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e2e5ac048bfb328bff3a87ab6cbb50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把匕首上上塗抹著陰影灰燼……今天晚上本來就是出來獵殺一些黑暗怪物的。所以,太叔宏當然提前有著準備。

所以這個食人魔中刀之後,渾身抽搐了一下,就再也爬不起來了。

“砰……”

槍聲傳來,太叔宏的肩頭一麻,接著纔是巨大的痛疼傳遍全身。

那是最後一個食人魔繞了過來,給了太叔宏一槍。

幸好距離二十多米,又是黑暗當中,否則這一槍很可能直接給太叔宏爆頭!

鮮血狂噴而出,在這一瞬間,太叔宏把受傷的右手中的手槍交給了左手,然後左手開槍,一槍命中那正準備再次射擊的食人魔眉心。

“砰!”

槍聲響過,最後一個食人魔仰天就倒。

這一次太叔宏連食人魔的鮮血都顧不得收集,運轉內氣封住傷口周圍血脈,很快鮮血就流的少了。

他迅速的轉移,雖然槍戰的時間很短,從頭到尾也就不過三兩分鐘而已。

但是太叔宏還是擔心,槍聲會引來其他的食人魔!

好在他離開的足夠快,藉助周圍黑暗的隱蔽回到了住處,開始收拾傷處。

雖然痛的齜牙咧嘴,但是太叔宏卻是忍不住笑道:“痛快,痛快!”

今夜可是一口氣解決了七個食人魔來著!

半個小時之後,當桑頓來到槍戰現場,看到了自己手下五個食人魔的屍體的時候,臉色已經黑如鍋底。

阿克卡萊還是很大的,他的黑手部隊三十個食人魔,分散到城中各處,哪怕是聽到槍聲趕來,也是需要時間的!

此刻桑頓看著自己手下的食人魔的屍體,臉色陰沉的可怕。

他身邊的那些食人魔們臉色也十分不好看。

這些屍體大部分都是頭部中彈,一發斃命。

可見這個槍手的槍法該有多麼的強大了!

要知道食人魔生命力強大,子彈如果不能射在要害位置。哪怕十七八槍,都很難殺死一個食人魔。

而這位神秘槍手的槍法卻是足以保證百發百中,甚至根據一些痕跡看來,這位槍手還是在機緣的距離上開槍。

黑暗中距離二三十米的距離,都能保證百發百中,這槍法簡直太駭人了。

這些食人魔們想到自己遇到這個槍手,恐怕都會是同樣被人一擊斃命的下場,臉色都難看的要命。

唯有一個食人魔是被人用匕首從後麵捅死的……也就是撞塌了牆壁的那個。

周圍整個街區都被封鎖,所有的住戶都被驅趕了開來。

外圍執勤的都是警察!

不知道那些警察們知道自己再給一些食人魔執勤,心裡會是什麼想法!

“首領,阿姆他們兩個屍體也找到了!也是被匕首給殺死的,看了傷口,和霍爾差不多!應該是一個人殺的!”

霍爾就是撞塌陷牆壁的這個食人魔。

七個了!

一夜之間,居然有七個手下被人殺死。其中包括霍爾在內,還有兩個都是一級食人魔。居然都被人給殺死。

這一刻,桑頓怒火中燒,一指一道的道:“守護者,一定是那些該死的守護者們乾的!他們又回來了!”

其他食人魔深表讚同,除了守護者之外,哪裡能夠找到兩個這麼厲害的高手?

冇錯,他們把太叔宏當成兩個人了。一個是彈無虛發的神槍手,另外一個是使用匕首擅長近戰的高手……

“還有,我們在阿姆屍體附近。發現了一具已經高度腐爛了的屍體,我懷疑那是食腐者!”

“什麼?食腐者居然也敢跑到我們阿克卡萊城來湊熱鬨!”桑頓驚怒交加。隻覺著一夜都冇有聽到任何好訊息。

他眼中凶光閃爍:“把那幾個目擊者叫過來,我要親自審問。”

太叔宏的戰鬥,終究是有周圍的膽大傢夥透過窗戶或者門縫看到了一些的。

手下知道桑頓想要做什麼,嚥了一口吐沫,有些為難的道:“可是戴裡克議員吩咐了,不許我們隨便在城裡吃人……”

他的話都冇有說完,就被桑頓凶狠的眼神給逼了回去。

於是那手下心驚膽戰,不敢再說,很快領了幾個人過來。

然後各種驚恐的慘叫就劃破夜空!

······

······

“鐺……”

一顆子彈被內氣逼出,掉落在水盆裡。

太叔宏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全身都已經被冷汗打濕。

隨著子彈一起噴湧出來的鮮血隻維持了短短兩秒,就停了下來。被內氣封住了傷口周圍的血管和經脈。

這也幸虧他修煉了內氣,否則的話,這次的槍傷想要處理起來,絕對冇有這麼容易。

饒是如此,此時太叔宏的內氣已經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足足十多分鐘之後,太叔宏才終於長長的吐出一口氣,整個人彷彿虛脫一般癱軟在地上。

不過他還是堅持著爬了起來,拿出一把陰影灰燼,吹入鏡中。

就有溫熱的感覺從身體最深處傳來,首先集中在了他的傷口處,加快著太叔宏的恢複速度,傷口麻酥酥的。

“這樣看來,頂多三天,我的傷勢就能恢複!”

而且,幸好太叔宏反應的快,中彈之後及時的用內氣封閉了傷口,否則現場如果留下鮮血就不好了。

這個世界,肯定有著各種用鮮血追蹤定位之類的法術。

自從上次被那修爾大師隔空感應施法之後,太叔宏對於這種事情就格外在意。

儘量不會在外麵留下任何自己的資訊物……包括,鮮血,頭髮,指甲,乃至於貼身衣服之類。

甚至就連陰影界那邊,太叔宏都做了防範。

防止有人通過陰影界來追蹤感應自己!

······

······

“還沒有聯絡上麼?”

托利卡因,北方商業聯盟總部。也是大陸守護者總部的所在。

守護者總部當中的安全主管麥考林皺著眉頭問道:“還沒有聯絡上那個格羅爾斯麼?”

在麥考林麵前的是一位守夜人,叫做拜拉席恩。

此刻,麵對麥考林的詢問,拜拉席恩一臉苦笑:“我都懷疑那傢夥是不是死了?

我已經通過陰影界找了他三次了,都冇有感覺到他的任何氣息……或者,你們留下來的血液樣本是不是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