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兩人邊吃邊聊。

倫道夫問道:“對了,你的那幅廣告畫畫好了冇有?我今天遇到了佛洛爾先生,他還提起過這件事情!”

畫?

被倫道夫一提起,太叔宏纔想起來。這說的應該是房子客廳當中畫的那副半成品油畫。

那是一家糖果屋的老闆,委托格羅爾斯畫的一幅廣告畫。已經收了三分之一的報酬作為訂金了!

如果不是倫道夫提起,太叔宏還真的是一點都想不起來。

太叔宏不動聲色的道:“你說的那副畫啊,我還冇有畫好。你知道的,那隻是一幅該死的廣告,根本冇有給我半點創作空間,見到那副畫我都頭痛……”

這不是藉口,這是格羅爾斯真正的想法。

不過倫道夫作為格羅爾斯最好的朋友,兩個人可以說是臭味相投,他也歎氣道:“誰說不是!都冇有什麼正經人找我們創作真正的作品,老是畫這些廣告畫,我都煩透了。

可是冇辦法,我的朋友,我們還是要吃飯的!如果客廳裡那張,就是你那副廣告畫的話,看起來你要加班了,我的朋友!”

他說的正是原主畫的那張半成品。

其實說是半成品都有些勉強,原主頂多畫了三分之一而已。

然而已經能夠看出,這是一幅無趣的糖果店老闆,拿著自家的糖果,露出一個僵硬笑容的畫像。旁邊甚至會寫上幾句廣告詞。

這個時代的廣告畫大體都是這個模樣!

太叔宏隻能硬著頭皮說:“我儘量吧!”

他有些懷疑原主的繪畫技能,自己到底掌握了冇有。

倫道夫不知道太叔宏擔心什麼,現在隻能用自己糟糕的經曆寬慰太叔宏:“格羅爾斯,隻是一副糖果店的廣告而已。這算什麼?你直到不久前我還為內衣商人畫了一副廣告畫。

你知道嘛,那居然是一個女人穿著那下流的猥瑣內衣畫像。我都怕自己因為畫了那副愚蠢的畫像而被風紀警察給抓走!”

太叔宏的麵色變得十分精彩,因為從原主的記憶裡他可以知道倫道夫這傢夥是一個十分古板正經,甚至還有點憤青的那種人。

現在讓這樣的人畫出那種內衣畫像,可想而知倫道夫的心情會是如何了!

一打開話匣子,這個倫道夫就開始不斷地抱怨起來。從愚蠢的,隻會要求畫一些廣告畫的那些老闆們一直罵到當今主流藝術界所流行的抽象派,野獸派的作品。

倫道夫認為這些東西,毫無半點美感,根本就是墮落的象征。是魔鬼的畫作。

這些繪畫風格的流行代表了當今世界畫壇,乃至於世道人心的墮落!

不得不說,這傢夥果然是一個憤青。明明是年輕人,思想卻如此老派,對於現在所流行的一切都看不過。

倫道夫所鐘愛的還是二三十年前所流行的那些傳統的古典唯美寫實的繪畫風格!

太叔宏發現原主的繪畫風格也偏向這些,難怪這兩個傢夥能夠成為朋友。

送走了吃飽喝足,也把所有的吐沫都噴完的倫道夫送走。

太叔宏陷入到了沉思。

原主的家裡每個月會有一筆錢寄來,但是這筆錢卻顯然不足夠太叔宏在這座繁華的大城市生活,尤其是他還是學藝術的。

前世有句話叫做窮文富武,然而學藝術的卻從來窮不了……或者說冇有錢,根本學不了藝術。

翻譯過來就是學藝術很花錢!

各種顏料畫布什麼的價格都很高!

“也許我應該試著畫上幾幅畫,總不能坐吃山空吧?”

哪怕太叔宏現在奪舍之後不學藝術了,但是修煉,恢複實力也要用到很多錢。

前世,作為一個道人,太叔宏可以說是多纔多藝,也曾經學過一些工筆畫水墨畫。

不過那些畫法和這個世界的油畫顯然有著很大的差異。隻是希望原主的繪畫技藝能夠遺留下來一點……

否則的話,太叔宏隻能想辦法去工地搬磚賺錢了!

他找來原主的一些畫作,畫稿之類的東西看了一會兒。配合著腦海中殘留的記憶,漸漸看出了一些關於油畫的門道來。

不管是那種畫法,最基本的東西永遠是相通的……比如說線條,色彩什麼的。

哪怕是隻有墨色的水墨畫,其實最重要的也是線條色彩。濃淡不同的墨色所構成的色彩。

至於線條這就更不用說了,那是基本功!

雖然技法上有著很大不同,但是從這些方麵上來說,還是很有共同點的。

幸好原主最擅長最喜歡的還是古典唯美主義的油畫,而不是現在流行的野獸派,抽象派等等……

這讓太叔宏入門容易了許多!

然後他就像是打開了一個新世界的大門,畢竟太叔宏自己也是前世學過畫的人。現在接觸到這些油畫技法,頓時就像是在他麵前打開了一扇新天地的大門。

尤其是那透視法的存在,更是讓太叔宏大開眼界。

前世所習的繪畫,不論是工筆還是水墨,都冇有透視法的存在。所有的畫都是平麵的。

最典型的一點就是遠近人物的不同,隻能用大小來表示。很多時候看得頗為怪異!

而透視法的出現,卻讓畫作出現了景深,解決了這個問題。

一時間太叔宏腦海中靈感紛呈,將原主所掌握的油畫技法和前世所學的技法融合在了一處。

一種創作的衝動油然而生,讓他不由自主的拿出稿紙來,迅速的畫了起來。

忽然之間,他丟掉了筆,哈哈大笑起來。

畫紙當中,畫出了大小的兩座遠山,還有寒鴉飛過。

並冇有用什麼色彩,大半都還是水墨畫的風格。

而且由於畫筆的不順手的關係,這幅畫的質量應該說還是比較糟糕的。

然而用上了透視法的關係,兩座山峰之間就彷彿有了遠近縱深。

這纔是讓他最感覺喜悅的地方!

“看來應該能夠繼續用繪畫賺錢吃飯,而不用去工地搬磚了!”

接著太叔宏的目光就投向那副畫了三分之一的半成品廣告畫上。

這個時候,太叔宏就已經能夠看出原主畫作當中的很多毛病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