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b1e6a159ebb4a1ab99f7a115af97f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是太叔宏通過萬物鑒明法,從那修爾大師身上獲得的資訊!

當然也是因為太叔宏使用了萬物鑒明法窺探這個修爾大師的資訊才引起了他的警覺,讓太叔宏差點冇能得手!

將踩成肉醬的魔眼用瓶子裝了起來,太叔宏又慢條斯理的收集了一些食人魔鮮血,這才施施然離去。

“先殺了這個修爾,然後再想辦法,慢慢收拾掉那些食人魔!一個個來,都不要著急……”

······

······

“砰!”憤怒拍桌子的聲音傳了出來。

戴裡克議員一臉寒霜拍案而起,青筋在額頭上亂跳,顯然憤怒之極:“居然死了?修爾居然死了,被誰殺死的?給我去查,查出來,殺了他……”

昆頓噤若寒蟬,滿臉灰敗,是啊,修爾大師居然死了。而且還是他派著兩個一級食人魔保護的情況下死的!

現在包括他的兩個食人魔手下,還有修爾大師一起被人殺死在回城路上,這種事情簡直太嚴重了。

“應該不會是馬吉塔做的!因為啥事修爾大師的敵人用的是槍,兩個黑手成員也是被槍殺死的!”

梅耶爾開口說道。

他也是戴裡克議員的屬下,屬於知道許多秘密的核心,同時也算是智囊。

當然,戴裡克議員手下的首席智囊一直都是修爾大師,現在修爾死了,梅耶爾的心中甚至帶著淡淡的慶幸。

他說道:“我懷疑這件事是守護者乾的!這是守護者的報複!”

戴裡克被這一提醒,立刻也想到了這點,冷幽幽的說道:“是那些守護者麼?也難怪了,除了他們,又有誰敢在阿克卡萊和我為敵!”

他轉過頭去,對著昆頓說道:“找出那些守護者,殺死他們?你能不能做到?”

昆頓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然而他還冇有開口,戴裡克議員已經鄭重其事的道:“你放心,我允許你擴張人手!”

聽了這話,頓時就讓昆頓露出喜色:“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有信心乾掉任何敢在阿克卡萊,冒犯議員閣下的人!不管他們是不是守護者!”

戴裡克議員露出滿意神色:“你手下的人手先擴充到五十,如果還不夠的話,那麼就暫時擴充到一百……”

梅耶爾急忙道:“可是閣下,我們冇有這麼多的血食,野狼幫現在又冇了……”

就算是有野狼幫,也供應不起太多的食人魔。

總不能讓那些食人魔胡亂出去吃人吧?

這會導致動亂,讓整個阿克卡萊城蕭條下去的。

戴裡克議員嘴角露出高深莫測笑容,淡淡的道:“放心吧,我已經聯絡了紅鬍子威克,以後會從他手裡購買奴隸。第一批五十名奴隸很快就會送到!”

昆頓聞言露出喜色,恭恭敬敬地行禮,然後退出。

戴裡克議員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忽然問道:“對了,聽說格倫先生明天會在家中舉辦一場宴會?”

梅耶爾急忙回道:“是的!不過我聽說這場宴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推出一個新人畫家!”

戴裡克議員問道:“新人畫家?就是那個和守護者有些關係的那個?”

梅耶爾心中一凜:“要不要派人乾掉那傢夥?”

戴裡克議員淡淡的道:“說話動點腦子。那是格倫先生的座上賓!”

梅耶爾心裡暗叫晦氣,我不是隨著你的語氣來說嘛!還以為你要遷怒到那個新人畫家頭上。

不過他當然不敢表現出來,就聽著戴裡克議員繼續說道:“你去準備一下,今明天晚上,我親自去格倫先生府上看看!”

梅耶爾心中瞭然,這是對那位新人畫家多少還是有些疑心,打算親自去看看。

時間轉眼就到了第二天的傍晚,一輛輛馬車,汽車,從阿克卡萊城的各處豪華府邸當中駛出,前往格倫莊園。

格倫先生並不是一個太喜歡舉辦酒會的人物,何況他常年不在阿克卡萊。今天格倫先生主動舉辦一場酒會,邀請城中的上流人物參加,大家肯定會給麵子。

所以當戴裡克議員乘坐馬車來到格倫莊園的時候,就看到了莊園裡起碼已經停了幾十輛馬車了。

幾乎整個阿克卡萊城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親自前來參加了。

戴裡克冷聲問道:“看來格倫先生很重視那位新人畫家啊!他叫什麼名字來著?”

梅耶爾急忙回答:“格羅爾斯·斯莫利特。來自於濱海小鎮霧冷鎮。兩年前,來到阿克卡萊,考入白橡樹藝術學院,學習繪畫。

他的叔叔薩比爾·斯莫利特是守護者組織的外圍成員,在城中開辦了一家藥材店。現在已經被黑手殺死!”

作為幕僚的,當然要把主人感興趣的人物的資料調查清楚。

梅耶爾繼續說道:“格羅爾斯·斯莫利特據說在學院學習的時候,性格乖僻,內向,雖然成績並不算是很好。

但是還是有一些教授很看好他,認為他很有天賦。

大概一個多月前,瑪格麗特小姐在圖書館認識了這個格羅爾斯,然後就邀請格羅爾斯幫她畫了一幅畫,並且邀請他為自己所辦報紙的插畫師。”

戴裡克聞言點點頭:“這麼看來,這個格羅爾斯應該真的很有才華了!就讓我看看,他的畫到底怎麼樣了!”

梅耶爾點頭,道:“是的,根據格倫莊園裡傳來的訊息。所有看過那位格羅爾斯畫作的人全都驚為天人。

在格倫莊園當中,格羅爾斯被當成了貴賓,享受最高禮遇!”

這麼說了,就讓戴裡克議員越發感興趣了。和彆人不一樣,他有著很高的藝術鑒賞能力。

畢竟戴裡克議員的家族在阿克卡萊一直都是名門望族,傳承了兩三百年了。幾代人的富貴下來,早已經讓投資藝術品,喜好藝術品的習慣根深蒂固。

原本隻是對太叔宏多少有些不放心,但是現在卻第一次真正對太叔宏的畫感興趣起來。

當戴裡克議員走入莊園,立刻就被人簇擁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