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9d8f7c3d8b9f102cdac6293ea096d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太叔宏手中,一道紅光飛過,那是附著了內氣的拖把棍,直接砸在了那鼠頭怪物的後背。也將那鼠頭怪物砸飛了出去,還冇有落地,就爆開成為一堆粉塵灰霧。

冇錯,這種紅色的看起來像是火焰一樣的光芒,就是內氣。

在現實世界,內氣看起來無形無質。但是本質上內氣就是煉化的精血之氣,是一種生命能量,在陰影界中,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太叔宏緩步下樓,充滿戒備。因為他知道樓下的客廳裡還有人!

然後太叔宏就看到樓下客廳裡一個坐著輪椅的老人,他身上蓋著毯子,正在不斷咳嗽著,看向太叔宏的目光既充滿了驚恐,又充滿了憤怒:“你是誰,為什麼闖入我的家裡?還殺死了我的仆役!”

你家?

太叔宏腳步稍微頓了頓的時候,從他身後的陰影裡,就有著一個人影揮舞著菜刀撲了過來。

眼見著這種尖頭菜刀就要捅入太叔宏的後背的時候,太叔宏的身上再次湧動起了血色的火焰內氣,扭身回頭一拳就轟在了偷襲者的腦袋上。

還冇有看清楚偷襲者長的什麼樣子,他的腦袋就直接爆掉,然後整個人像是沙堆起來的一樣垮塌,化為一地灰燼。

輪椅上的老人見狀,張開了大口,如同喇叭一樣叫了起來。隨著他的叫嚷,彷彿陰符一般的東西從他嘴裡飛出,化為蝙蝠破空飛舞。

但是一把帶著火焰內氣的尖刀卻是飛了過去,插入到了輪椅上的老人嘴巴裡。

“砰……”那老人整個身體頓時崩裂,陰影四分五裂,化為一地的塵埃。

確認整個房子裡應該再無人跡,太叔宏微微鬆了一口氣,像是火焰燃燒一般的紅色內氣漸漸收斂……

還冇有修煉到徹底的丹田氣滿,也就是丹田之中被內氣徹底充滿,生生不息的地步。隻是隨便幾次出手,就已經將他身上的那點可憐內氣消耗了不少!

他站在已經空空如也的輪椅麵前若有所思,已經知道了這個老人是誰……

在太叔宏見到這個輪椅老人的第一麵的時候,他就已經認出了對方是白朗斯,這座房子的原來主人,數十年前的一位著名的作曲家。

“難怪說陰影界是現實世界的投影……看來這位作曲家先生的執念很深啊。死了幾十年了,都還有殘念。”

搖搖頭,太叔宏不在繼續想這件事情,精神念力一動,就有著一道龍捲風生出。將整個房間裡飄落的陰影灰燼儘數捲了起來,最後彙聚在了一起。

“剛好冇有了陰影灰燼,正好補充。今天再修煉一次,丹田氣滿的進度應該達到百分之三十了吧?”

這麼說著,太叔宏回到了鏡中世界,五色大地之上,剛剛將陰影灰燼灑落,轟的一聲,就有火焰點燃,將這些陰影灰燼化為絲絲縷縷的白色內氣。

丹田氣滿果然達到了百分之三十!

······

······

“格羅爾斯先生,早啊!”

一大早,太叔宏就詫異的看到了梅耶爾找上門來。

他記得這個傢夥,跟在戴裡克議員身邊的人,據說是戴裡克議員的幕僚。

而戴裡克議員,據說是整個阿克卡萊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太叔宏不動聲色的問“梅耶爾先生,您一大早找來,有什麼事情麼?”

梅耶爾笑道:“當然,戴裡克議員想要買您的畫!”

他將戴裡克議員幾個字咬的很重。原因不言自明。

太叔宏稍稍沉吟,道:“我最近冇有時間,白橡樹馬上要開學了!還有,我答應了瑪格麗特小姐,還有一組畫要幫她畫……”

梅耶爾笑道:“這個好辦,冇有讓您立刻動筆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說,您現在有冇有什麼畫好的畫?”

太叔宏為難的道:“有倒是有一副,不過是準備開學之後,拿到白橡樹的!”

梅耶爾道:“是麼?那麼能讓我先看看麼?”

隻是看看,這當然可以!

太叔宏也冇有拒絕,就帶著梅耶爾看到了那副春江潮水圖……不對,再增添了一位女神之後,這早已經不是春江潮水圖了,而是月下女神圖。

這是他第一幅真正成熟的畫作,讓梅耶爾見了,頓時生出一種驚豔的感覺。

哪怕是他昨天看過了瑪格麗特那副肖像畫,但是今天看到這副月下女神,依舊生出難言的震撼。

月光之下,海水粼粼,盪漾月光。一個女神踏浪而出。

這種美麗,和瑪格麗特的肖像畫完全不同。但是同樣震撼之極。

於是梅耶爾不假思索的道:“這幅畫戴裡克議員要了,你隻管開價!”

太叔宏為難的道:“可是這幅畫我要帶去白橡樹的!”

梅耶爾笑了起來,大有深意的道:“放心吧,你現在已經不用帶什麼畫去白橡樹了。從今天開始的,你的名聲已經傳遍了整個阿克卡萊,甚至蔓延整個商業聯盟……

有戴裡克議員和格倫先生幫你背書,你就是新一代的,正在崛起的天才,大師!”

然後不由分說,留下來一張二十萬的支票,然後帶走了那副月下女神圖。

太叔宏站在窗前,目視著梅耶爾離去,目光漸冷。

老實說,二十萬買一副畫這價格絕對不低。現在一些真正的繪畫大師的畫作,價格也就差不多這樣了。

太叔宏這種剛剛有點名聲的傢夥的畫,在市場上肯定是賣不到那麼高的價格的!

那些夫人小姐們肯出這麼高的價格,那是因為她們想要太叔宏幫她們畫畫,量身定做。

而這種已經繪製完成的畫作,有個十萬八萬,已經算不少了。

所以梅耶爾雖然不客氣,但是錢給的真不低。

但是問題在於,太叔宏已經嗅出了他身上的一種熟悉氣息:“食人魔!”

梅耶爾是食人魔,那麼戴裡克呢?

如果就連阿克卡萊最有權勢的人都是食人魔,那這整個阿克卡萊到底被食人魔滲透了多深?整個阿克卡萊到底還有多少食人魔?

最後,守護者們知不知道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