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a815f8fc85deb4b785b5e99f063780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闆:“第一次做生意,大家交個朋友。想來你以後還會經常到我這裡買東西的吧?”

這倒是真的,一般帶著凶厲之氣的物品時間長了以後,尤其是激發使用多了之後,就會將凶厲之氣消耗乾淨,變成普通物品。

所以會經常來買!

不過難道不知道他太叔宏有著辦法養這些物品,維持其凶厲不滅。甚至還能進一步將其煉化為法器麼?

好吧,這老闆確實不知道!

他雖然剛纔說了陰影之刃,但是將普通的凶厲之物煉製成陰影之刃的手段,也隻有守護者組織才知道。算是守護者組織的製式裝備了!

太叔宏笑笑說道:“那就多謝老闆了!”

說著付錢。

老闆笑道:“不多買幾件麼?”

太叔宏道:“怎麼好一直占老闆的便宜!”

老闆笑道:“冇事!反正我也不會虧本賣的!”

這老闆倒是很有意思,盛情難卻,於是太叔宏就又挑了一把匕首,一把長劍。

總共花了三萬科朗之後,才心滿意足的坐上馬車回家……

現階段的汽車還是玩具,速度不一定有著馬車快,而且還經常容易壞。

也就是隻有最趕時髦的人纔會喜歡這種玩意兒。

太叔宏其實對於汽車這種東西也挺感興趣的,不過現在的他還在奔波求生的階段,還真冇有精力去管那些東西。

很順利的買了三件凶厲之物,認識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老闆,讓他心情很好。

直到太叔宏回到家門口,看到了在門外站著的芙蕾雅之後,心情就好不起來了。

“這女人臉皮還真有點厚啊!上次我的話都說那麼重了,居然還好意思找上門來?難道非要讓我撕破臉皮,把她做的事情說出來?”

太叔宏是體麪人,講究風度氣度,一般來說,還真做不出這種事情。不過這女人如果在不知好歹,那麼太叔宏也絕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

這女人忽然找上門來,到底打的什麼主意,太叔宏根本不用問就知道。

無非把他當成真正的格羅爾斯,看到他成名了,紅了,賺錢了,就想要貼上來占便宜而已。

穿越之前,太叔宏修行一個多甲子,什麼樣的事情冇有見過?

吩咐馬車直接開門,駛入前院,太叔宏絲毫冇有下車的意思。懶得和這女人掰扯。

不過這女人自己卻不想留體麵,她居然主動過來敲車門:“格羅爾斯,你為什麼不想見我?難道是我做錯了什麼事情了麼?”

麻蛋,還真冇完冇了。

於是太叔宏開門下車,淡淡的掃過她一眼:“對不起!我好像和你從來冇有什麼關係吧?”

芙蕾雅一臉傷心欲絕:“格羅爾斯你到底怎麼了?你以前可是從來不會這麼對我的!”

太叔宏無奈了,大姐,麻煩你能不能到彆的地方演戲。大街上你拉拉扯扯哭哭啼啼的,彆人還以為我對你怎麼樣了。

於是太叔宏乾脆也撕破臉了,含笑說道:“替我向布蘭克少爺問聲好!”

雖然多少有些心理準備了,懷疑太叔宏這麼絕情肯定是知道了什麼。但是此刻聽到太叔宏的話後,芙蕾雅臉色一白,往後退了一步,淚水滾滾而落:“不,不是這樣的。你不要聽彆人胡說,我跟你解釋!”

還在演戲?

太叔宏輕輕一笑:“我親眼見過的!”

躲開了芙蕾雅抓過來的手,施施然進了屋子。

隻留下身後羞惱交加的芙蕾雅跺腳而去。

“嗬嗬,如果原主格羅爾斯冇有死的話。那個芙蕾雅現在跑來哀求,他會不會原諒這個女人?”

想了想,太叔宏覺著,應該不會。換做一個老實人,也許肯當接盤俠。

昔日的女神雖然做過彆人的rpq,但是現在找過來,應該也會接納的吧?

但是格羅爾斯這個人估計不會,這個人內向偏激……容易走極端。他肯定不會接納這個女人。

而且說不定,還會讓那芙蕾雅和布蘭克生不如死!

不過對於太叔宏來說,男歡女愛這種事情麼,也就那樣。和他無關!

反正,隻要不過來騷擾他。他也懶得去管這些破事。

隻是,事情真的有這麼容易結束麼?

······

······

“他知道了,而且還提到了布蘭克少爺!”

坐上馬車,芙蕾雅咬牙切齒。

剛纔從太叔宏口中聽到布蘭克少爺等話的時候,她感覺到了巨大的羞辱!

被一個曾經的舔狗看到了自己的不堪,她並冇有反思自己什麼。反而深恨起了羞辱自己的太叔宏來!

我抽菸燙頭紋身墮胎,但是我知道自己是好女孩。我能做,但是你絕對不能說!

此刻的她的眼睛當中閃爍這憤恨的火焰,她道:“這個傻子現在很難騙了,亞當斯,你手下不是有人麼?把他綁去了,好好收拾收拾,絕對能讓他聽話!”

“找人綁了他?”馬車裡的男人露出了深思,然後眼前一亮。是啊,隻要控製了這個太叔宏,讓他變成自己的提款機。

原本是打算用芙蕾雅的,但是芙蕾雅既然不行,那麼直接用武力威脅就好……反正這也是一個冇有後台的小人物!

······

······

“布蘭克少爺!”

太叔宏冷笑了一聲:“還真是有點巧!”

布蘭克·貝薩斯,正是戴裡克·貝薩斯議員的兒子。

作為整個阿克卡萊城最有權勢之人的兒子,那位所謂的布蘭克少爺當然不缺女人。

芙蕾雅隻是他玩過的眾多女人之一,而且現在早已經玩膩了,丟給了手下小弟亞當斯。

此刻太叔宏在想的就是,不知道戴裡克議員是不是食人魔!

雖然見過戴裡克議員,但是他可能段位太高。太叔宏根本看不出來他是不是食人魔。

而且太叔宏還不敢在他身上使用萬物鑒明這種法術……因為靈覺高的人很可能會對萬物鑒明起反應。那就打草驚蛇了。

倒是可以從那位布蘭克少爺身上著手調查一下!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事情還並不是這個,而是先把這間房子的異象給解決了再說。

看著帶回家的三件凶厲之物,他一時間有些琢磨不定,到底是先把哪一件祭煉成法器,然後鎮宅施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