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382311b36b02a2e1a40764f2adaf60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太叔宏想了想,目光移到那把劍上。

這是一把雙手大劍,應該是古代騎士用來破甲的。重達十多斤,不是大力士根本用不動……一般的劍頂多也就兩三斤重。

這把大劍太大太重,很難帶在身邊,就可以當成鎮宅法器來用。

隻是,這把劍如果用來鎮宅的話,煞氣又有一些不夠。還得想辦法好好祭煉一番纔是!

至於祭煉這把長劍最好的東西是什麼,當然是鮮血……那些黑暗生物,比如食人魔的鮮血。

正好太叔宏手中還有食人魔的鮮血!

他將儲存的食人魔鮮血拿出,已經放了一段日子了,這些血液已經凝聚,開始失去活性。

食人魔的生命力再強大,血液的活性再強,終究也不是無限的。何況這也隻是一級食人魔罷了。

手指輕輕一彈,黃昏聖徽頓時嗡的一震,周圍的天色好像一下子就黑了下來。

黃昏已至,太陽落山。黑暗籠罩大地,各種各樣的妖魔鬼怪全部出籠,在發出嘶吼,怪叫!

然而太叔宏根本不為所動,以他現在的精神強度,哪怕不用淨心神咒的力量,也足以抵擋黃昏聖徽發動時候的精神衝擊了。

片刻之後,黑暗消散,在耳邊響起的各種怪聲也相繼消失。

黃昏聖徽的精神衝擊散去,隨之發出一陣淡淡的金色光芒,被太叔宏隨手一引,就已經射入到了食人魔血液當中。

“砰……”地一聲輕響,食人魔血液炸開了一點小小的血花,看著就要沸騰起來的時候。

一把帶著硃砂雄黃等粉末的藥物撒入到了鮮血當中,沸騰的鮮血開始迅速的降溫。從看似沸騰的狀態平靜了下來!

一隻太叔宏自己用兔毛做成的兔毫筆蘸入了食人魔血液當中。然後在劍身上輕輕一點,就見得嗤嗤聲響,一副劍煞符剛剛畫就,所有的血液都彷彿蒸發為紅色的氣霧。

而這把劍也嗡然一震,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劍鳴。

“天地升降,二氣氤氳。陽生九天,陰生九冥。吾有神劍,鎮壓壇庭!”

長劍在嗡然震動當中,被太叔宏插入早已經準備好的水盆清水當中。

噗嗤一聲,整盤清水就像是接觸到了燒紅的鐵水一樣,沸騰翻滾,炸了開來。濃霧帶著血氣就瀰漫開來。

下一刻,這些帶著些微血氣的霧氣就直接湧入到了鏡中,穿過了陰影界。

陰影界中,又是白天。白朗斯的投影,剛剛帶著一群仆役重新回到家中,忽然之間,就有著一股狂風生出,夾帶著飛沙走石,將它連同那些仆役怪物們一起化為了霧氣,然後直接攪散。

宛如龍捲一樣的狂風足足肆虐了一分多鐘,最後才平息下來。

陰影界的這座房子都變得千瘡百孔,屋頂都被掀翻了一片。

然而又有層層疊疊的陰影之力生出,很快就把屋子的所有損傷全都修複完成。

隻是那白朗斯投影一家卻並冇有出現!

“食人魔的鮮血,果然是陰影怪物的剋星……不對,應該說所有的外神眷屬的鮮血,都能剋製陰影怪物!”

太叔宏喃喃自語。

不過這鎮宅法劍剛剛祭煉,其威力散而不凝,白白消耗了十分力氣才做到一分之事。

看來,接下來,就應該好好祭煉一下這鎮宅法劍了。

幸好上次太叔宏殺死那修爾大師的時候,收集了不少食人魔血液。

當然,還有修爾大師身上的眼魔血液!

對了,除此之外,太叔宏還從修爾大師身上找到了幾瓶馬吉塔的血液。

此刻,太叔宏將那馬吉塔的血液看了一眼:“馬吉塔,舊神黑暗吞噬者之眷屬。”

舊神麼?

太叔宏分明從那馬吉塔身上的血液當中,感受到了一些陰影的力量。

剛纔祭煉鎮宅法劍看起來輕鬆,實則當真消耗了不少元氣。

當下就坐了下來,閉上雙眼,默默養神。

不知不覺之間,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當太叔宏起身開燈,隨便弄點東西吃了,然後就默然來到鏡子旁。對鏡返照,倏忽之間就已經進入陰影界。

陰影界已經到了黑夜,濃霧早已經消散,變得黑暗無比。

而黑夜當中的陰影界要比白日危險不知道多少倍!

好在太叔宏在屋子裡,也並冇有出去冒險的意思。

白日被鎮宅法劍損毀的屋子已經修複的七七八八了,雖然還是有點破損,但是起碼已經冇有大洞。

隻是整個屋子裡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彷彿幾個月都冇有住人一樣。

對此,太叔宏不驚反喜。精神念力一動,就有風捲生出,將這些灰塵儘數聚攏一處,收了起來:“大概有著七份之多,可以分成兩三次用了!”

他心中暗道。

所謂的一份陰影灰燼,就是殺死一個零級陰影怪物,所能獲得的陰影灰燼。

白朗斯連同他的仆役投影,一共有著五個。但是房屋,傢俱破碎之類,也會產生一些陰影灰燼。

所以這次一共獲得了接近八份的陰影灰燼。

當然,有了上次差點被撐爆的教訓之後。現在太叔宏一次也不敢使用太多的陰影灰燼。

嗯,一次四份兒差不多了,這些可以用兩次。

然後太叔宏就毫不遲疑的撤出陰影界。

上次在白日的陰影界中,都惹來了大麻煩。黑夜當中的陰影界,根本不是現在的他所能觸碰。

將一半兒的陰影灰燼撒入五色大地,太叔宏的意識剛剛迴歸身體,就開始感受到那種熟悉的身體內部湧動的感覺。

源源不斷的力量在關注整個身體的肌肉骨骼血液,乃至於每一寸的細胞。

他微微閉上眼睛,開始將這些力量煉化為內氣。

丹田氣滿的進度已經達到了百分之三十五。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聽到了一些動靜。

“難道陰影界又是白天了?”

白朗斯的投影執念不是那麼好消散的,太叔宏不覺著單憑鎮宅法劍殺上一次就能解決。

而且陰影界的時間相當混亂,白天黑夜的時間也不固定。

有時候現實世界過去兩個小時,陰影界就是一天。但是有時候現實世界兩三天過去了,陰影界的一個白天都還冇有過完。

所以,太叔宏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