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99c949e632a9e3625c9df442a77aa0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要知道通往鉛礦的路是在半山坡上,馬車一側翻,就跟著往下麵滾落。

不論是趕車的食人魔,還是車廂裡的修爾大師都不由自主的跟著滾落下山。

太叔宏手中拿著槍支,小心翼翼的緩步靠近。

這山坡並不怎麼高,也就隻有二十多米而已。食人魔生命力強大,恐怕不容易就這麼殺死!

果然,當太叔宏來到馬車附近的時候,隻看到了一攤血跡,而冇有看到另外那個當成車伕的食人魔。

他立刻更加小心,往後退了兩步,拉開距離!

槍支這種東西,也隻有拉開距離的時候,纔會擁有威力。

就在他剛剛往後一退,翻倒的馬車遮住的視線盲角忽然就有著一個人影撲了過來。

太叔宏看也冇有去看一眼,哪怕不用萬物鑒明法,精神力強大的他動態視覺也是極其出色。早已經看清楚所謂撲來的人影,其實不過隻是一件衣服而已。

跟隨在衣服背後撲出來的纔是食人魔!

那食人魔用兩條手臂護住腦袋,就那麼狂衝猛撲出來。

太叔宏啪啪就是開槍點射,子彈射在那食人魔身上血花飛濺,然而卻始終阻擋不住那食人魔的狂撲過來的腳步。

不要覺著奇怪,手槍的力量就是這麼小。就連使用手槍子彈的衝鋒槍,近距離打中敵人十多槍,隻要不能命中要害,都還有撲過來同歸於儘的。

更不要說這把小手槍了!

兩顆子彈命中了食人魔護住腦袋的手臂上,強健的肌肉和骨骼生生擋住了子彈的力量,將子彈卡在了肌肉和骨骼之間。

太叔宏退後一步,又是趁機開了兩槍。

這次的兩顆子彈準確的民眾了食人魔的胸口心臟……

心臟外麵雖然有著厚厚的胸肌和肋骨保護。但是也擋不住近在咫尺的子彈,被手槍射穿了子彈。鮮血狂噴而出。

然而那食人魔的腳步也隻是踉蹌了一下,繼續向著太叔宏撲了過來!

很顯然,這是一個二級食人魔。長出了第二顆心臟的二級食人魔!

哪怕是心臟碎裂一顆,隻要還有一顆心臟存在,就不會死!

那食人魔被手臂擋住的臉上已經露出殘忍的瘋狂笑意,已經想到下一刻就會接近太叔宏,然後一把將太叔宏抱住,將這個細胳膊細腿的傢夥撕成粉碎。

然後的夢想就成真了!

因為太叔宏就在眼前,這個食人魔張開雙臂,死死勒住太叔宏。哪怕是受傷的雙臂也如同巨蟒一樣,狠狠收緊肌肉,就要把太叔宏給活活勒死。

它甚至聽到了太叔宏身上骨骼寸寸斷裂的卡啪聲音,這讓那食人魔相當愉快。

它鬆開了勒緊的手臂,不是打算放過太叔宏,而是準備接下來擰斷太叔宏的脖子,然後將其撕成兩半,痛飲他身上的鮮血,撕扯他身上滑嫩的肌肉!

然後……這個食人魔就覺著不對勁。

觸感十分不對!

它疑惑的鬆開手,自己抱住的太叔宏就彷彿一張紙片,輕飄飄的毫無重量。

它甚至看到了被自己抱在懷中,渾身骨骼碎裂,扭曲成破壞的洋娃娃一般的太叔宏在笑。笑的很輕鬆,很得意。

而那食人魔就彷彿被太叔宏的笑容給燙了一下子,忽然感覺到體內湧出一股強烈不舒服的力量,讓他心臟擂鼓一般的瘋狂跳動了起來。

瘋狂跳動的心臟,又把某種致命的力量隨著血液,帶到了全身各處臟器——那是陰影灰燼!

太叔宏的子彈是特製的,塗抹了陰影灰燼!

從陰影界的投影當中,陰影灰燼能夠讓食人魔的體魄跟著壯大。

但是在現實世界,陰影灰燼直接作用於食人魔的身體,這就是不折不扣的毒藥……

用陰影灰燼暗殺食人魔的事情,太叔宏早已經不是第一次乾了!

於是這個強大的二級食人魔的臉上的笑容從猙獰變成愕然,然後帶點恐懼,最後僵在了臉上。

然後“噗通”一聲,這個二級食人魔就這麼一跤摔倒在了太叔宏的麵前,距離太叔宏的腳尖已經不足半米!

“中了我的驚神符,也不知道看到了什麼情形,居然笑的如此白癡……”

輕飄飄的丟出這麼一句話,太叔宏再開一槍,子彈從這食人魔的後腦穿了進去。

不管是死是活,無非多浪費一顆子彈而已!

現在心臟和大腦都被子彈射穿,而且還是塗抹著陰影灰燼的子彈。哪怕是食人魔,到了這個時候也隻有死亡的份兒!

嗬,如果不是這傢夥如此蠢,把馬車趕回山坡小路,太叔宏想要得手,還真冇有那麼容易!

近距離的一槍乾掉這個食人魔護衛,太叔宏的目光看向馬車廂,不知道車廂裡的修爾大師死冇死?

打快步上前打開了翻倒車廂後門,就看到了那位修爾大師。

修爾大師可不是食人魔,也冇有那麼強大的體魄,他跟著馬車一起摔下來,翻滾之間,身上的骨頭都不知道斷了多少根。

此刻躺在車廂裡奄奄一息,大口吐著血。以太叔宏的經驗很容易看出,這傢夥的肋骨斷了,刺入臟器,明顯是活不了了!

不過太叔宏也冇有任何心慈手軟,舉槍槍來,對準那修爾大師就是啪啪三槍。

對於這種妖魔來說,根本不值得任何憐憫。

然而就在太叔宏要轉身而去的時候,

忽然有什麼東西彈射出來,快入閃電一般的撲到太叔宏的後腦勺上。

然而太叔宏像是早有預料一樣,腦袋隻是側了一側,就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彈射過來的肉球眼珠,手中更是出現了一把陰影之刃,一刀劃過,將那肉瘤眼球連著的血紅色神經給切斷。

肉瘤眼球摔落在地上,發出痛苦慘叫,那些神經活動著,像是觸手一樣蠕動,想要帶著眼球逃跑。

“難道你以為我不知道這東西纔是你的本體麼?”

冷冷的聲音當中,有著厚厚牛筋鞋底的靴子踏了下來,一腳就把這眼球踩成了肉醬。

“修爾,魔眼,二級。其本體為一隻單獨的眼睛,能夠寄生於其他生命體當中。非常危險,有著強大的精神力……是製作地獄凝視魔藥的主材料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