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94ef7e21c99f24a5ecb95f12052f2d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般來說,怪物的生命力都很頑強。

不過眼前這個食腐者的生命力顯然並冇有那麼頑強,所以這個食腐者還真的死了。

並且,隨著太叔宏踢了一腳。這個食腐者的身體迅速發生巨大的變化,一股惡臭腐爛的味道迅速傳出,彷彿一下子來到了夏日的垃圾場。直接將人熏個跟頭。

下一刻,這具屍體就在眼前一點點的發黑,生出屍斑,然後腐爛,流出膿水。

彷彿這需要很多天才能完成的事情,現在濃縮到了短短的片刻時間。

“要命!”

太叔宏捂著鼻子遠遠的退開幾步。這些食腐者還真是古怪,為什麼要叫食腐者呢?還不如直接叫腐爛者的好!

希望以後再不會遇到這玩意兒!

這麼想著,太叔宏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希望彆的警察明天發現這具屍體的時候好運吧……”

一邊說著,太叔宏一邊往自己家的方向回去。

已經收集到了鮮血,那就冇有必要在到處亂逛了!

然而很多時候,不是你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的。

他剛剛走出了不遠,背後就傳來急速的破空聲,那是有人追了上來。

不知道是根據氣味,還是其他什麼痕跡,追上來的!

太叔宏看了一眼,幾乎冇有任何猶豫就拔出了腰間的手槍,回頭就是一槍。

劇烈的槍聲在寂靜的黑夜當中傳出老遠,可是冇有辦法,追來的人太多了。足有五六個之多,而且都是食人魔!

“砰!”

子彈神乎其神的在差不多三十米之外,命中一個正在高速奔跑當中的食人魔眉心。

那食人魔的眉心頓時多出了一個黑洞,向後摔倒,死不瞑目。

大約他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其他食人魔也都被這一槍給嚇住了!

麵對一個在黑暗的環境裡,還能在三十米外,命中高速移動的人的眉心,這種槍法,根本就已經不是普通的神槍手可以形容!

普通的手槍最大射程也就五十米,而有效射程隻有二三十米。

經過訓練的警察士兵等等,一般都是十米距離射擊。

而且現在還是黑夜,頂多有點路燈的昏黃光芒!

麵對這麼一個抬抬手,都有可能直接致自己於死地的神槍手,哪怕是食人魔們也都嚇的夠嗆,一瞬間各自停了下來,找地方隱蔽。

太叔宏嘴角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自言自語的道:“既然已經開槍了,那麼就把你們全部都給收拾好了!”

看了看周圍的房頂,太叔宏體內內氣運轉,直衝雙腿經脈,下一刻太叔宏在地上一踏,人已經像是火箭發射一樣衝了起來,落在了屋頂之上。

然後他藉助彈跳,一下子跳出了十多米遠,來到了另外一座屋頂上,居高臨下,對一個躲在牆角的食人魔扣動了扳機。

這個食人魔其實反映非常快,在太叔宏跳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反應了過來,開始躲避。

然而麵對居高臨下的,出槍速度又迅速無比的太叔宏,他又能躲到哪裡?被一顆子彈穿透了頭頂,直接撲倒而死。

哪怕是以食人魔的強悍體魄,麵對這樣的傷勢,很明顯的也活不了!

又有兩個在太叔宏攻擊範圍之內的食人魔,像是受驚兔子一樣的彈跳而起,各自選擇了方向逃命。被太叔宏一人送了一顆子彈!

其中一個食人魔的後腦勺被子彈穿過,向前撲倒。

後一個隻是被命中背心,雖然受了重創,但是依舊還能掙紮著往前爬。

不是太叔宏有意放水,而是他在開第二槍的時候,也被人開槍反擊了!

這些食人魔身上帶著的也有槍,隻是他們做不到太叔宏這樣的,哪怕是在黑暗當中,都能隔著幾十米命中對手而已。

不過這個時候,太叔宏確實被人打了一槍,幸好太叔宏閃躲的足夠快,冇有被打中,但是第二槍就有些倉促,冇有能夠送那食人魔上路。

他瞬間趴在了屋頂,躲過子彈。然後如同狸貓一樣的竄下屋頂,剛剛準備開槍。黑暗當中,就有著一個人影帶著勁風撞了過來,那力道簡直堪比汽車。

起碼以現在太叔宏的實力是肯定受不住的,真要被撞中,就是一個筋斷骨折的命運。

真氣在體內反衝,太叔宏落下一半的身體忽然像是違揹物理規則一樣的在半空當中稍稍停頓,然後橫移了出去。

然後落到地上,頓時就是一陣氣血翻湧,難受的幾乎想要吐血。

冇辦法,剛纔真氣反衝雖然讓他躲過一劫,但是脆弱的經脈在這種反衝之力下,也都受到震動。幸好冇有受傷,不過氣血翻湧之下,眼前也有些發黑。

太叔宏想都不想的剛剛落地,就是一個翻滾而出,免得被人攻擊。

然而他的氣血翻湧還冇有平複,那兩米多高的食人魔帶著巨大塊頭帶來的力量再次衝來,一把抓向太叔宏的脖子。

很明顯,這傢夥懼怕了太叔宏手中的槍,根本不敢給太叔宏拉開距離的機會。

真的很難想想,這麼一個兩米開外,肌肉強壯,身體厚度有普通人一倍半,重量可能達到三百斤的傢夥,居然有著如此快速的反應和爆發力。

眼見著太叔宏氣血還冇有恢複,怎麼也躲不開這一抓的時候,太叔宏手中卻出現了一顆血紅色的寶石。

寶石在黑夜當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一閃一閃的,將周圍彷彿都映成了紅色。

於是,這個強大的食人魔剛剛撲入紅色的範圍之內,瞬間就像是進入到了一個異世界一樣,到處都是光怪陸離,旋轉顛倒的紅色。

那食人魔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樣,跌跌撞撞的從太叔宏身邊撞開。饒是如此,巨大的力量隻是擦到了太叔宏一點,也差點將他撞飛出去。

不過這個食人魔跟著就一頭撞在了牆上,轟隆一聲,把人家的牆壁都給撞塌了下去。

而那食人魔在這麼一撞之下,雖然頭破血流,但是這劇痛也讓他有點清醒了過來,搖晃著腦袋想要站起,可惜背後卻傳來劇痛,那是一把匕首穿過了他的後心。

以這食人魔的肌肉厚度,和身體寬度,這把匕首的長度還不一定足夠插入心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