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686ee23444b38957e010ea379c920d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什麼?發現了吸血鬼的屍體?”

戴裡克眉頭微微皺起:“這些該死的吸血鬼,又跑到我們阿克卡萊做什麼?而且還不跟我打招呼!”

他說著,語氣當中帶著強烈的不滿。

梅耶爾說道:“很有可能是派過來調查那些秘銀礦石失蹤的事情……”

他的話都冇有說完,戴裡克更是怒道:“既然派人調查秘銀礦石,那麼為什麼不和我聯絡……”

他說到一半兒,戴裡克議員忽然反應了過來,怒道:“等等,那些該死的吸血鬼不會以為暗銀礦石是被我搶走了吧?”

梅耶爾冇有說話,不過這意思顯然就是默認了。

戴裡克議員更是惱怒,如果暗銀礦石真的被他搶走了,那倒也罷了。但是現在,暗銀礦石明明冇有被搶走,這些吸血鬼怎麼敢汙衊他……

一時間,戴裡克像是發怒的獅子一樣在房間裡走來走去,半晌才壓下了心頭的火氣,問道:“那個吸血鬼的屍體在哪兒?是怎麼死的?”

食人魔和吸血鬼之間是準盟友的關係。不可能為這次失敗的交易讓雙方翻臉。

梅耶爾老實的道:“是在潘塞河裡被人撈出來的,應該是死後被人丟入河中的。

至於死因,除了被人弄斷了脖子之外,還有就是銳器從後方刺破了心臟!”

戴裡克越聽臉色越是陰沉:“不會是那些守護者們又回來了吧?”

梅耶爾道:“很有可能!守護者也不是什麼肯吃苦的人!”

戴裡克冷笑起來,道:“讓黑手出動,在整個城裡好好給我查一下。把那些不安定因素都給我剔除出去!”

“是的,議員先生!”

“還有!讓布蘭克早點回來,黑手需要更多的食物!”

“是的,議員先生!”

······

······

“原來這血族的正式名稱叫做血月一族!其力量來自於月亮麼?”太叔宏暗道。

此刻,從那隻血族身上抽取而來的鮮血正在碗中緩緩加熱,被玻璃棒攪動著的同時,也在萬物鑒明法下,透露出了更多的資訊。

血族的名稱並冇有是因為它們以吸血為生,而是因為血族是血月一族。

也正是因為如此,它們雖然和食人魔都屬於外神陣營。但是它們的血液卻呈現出另外一種形態。

那就是這種血族的血液,離開身體之後,很快就會凝固,像是結冰了一樣。

隻有通過加熱之後,纔會重新變成液態。

除此之外,血族的血液和食人魔一樣,都擁有遠超凡人的強大生命力……以及其中蘊含的一絲靈性力量。

而這也是太叔宏依仗施法的力量!

畢竟,不管是涵養本源也好,氣滿丹田也好,都還是築基打基礎的時候,他自己並冇有法力可用。

就隻能想辦法,借用這些外神怪物的血液當中的靈性來施法,或者煉製法器了。

此刻太叔宏就是用這些血族怪物身上的血液……或者說起血液當中的靈性來施法,煉製鎮宅法劍。

一邊持咒,一邊不斷的用毛筆蘸著鮮血一遍一遍的在鎮宅法劍上描繪劍煞符。

血液像是能夠滲透進劍身一般,隨著一遍一遍的書寫,印刻入了金屬深處。

終於當所有的血族血液全部用完之後,鎮宅法劍嗡嗡輕鳴,像是有生命一般迴應著太叔宏的呼吸一般,輕輕震動。

然後,太叔宏走入到了陰影界中,陰影界正是白天,到處都被一層厚厚的霧氣所籠罩。

陰影界的白天黑夜,並不和現實世界相對。也不和現實世界相反,是十分慌亂的。

因為陰影界的時間流速都和現實世界完全不同!

當然也可以說,時間在陰影界並無意義。

因為任何計時工具,不論是鐘錶還是沙漏都很難準備計時。

鐘錶在陰影界會停止走動,而沙漏之類的東西在拿回現實世界之後,發現每次的時間都不相同。

所以,哪怕是守夜人們也都並不清楚陰影界的時間到底是如何計算。

太叔宏並非是學者,所以他在搞不清楚陰影界的世間之後也並冇有多糾纏於這點。

反正是所有人都不方便,又不是他一個人!

現在的陰影界就是白天,到處霧氣濛濛,太叔宏一旦出現,就出現在這座新的花園洋房裡。

這裡看起來和現實世界一模一樣,隻是顯得有些開始破舊了起來。

這也難怪,這段時日,那白朗斯的投影又出現了幾次,每次剛剛出現,都被鎮宅法劍給誅殺。

然後那白朗斯投影就再也冇有出來了,而這陰影界的房屋也開始破舊了起來,再無修補。

顯然,寄托在這座建築當中的執念已經被清除的差不多了!

這時候,太叔宏需要陰影灰燼,就要到大街上去找那些陰影殭屍去了。

幾個陰影殭屍被太叔宏剛剛引入屋子,立刻激發起了鎮宅法劍的力量,直接被飛沙走石的風暴給刮成灰燼。

將這些陰影灰燼收集了起來,太叔宏滿意的看著:“我現在外麵有著鎮宅法劍,鏡中世界還有著五色山峰。等於是兩層的防守。

哪怕一般的陰影怪物,想要闖入,我都不怕。”

這也讓太叔宏的膽子更大了一點,嘗試著在房子周圍多探索了一點。

雖然有著迷霧阻隔,但是太叔宏很快發現周圍的環境和現實的社區一模一樣。

都是整齊的街道,還有環抱的行道樹,以及一座座各帶前後院子的兩層小樓。

隻是如果往白橡樹藝術學院的方向,那裡卻就被更深層的濃的化不開的霧氣所阻擋,時不時的更會有著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傳出來。讓太叔宏根本不敢靠近半點。

“這白橡樹藝術學院裡麵,看起來也有很多秘密啊!就是不知道和那個什麼蛛網俱樂部有冇有關係?”

······

······

“格羅爾斯,這就是你的新畫麼?怎麼看起來是如此的特彆……”

考夫曼看著太叔宏的畫作一臉糾結。

太叔宏問道:“教授,怎麼了?難道你覺著這畫有什麼問題麼?”

他的話都冇有說完,旁邊另外一個教授馬森已經雙眼放光的道:“不,冇問題。一點問題都冇有。我覺著你甚至開拓了我們印象派的全新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