高興太久,鏡麵再次盪漾了起來,似乎又有新的鏡鬼成形,想要鑽出鏡中。

這讓太叔宏嚇了一跳,立刻將黑布把鏡子給矇住,遮擋住了鏡麵。

然而那鏡子居然劇烈的震動了起來,哪怕是被黑布給遮住,裡麵的鏡鬼依舊想要鑽出。似乎外麵有什麼很吸引鏡鬼的東西。

而這東西顯然不可能是太叔宏!

太叔宏雖然吸引鏡鬼,但是從來冇有讓鏡鬼表現的這麼瘋狂過。難道是……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桌子上防著點驚神符:“難道是那些鮮血吸引鏡鬼?”

剛剛想著,那看起來安靜的鏡子再次震動了起來,蒙在鏡子上麵的黑布就好像被扯飛了開來。

一股淡藍色的煙霧迅速的從鏡中鑽出,冇有撲向太叔宏,而是撲向了桌子上的那張驚神符。

“轟……”的一聲,整張驚神符承受不住兩個鏡鬼,瞬間劇烈的燃燒了起來。

太叔宏心中暗叫不好,一邊下意識的向後退去。

然而隨著驚神符燃燒,就有淡藍色的煙霧彷彿利箭一樣射上了太叔宏的身體,速度快的讓他隻來得及一把抓住口袋裡放著的太陽聖徽。

嘩啦啦的水聲傳過來,太叔宏瞬間陷入到了一望無垠的黑暗海水當中。更有著什麼東西抓住了他的腳,正在把他往水中深處拖拽而去。

這一次有了上次的經驗,哪怕局勢再惡劣,然而太叔宏也能保持鎮定。

他握向手中的太陽聖徽,卻握了一個空。

然而這不僅冇有能夠讓太叔宏慌亂,反而讓他更加確定自己現在不過隻是陷入到了幻象當中。

儘管這幻象無比真實,海水的冰涼觸感完全冇有一點虛幻,口鼻之間甚至還能嗅到海腥味。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

隨著太叔宏闇誦淨心神咒,右手當中忽然出現了一種十分明顯的滾燙感覺,直接傳入到了太叔宏的眉心。

彷彿有著一道白光衝過,哢嚓一下眼前儘數都是雪白。黑暗的層雲堆疊的天空,就好像被一股外力給撕開了一個口子。

一點明月的光輝從雲縫當中灑落出來,照亮了海上。

也照亮了太叔宏腳下,那正拽著他往深海當中沉去的怪物。

那隻一隻人形,但是身上卻長滿了魚鱗的怪物。

被月光照亮,那怪物顯得極其畏懼。鬆開了太叔宏的腳踝,獨自向著大海深處潛去。

然而太叔宏誦咒不停,不斷地重複淨心神咒:“太上台星,應變無停……”-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