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於是空中的月光越來越亮,撕開的縫隙也就越來越大,雪白的光芒照入深海。瞬間把那下潛躲藏的怪物照的無所遁形,徹底暴露在光芒之下。

能夠看到這個怪物除了渾身都長著魚鱗之外,兩腮甚至還長著魚鰭:“盎格……”

一個古怪的名詞剛剛從原主的記憶深處浮現。而那個盎格怪物卻已經在光芒當中慘叫著,連同周圍的海水一起徹底融化。

就好像是冰雪遇到了陽光一般!

與此同時,一股清涼之極的感覺瞬間從眉心貫穿識海,讓他整個人的腦袋裡就好像被人倒入了一瓢涼水一般,渾身激靈一下,所有的毛孔幾乎都張了開來。

與此同時,識海深處,那似乎被重重烏雲遮擋住的含象鑒,終於浮現了出來。

他睜開了眼睛,剛纔的冰冷海水已經儘數消失。自己依舊站在鏡子麵前。

鏡麵的黑布已經拋落在了地上,精緻的表麵清楚的映照著太叔宏現在這具身體的模樣。或者說是原主格羅爾斯的模樣!

剛纔所有發生的一切,彷彿都如同夢幻。然而此刻識海當中的那麵明鏡,卻是真實不虛。

儘管這麵鏡子依舊隻有一個虛影,似乎隨時都能消散。然而這心鏡卻終於顯露出來了!

太叔宏走過去,撿起黑布,重新將鏡子給蒙上。然後收拾了一下驚神符燃燒之後所剩下的灰燼,重新坐回沙發當中,陷入沉思。

“冇有想到,這些鏡鬼居然能夠還原成最精純的精神力,甚至可以用來壯大己身……浪費了,浪費了!

早知道我用什麼殺鬼降魔符,直接用三天明心符,抓住鏡鬼用來服食了!”

其實太叔宏早該想到這一點的。

鏡鬼本來就是一種幻象,是一種純粹的精神力妖邪。本就可以用來煉製服食符籙,來增長精神力!

隻是初來這個世界,總感覺著這個世界的妖魔鬼怪是不是有些不同。

現在起碼看來,這種鏡鬼,確實是一種能夠抓來服食的邪祟!

“還有那擦鞋匠的鮮血有古怪……剛好我的心鏡已經浮現,可以試著鑒察一番!”

這心鏡乃是太叔宏前世所修的本命元神,也是他的本命法寶。全名叫做天地日月含象鑒。有著諸多無窮神通妙用。

雖然現在隻剩下了一絲虛影,大多數的功用無法使用。但是應該還能運用幾分其最基礎的功用,那就是鑒彆萬物!

很快,太叔宏就取來了剩下的血水,口中默默唸咒:“大明寶鏡,玄流朱精。日月合照,生光入明……”

隨著返觀內照,太叔宏的瞳孔迅速變得烏黑。左眼瞳孔當中浮現一枚朱鳥符文,右眼當中浮現一隻玉蟾符文。

這分彆代表了日月!

日月合照,生光入明,於是看向那擦鞋匠留下的血水。

血水就在太叔宏眼中忽然發生了變化,疏忽之間,太叔宏眼前看到了無數的血,有人如同牲口一樣被殘忍殺死,被人分而食之!

跟著就就有一些資訊浮現在腦海:“食人魔的鮮血!”

跟著太叔宏腦袋微微一震,雙目之中的朱鳥和玉蟾消失。就連識海當中的天地日月含象鑒也都不再次被厚厚的烏雲給遮掩了去。

一股極度的疲累感覺傳了過來,讓他瞬間頭暈腦脹,昏昏沉沉。

這是剛纔動用天地日月含象鑒,將僅有的一點精神力給消耗的緣故。

“食人魔的鮮血,那個擦鞋匠居然是個食人魔……”

太叔宏喃喃自語。

從原主記憶當中可以知道,食人魔是這個世界傳說當中的一種妖魔。據說能夠偽裝成普通人,生活在人類社會當中。

唯有他們吃人的時候,纔會暴露出它們真實的模樣!

然而真正的食人魔誰也冇有見過,很多時候都類似於都市怪談。也隻有在一些三流小報裡纔會被人津津樂道。

但是,太叔宏剛纔通過天地日月含象鑒,卻鑒彆出來那擦鞋匠的血液就是食屍鬼的血液。而那擦鞋匠應該就是一個食屍鬼!

一個食屍鬼為什麼要盯梢房東太太母女?

“早該想到的,房東太太她們能夠送我太陽聖徽,顯然她們也不是普通人……

這世界越來越有意思了,不僅又食人魔,還有鏡鬼,還有盎格!”

鏡鬼是一種精神幻象,所看到的都是你自己最恐懼的東西。

原主從小生活在海邊,似乎小時候見到過那種叫做盎格的怪物,甚至還被其拖入到了水裡。雖然被人救上岸來,但是顯然已經有了心理陰影。

所以他所看到的鏡鬼,纔會都和海水,都和淹死,都和盎格有關!

換了一個其他人,比如那個擦鞋匠所看到的最恐怖的東西,大概率不是盎格,而是其他東西了!

剛剛穿越到這個世界上,隻有兩天,居然就見識到了三種不同的妖魔。

這個世界還真是妖魔遍地,危機四伏啊!

將一切處理完畢,太叔宏又吃了幾塊小餅乾。折騰了一天,身上又困又累,不知不覺之間就回到床上睡著了。

他睡的很香,一夜無事。第二天起床,頓覺精神百倍。

經過昨夜的一夜睡眠,這些精神力纔算是徹底消化。

這讓他精神飽滿,思維敏捷。就是可惜這具身體太過孱弱了!

本來就瘦小,又不愛運動。常常宅在家中作畫,晝夜顛倒,這身體的素質可想而知。

也許太叔宏還得想辦法鍛鍊一下身體才行!

就在太叔宏琢磨著上哪兒去吃早餐,然後好好鍛鍊一下這具身體,就聽到外麵傳來敲門的聲音。

他開門一看,外麵站著一個二十多歲的樣子,留著一頭不長的捲髮,個子不高的男人。

原主的記憶從腦海當中浮現,讓太叔宏自然而然的露出笑容:“倫道夫,你怎麼來了?”

這是原主在這座城市裡最好的朋友,大概也是唯一的朋友。一個落魄的蹩腳畫家。

倫道夫笑著回答:“我來看看你!給你送點早餐。”

於是太叔宏就知道,這個傢夥昨天肯定是一夜冇睡,畫了一夜的話。現在肯定是精神亢奮的睡不著,跑來打擾自己。

這種事情,在原主和倫道夫之間似乎經常發生。

稍稍遲疑了片刻,太叔宏還是開門讓倫道夫進了房間。

這鏡鬼暫時應該冇有了危險!何況就連鏡子都已經被太叔宏給蒙了起來。

倫道夫帶來了一些火腿和麪包,太叔宏找來了咖啡粉燒水泡了兩杯。

這顯然都是原主和倫道夫的習慣。

不是速溶咖啡,而是直接在店裡買的研磨好的咖啡粉,直接煮著喝就行,裡麵可以加牛奶或者糖。

當然奇怪一點的喝法是裡麵可以加點黃油,或者是烈酒……

加點烈酒是倫道夫的最愛!-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