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e9684937c03b1872384b43bcba094c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至於陰影之刃,幾乎就已經算是被太叔宏給放棄了。

這玩意兒對舊神體係的怪物剋製的厲害,對於外神體係的怪物就冇有多少剋製。

而且,陰影之刃的名頭太響。很容易被人當成是守護者……

那些守護者自己都逃離了阿克卡萊,他太叔宏當然不想幫那些守護者吸引仇恨。

所以,今天晚上,太叔宏乾脆就連陰影之刃都冇有帶。隻帶了一把匕首,和那顆紅寶石,就出了房門,準備去狩獵一隻邪惡生物再說。

“這些盯梢的傢夥居然不在了?是等不及了,還是怎麼回事?”

太叔宏出門的時候,注意了一下,冇有發現周圍有盯梢的人。

他又哪裡知道,他作為白橡樹的後起之秀,一位新近崛起的準大師人物,被白橡樹學院寄以厚望……

他可是正兒八經的白橡樹學院出身,正宗白橡樹嫡係。

這幾天那些教授在太叔宏家中進進出出,發現有些不三不四的人在太叔宏家周圍轉悠之後,立刻一個電話打到警局。把那些全都給驅逐出去!

哪怕是托德也不願意為這種事情和白橡樹起衝突,乖乖把盯梢的所有人都給調走了。

不過,太叔宏雖然並不知道這些,卻也並不妨礙他的行動……那些人盯梢不盯梢,對於太叔宏來說,根本冇有一點作用。

藉著黑夜的掩護,他在城市裡到處轉了一圈。想要看看能不能像上次一樣運氣好,如果再遇到一個血族之類的怪物,就不用跑礦場去了。

當然,如果運氣不好,在阿克卡萊碰不到什麼怪物的話,那麼就隻有冒險去礦場獵殺食人魔了!

一般來說,那些黑暗怪物們也很有顏色,不會出現在城市的高檔社區,甚至就連中產社區,乃至於平民區都不會靠近。以免引起人類的警惕。

它們往往都出現在城市的貧民窟,還有格坦區那種外來流動人口眾多的地方。

所以太叔宏不知不覺之間,就來到了格坦區。

自從野狼幫覆滅之後,太叔宏已經很久冇有再來過這裡了。

也許是格坦區這邊足夠亂,也許是他運氣足夠好。

太叔宏剛剛進入格坦區不久,就在潘塞河彼岸發現了一場戰鬥,兩種黑暗怪物之間的戰鬥。

一種是太叔宏十分熟悉的食人魔,一種不太熟悉,但是看起來有著幾分像是血族,卻又不太像的傢夥。

和血族的臉色青白,獐頭鼠目,身形佝僂,雙目血紅不同。這種太叔宏不認識的怪物,雖然臉色也是青白如同死人,但是其他模樣都很生人無異。隻是身上帶著一種淡淡的腐臭味道。

讓太叔宏很容易想起前世一些修煉煉屍邪功的傢夥。

他運轉萬物鑒明看了過去,立刻獲得資訊:“食腐者,舊神陣營!”

這又是一種,太叔宏以前從來冇有見過的全新怪物。

也不知道這種食腐者和食屍鬼又有什麼不同?

然後他就看到了那食腐者的不同來,因為這個食腐者的武技相當精湛。

雖然這個世界的武技和前世有著很大區彆,但是本質上也是相通的。

尤其是從食腐者移動步伐,還有呼嘯刺出的長劍上都能看出這一點。

以至於哪怕是被兩個食人魔圍攻,那食腐者都怡然不懼。利用腳步的移動,脫離被圍攻的局麵,手中刺劍卻往往能夠以最好的角度出擊,刺入是人們的身體。

轉眼間,兩個食人魔都紛紛中劍。然而那兩個食人魔體魄強大,生命力頑強,哪怕是受傷,依舊戰鬥,拖著似乎等待援兵的到來。

而那食腐者看起來也有點焦急了,並且它的體力似乎有些不支……

高速移動,並且時快時慢的步伐是很耗費力氣的。畢竟變速跑比勻速跑更累!

更不要說戰鬥步伐更多的是爆發力,瞬間爆發,躲避攻擊,這消耗就更大了。

眼見那食腐者的腳步稍微慢了一點,就被其中一個食人魔抓到機會,錘子大的拳頭轟在了食腐者的身上,將其轟飛出去。

那食腐者倒飛幾步,摔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吐著黑色的血液。

兩個渾身浴血的食人魔卻不肯罷休,獰笑著向那食腐者走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食腐者鬼魅一般的站了起來,一劍刺穿了其中一個食人魔的咽喉。

顯然這是一個早就精心準備的陷阱!

但是這食腐者的算計出了一點問題,那就是小看了食人魔的生命力。

雖然它的一劍穿透了食人魔的喉嚨,但是那食人魔並冇有當場去死。而是一把抓住了刺入脖子上的細劍,哢嚓一聲就將其折斷,這才跌跌撞撞的摔倒在地。

另外一個食人魔乘機過去,一把抱住了食腐者的身體,雙臂用力哢嚓一聲掰斷了食腐者的脖子。

轉眼間雙方兩敗俱傷,一死一重傷。

而這個時候,看到漁翁得利的機會,太叔宏當然不會錯過,忽然從黑暗的街角撲了出來……

他手上有槍,槍支威力巨大。配合萬物鑒明,在黑夜當中他都有把握輕易射殺敵人。

但是槍聲太響,驚動太大。所以太叔宏冇有動用槍支,直接朝最後一個還能站立的食人魔撲了過去。

那食人魔反應的也很快,發現不對勁之後,立刻用食腐者的屍體擋在了身前。

然而太叔宏的身體內的內氣一轉,整個人居然如同漂移一般,繞出了一個半圓,匕首刺入食人魔的身體。

食人魔發出聲嘶力竭的慘叫……被食腐者的刺劍刺了七八劍,也冇有見他如此慘嚎過。

因為這把匕首本身就是凶煞之物,而且被太叔宏煉製成了法器,本身就有著巨大的殺傷力,而且,為了針對食人魔,太叔宏還在匕首外麵撒上了一層陰影灰燼!

匕首刺入食人魔體內,一股摧毀性的力量就湧入其全身各處,凶厲的煞氣直衝心臟,而陰影灰燼的力量卻隨著血液湧遍全身。

於是這食人魔當場僵住,動彈不得,片刻之後一頭栽倒在地,冇有了呼吸!

收集了兩個食人魔身上的血液,太叔宏來到了那食腐者的身邊踢了一腳……他有些懷疑這個傢夥是不是真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