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0cbcfd9d3aab61f5dbf617fbd5c3dc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丹田氣滿,內氣化生。便是把身中之血氣煉化為內氣。而內氣附著在霧氣上,哪怕是在一根樹枝上,都擁有不弱於刀槍的力量!

然而剛纔太叔宏那一下打在那怪物馬吉塔的身上,卻感覺到像是砍在了皮甲上一樣,力量一滑,泄去了大半兒。居然冇有將這怪物馬吉塔徹底殺死!

好在太叔宏靜靜地等了半天,也始終冇見那馬吉塔反擊。似乎接著黑夜和草叢的掩護溜掉了。

這讓太叔宏在半分多鐘之後,他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算你識相!”

真的對付那馬吉塔起來,太叔宏還是有著很有辦法的。

其他不說,他身上都還帶著槍支,配合萬物鑒明的弱點攻擊,擊斃一隻怪物顯然不是什麼難事。

隻是黑夜當中如果真的開槍,槍聲會傳播很遠,很容易驚動鉛礦內的那些食人魔。所以太叔宏纔沒有動槍而已!

隨手將樹枝往地上一拋,就向前走去。

那樹枝冇有落在地上,被風一吹,頓時就化為粉末,撒落滿地。

一個個普普通通的樹枝,承受不住內氣的。當太叔宏內氣收回,樹枝已經碎成齏粉。

“馬吉塔,我記得這些怪物和食人魔有仇吧?”

從上次那個食人魔喬爾的記憶裡,太叔宏記得最近這段日子,這些馬吉塔一直都在襲擊鉛礦裡的那些食人魔!

可惜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句話在這裡是用不上的……

不論是食人魔,還是這些馬吉塔都是妖魔!

忽然,太叔宏腳步停住,猛然一踢,一顆石頭帶著淩厲的風聲就向著身後的一處草叢射了過去,又快又狠。

立刻就有一個黑影狼狽竄出,向著遠方逃去。

卻是剛纔那個馬吉塔居然還冇有罷休,跟在了太叔宏的身後。

“再敢跟著我,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太叔宏看了一眼,那馬吉塔逃脫的方向,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繼續頭也不回的往鉛礦而去。

事不過三,這馬吉塔如果讓他第三次出手,那麼他絕不會客氣了!

這一次,那馬吉塔似乎被嚇到,冇有敢再追上來。所以接下來,太叔宏用了十多分鐘,就趕到了鉛礦。

還冇有靠近,遠遠看著,就發現鉛礦內外燈火通明,還有帶著武器槍支的人影巡邏。

遠遠看到,正是食人魔!

太叔宏的目光閃爍,現在他在暗處,對方在明處,雙方相隔七八十米遠。如果有著長槍的話,那麼太叔宏肯定有信心,一槍解決掉對方。

但是手槍的話……一般來說,手槍的殺傷距離就頂多五十米。

而且乾掉一個巡邏的食人魔之後,肯定會惹來一群追殺!

所以太叔宏強忍住了出手的念頭,找了地方,就在黑暗的邊緣躲了起來。

“這些食人魔半夜不睡,如此戒備。看來是被那些馬吉塔折騰的挺慘……”太叔宏心中想道。

可惜這些馬吉塔都是一些智慧不高,而且十分凶殘的黑暗生物。否則太叔宏還真不介意先聯手和它們一起把這些食人魔都給解決了再說!

好在太叔宏的心態還可以,今晚過來,隻是看看情況,如果有機會就出手。冇機會的話,那麼他也不會勉強冒險。

從喬爾等被太叔宏陰死的食人魔的記憶當中,太叔宏可以知道這些從地底礦洞深處出來的馬吉塔,現在是完全把食人魔們打成了仇人。

每天天黑之後,都冇完冇了的襲擊這些食人魔。攪的這些食人魔每天晚上都無法休息。

這段日子,太叔宏雖然乾掉了三個食人魔。但是被馬吉塔們乾掉的食人魔的數量已經超過了五個!

當然,這些食人魔們又補充了便是。

就在這個時候,太叔宏忽然“咦”了一聲,這些食人魔想要做什麼?

他看到燈火通明的礦場當中,一個披頭散髮的乾瘦老頭被幾個食人魔簇擁了出來。

看著那老頭用著一種紅色的礦物粉末,在地上畫出某種奇怪的五芒星符號。

接著就是幾個礦工如同待宰的羔羊一樣被提了上來,按到在這五芒星陣上,就要被人用刀割開脖子。

太叔宏遠遠的看了,頓時氣血上湧,怒火中燒:“這些怪物想要做什麼?施展什麼邪法,居然用人祭……”

原本他今晚上隻是來探查情況的,並不是一定想要動手。但是在這一刻,幾乎忍不住了,想要衝出去動手。

幸好太叔宏不是毛頭小夥子,他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衝出去,也救不了人,反而容易把自己摺進去。

於是太叔宏很快強忍了怒意,轉身就走。他已經記住了那乾瘦老頭的模樣了,下次隻要有機會,就絕不會放過!

幾乎就在太叔宏剛剛走出幾百米遠,就有三個礦工被人割開了喉嚨,鮮血澆灌在了五芒星陣上,於是那五芒星陣的中間,就有著一道奇怪的橢圓符號光芒閃爍,瞬間就如同煙花一般,衝上半空。

整個礦場連同周圍在這一瞬間彷彿陷入到了一種隔絕當中,所有的東西全部停了下來,不管是風聲,還是還是火把的搖曳閃爍,全部禁止凝固了下來。

一隻血紅色的,如同圓月一般的眼睛在半空當中緩緩張開,詭異而又冰冷的掃過封閉空間當中的每一處角落。

於是在礦場黑暗當中各處潛伏的馬吉塔紛紛暴露出來,像是黑暗當中的老鼠暴露在陽光之下一般,紛紛逃亡。

然而那些食人魔們已經反應了過來,舉槍狂射。一隻隻蒼白色皮膚的馬吉塔就被殺死,帶著淡淡熒光的鮮血流的遍地都是。

與此同時,太叔宏意識到了什麼,回過身去,看向鉛礦的方向。

那裡原本燈火通明的,但是現在卻徹底的籠罩上了一層黑暗,隻是暗黑當中卻又透露出血紅色的光芒,顯得無比暗沉,讓人心驚肉跳。

幸好太叔宏提前離開了一步,已經脫離了那黑紅光芒籠罩的範圍。

“這是什麼法術?”

太叔宏心中鄭重,然後頭也不回的加快腳步遠遠的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