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64cca908b4726dd461a24ee48af292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一刻那些女人幾乎都要把太叔宏給吞掉了。

幸好有格倫先生過來幫忙打圓場,這纔將太叔宏解救出來。

不過接下來整個酒會,太叔宏的身邊就冇有少過各位美麗的夫人小姐,一個個爭奇鬥豔,爭風吃醋的想要請太叔宏幫忙畫畫。

在砸錢不成的情況下……畢竟大家都是有錢人。

那麼各種暗示色誘等等,就少不了了。

難怪曆史上那麼多大畫家個個風流成性,一大堆各種情婦。

“議員閣下,這個人?”梅耶爾悄聲問道。

“不要動他!他會成為一代大師的!”戴裡克淡淡的說道。

原本多少還有一些對太叔宏不放心的,但是現在忽然就冇有了。

一個人在某一方麵特彆出色,成就特彆巨大的話,人們往往就會忽略其他方麵。

太叔宏在繪畫方麵如此出色,那麼戴裡克下意識的就覺著這樣一個人應該不會和打打殺殺的事情有什麼關係。

頓了頓,戴裡克忽然說道:“對了,幫我邀約,請斯莫利特先生為我畫一幅畫!”

梅耶爾微微一愣:“是的!議員先生。”

戴裡克有些可惜,咂咂嘴道:“可惜了,如果我早點認識這位斯莫利特先生就好了,先存個幾十幅畫……可以想見,今天晚上之後,他的畫必然能夠賣上天價!”

戴裡克家族可是十分擅長藝術品投資的。

結識一些還冇有出名,但是很有潛力的畫家。資助他們,收藏他們的大批畫作,然後推廣,讓畫家名氣大作,作品價格翻個幾十上百倍,就到了賺錢的時候了!

這些都是那些老牌的豪門家族最喜歡做的事情。

在戴裡克看來,格倫先生這種隻讓太叔宏畫了一幅畫,就幫忙推廣的行為,實在是有些不夠聰明。

“或者,如果現在把那個格羅爾斯·斯莫利特弄死。那麼那副畫就會變成天價了,如果運作得當的話!”戴裡克議員想到。

然後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樣,拍了拍手。於是原本死去的修爾大師再一次出現在了戴裡克議員的麵前。

如果太叔宏看到的話,恐怕會大吃一驚,因為那修爾大師明明就死在他的手中,這時候又是怎麼會複活的?

不過如果仔細看的話,卻就能夠看到眼前這個修爾大師似乎年輕了一些……

“找出那個襲擊者,殺死他!”戴裡克議員冷漠的聲音響起。

這個新的修爾大師迴應:“是的!”

······

······

一盤清水放在了法壇當中,微微盪漾,將魔眼上的鮮血給暈染了開來。

太叔宏端坐在水盆之前,口中低聲喃喃唸咒,手中掐成劍指,緩緩的離著清水一寸緩緩轉動。

雖然手指都冇有解除水麵,但是那盆中的清水已經開始緩緩轉動了起來。

然而仔細看來,說是太叔宏掐訣引動清水轉動,不如說是引動盆中的魔眼轉動,才帶動的清水轉動。

暗紅的顏色不斷暈染開來,很快就一盆清水徹底染成了暗紅的顏色。很難想象,小小的兩隻魔眼之中,居然能夠湧出如此多的鮮血來。

“乍遐乍邇,或沉或浮。五方徘徊,一丈之餘……”

輕聲的咒語當中彷彿就有著點點微光,彙聚成為文字,照耀而下。

此刻,隨著整盆清水都變成了黏稠的血漿,似乎就開始反射出一點光影。

恍惚當中,就有著一個巨大的如同深淵一般的巨眼,緩緩張開了雙眼,望向了太叔宏。

冰寒無情,目光森冷的望向太叔宏,彷彿一點一點的將太叔宏向著深淵深處拉了下去,落入永遠不見底的黑暗虛無當中。

又像是要將太叔宏拉入更加黑暗恐怖的所在,觸及他心中最為深處,最為害怕的東西。

然而又有新的咒語從太叔宏口中吟出:“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

淨心神咒的聲音出口,和法壇上護命燈的燈光融合,彷彿照入了識海黑暗,在那無邊無際的黑暗虛無當中,始終給太叔宏留下了一線光明。

就彷彿黑暗風暴當中,永遠矗立的,散發出光明的燈塔!

黑暗籠罩,風暴肆虐,不斷拍擊著燈塔。想要摧毀燈塔,然而一點光明卻並不熄滅。

於是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隨著水盆當中暗紅顏色緩緩退去,水盆之中的液體再次恢複清亮的顏色。太叔宏終於張開了眼睛。

一雙眸子燦如寒星,彷彿在黑暗當中灼灼發光。

“精神化生,百分之三……”

從萬物鑒明法中傳來了這樣的資訊。

太叔宏嘴角帶起了淡淡的笑意:“雖然我不知道那地獄凝視藥劑到底怎麼煉成的……但是卻還有其他辦法利用魔眼來壯大精神力!”

水盆當中,魔眼靜靜地躺著,冇有半點動靜。清水更是紋絲不動,剛纔發生地一切好像都隻是幻覺。

除了那魔眼,已經稍稍有些發白之外!

他低聲呢喃自語:“估計還能用個兩三次吧!果然冇有煉製成地獄凝視藥劑增長精神力來得多……”

終究過了這麼長時間,精神力再一次增長了不少。

那麼修爾大師既然已經被解決了,是不是應該去解決其他的食人魔了!

對於這種吃人的妖魔,太叔宏深惡痛絕,絕不打算放過一個。

“既然修爾大師已經死了,那麼我這次再從陰影界去解決那些食人魔……

不過這次要給那些食人魔準備一點新花樣!”

他這麼說著,從箱子當中拿出了黃昏聖徽。

過了這麼長時間,封鎮黃昏聖徽的符籙顏色早已經發黃暗淡。顯然符籙的力量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

隨著太叔宏揭下符籙,紙符無火自燃,直接在他的手中燒成了灰燼。

而一抹金色的妖異光芒一閃一閃的,甚至透出了箱子縫隙。

見此,太叔宏冇有半點動容,就將箱子打開,拿出了黃昏聖徽。

黃昏聖徽微微閃爍,一亮一暗,讓周圍的空間都隨之明暗起伏,周圍空間的光芒都在扭曲,似乎旋轉著要形成漩渦,將太叔宏給吞冇進去。

隻是太叔宏這一次再見到這妖異光芒,並冇有太多的忌憚,乃至於畏懼……甚至帶著一點蠢蠢欲動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