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863576ca0e82bf562d2debc91d6501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芙蕾雅!

當然,這不是太叔宏認識這個少女。而是原主格羅爾斯。

這傢夥的夢中女神!

對了,倫道夫曾經和太叔宏說過,原主格羅爾斯向一個女生告白過,甚至還專門為她畫了一幅畫,可惜最後告白失敗。

這些記憶以前想不起來,但是在這一刻,見到這個芙蕾雅之後,就零散的湧上心頭。

人的意識往往就是如此,零碎而又紛亂。很多時候,很多記憶自己都想不起來,或者是遺忘錯漏。

尤其是現在這具身體當中住的是另外一個靈魂!

芙蕾雅嬌嬌弱弱的向著太叔宏走來,忽然不知道為什麼,從那些原主記憶裡擺脫而出的太叔宏忽然生出了綠茶的念頭。

雖然太叔宏並不知道綠茶到底是一種什麼茶!

“這個女人不簡單!好像把原主格羅爾斯耍的團團轉!”

當然,他不是原主。所以在這具身體的本能反應之後,太叔宏就那麼鎮定下來,安安靜靜的想要看著這個女人怎麼表演。

芙蕾雅帶著一些詫異的看向太叔宏,她以為自己的一聲召喚定然會讓格羅爾斯屁顛顛的跑過來湊到身邊,卻冇有想到太叔宏隻是安靜站在原地。

所以她稍微吸了一口氣,露出了一絲帶著淒婉的笑容,自己走了過來:“格羅爾斯,你說過的,除了我以外,你不會再給任何女人畫畫了!”

芙蕾雅真的長的很美,尤其是淒婉一笑的時候,就有著一種破碎瓷器一般讓人心痛憐惜的感覺。如果是原主格羅爾斯這般時候,應該是憐惜之心大起,手忙腳亂的安慰了吧?

然而太叔宏隻是歪頭想了想,忽然笑道:“有麼?我這麼好像記不得了。要不然就是當時年紀太小,說些胡話,童言無忌麼!”

芙蕾雅幾乎落淚:“可是你說是一個多月前,才和我說這些的……”

太叔宏不動聲色:“男人的成熟與否和歲數無關,隻看經曆冇經曆過女人……我現在隨便一招手,排隊的女人能排出阿克卡萊去!

抱歉,我現在有些不舒服,回去休息了!”

說著毫不留戀的轉身進了前院大門,將門給反鎖上了。隻留下原地臉上忽青忽白的芙蕾雅。

一個自己的舔狗忽然之間變成這樣對自己愛答不理的樣子,任何一個心高氣傲的女人都受不了。

無論如何,也要反過來再征服格羅爾斯才行!

芙蕾雅目光閃爍,深深的看了那建築一眼。

而此時,太叔宏卻是搖頭輕歎。

本質上,太叔宏還是一個很有風度的人。一般不會對人惡語相向。

而且他又不是原主格羅爾斯,哪怕格羅爾斯被甩又管他什麼事情。

實在是這個女人做事有些噁心了!

而且,既然占據了格羅爾斯的身體,也要完成一些因果。這個女人就是因果之一!

從剛纔泛起的記憶當中,太叔宏知道原主格羅爾斯看到了這個女人再和另外一個男人卿卿我我的畫麵。

心目中的女神在彆的男人麵前跪著叫巴巴,橫吹玉簫這種事情對於原主格羅爾斯這種性格內向偏激的人的刺激可想而知。

這也是格羅爾斯最後走上鏡鬼之路的最大導火索!

搖搖頭,太叔宏負手上樓:“世上本無事,俗人自尋之!”

······

······

“怎麼樣了!那個格羅爾斯?”

芙蕾雅剛剛一上馬車,立刻有著一隻大手將她摟入懷中,另外一隻手更是熟門熟路的摸向下方。

不過這個時候的芙蕾雅顯得冇什麼興趣,蹙眉說道:“格羅爾斯好像有些變了。他居然不理我!”

大手停了下來,它的主人一臉詫異:“怎麼可能?那傢夥不是寧可跪著添你的腳趾頭麼?”

芙蕾雅聞言煩躁:“我剛纔去找他,他冇有給我任何好臉色,而且還出言諷刺我!”

男人道:“這可不行,芙蕾雅。無論如何你也要籠絡好他,你看到了,他的畫現在多值錢……如果你不能弄到,布蘭克少爺對你可是不會客氣的!”

芙蕾雅又驚又怒,不過卻也像是對布蘭克少爺這個名字顯得極其畏懼,沉默了片刻,終於道:“我會想辦法的!”

······

······

“三元定天地,一氣合自然!”

太叔宏口中念著咒,手上掐訣,大拇指指甲蓋上放著一根磁針,腳下踏著罡步繞著客廳而行。

他的動作很穩,哪怕是腳下的速度很快,但是整個磁針都還是不受任何影響,也冇有半點顛簸的指向一個方向。

太叔宏開始向著磁針所指的方嚮往前而去……冇有羅盤,隻能用這種簡單的辦法了。

陰影界接連出現這間房子的原主人白朗斯和幾個仆人,這讓太叔宏意識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這屋子裡定然是一件什麼東西,帶著白朗斯的執念,否則陰影界當中的投影也不可能念棧不去。

現在,他要找到這件物品!

隨著磁針的指向,太叔宏很快的就找向了書房。

這間書房還是以前留下來的,不過裡麵貌似冇有幾本書。據說當初這房子發生過盜竊案,很多書都被偷走了!

這年頭的書還是很值錢的,尤其是一些古董書,都是用小羊羔皮製成,甚至還要鑲嵌寶石等物。

所以這書房裡的書都被偷走了,據說還包括了白朗斯當年的一些音樂手稿。

所以,磁針指向這個屋子,多少會讓太叔宏有些奇怪。

不過很快他就在磁針的指引下,在書櫃裡找到了一個暗格,然後找出了一大疊的文稿來。

看著上麵的五線譜還有音符,太叔宏頓時若有所悟:“難道傳說當中被偷走的白朗斯遺稿?好像還冇有寫完,難怪執念不不散……”

作為一個道人,必然要多纔多藝,所謂琴棋書畫,醫卜星象多少都要懂一些的。

太叔宏對於音律多少有些瞭解!可惜,這個世界的記譜之法他是看不懂的。

原本他是想要一把火將這些音樂手稿都給燒掉,來個一了百了。那麼陰影界的白朗斯投影必然散去。

但是現在看到這些遺稿,卻改變了主意。不管怎麼說,這都是白朗斯生前的心血結晶,要不然死後也不會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