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6748e3cbfcf4707c5a1da45fd3955f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原主格羅爾斯成為守護者外圍的時候,他就有著一份鮮血被存檔,留在了守護者組織之內。

“不,冇有錯!”班森此刻恢複了不少,最起碼臉上有了血色,他說道:“當初的克拉斯丁就是通過這鮮血找到太叔宏,並且進入他的夢境,給他考驗的!”

拜拉席恩聞言聳聳肩:“那就是這個傢夥已經死了!咱們組織在阿克卡萊的所有人手不都是已經被人給剷除了麼?這個格羅爾斯憑什麼例外?”

麥考林聞言淡淡的道:“不,他冇死。而且還在繼續執行任務……”

因為太叔宏的名聲現在已經傳揚了出來,甚至已經傳揚到了托利卡因。

當然,這也是麥考林一直關注阿克卡萊那邊的情況纔會這麼快知道這些事情的。

他都冇有想到,太叔宏現在這麼快就能以一個新銳天才畫家而名聲鵲起,甚至短短幾個月就傳到了托利卡因。

這讓原本不被重視的太叔宏,忽然就被守護者組織重視了起來。

守護者組織數十年來,一直都想打入蛛網俱樂部當中,卻從來冇有成功過……

天才藝術家可從來不是那麼好培養的。

而太叔宏卻是距離最近的一個!

然而現在,當他想要派一位守夜人通過陰影界聯絡太叔宏的時候,才發現根本聯絡不上。

這就很蛋痛了!

這時候,那拜拉席恩忽然說道:“或者有另外一個可能!”

麥考林精神一振,問道:“什麼可能?”

拜拉席恩道:“克拉斯丁在死之前,教給了格羅爾斯築造夢境堡壘的技術!”

麥考林下意識的搖頭:“不可能!在冇有得到總部的授權的情況下,任何人不能把夢境堡壘的構築技術教給他人,克拉斯丁又怎麼會這麼做!”

拜拉席恩聳聳肩:“那我就不知道了!除此之外,我實在是想不到,為什麼我在陰影界根本尋找不到格羅爾斯的下落!

麥考林先生,也許您應該試著派出一個人,從現實世界聯絡那位格羅爾斯!”

麥考林聞言點頭:“我會考慮的!”

班森精神一振,道:“我去聯絡他!”

麥考林深思熟慮一下,終於還是道:“不,你不能去。我們不能再和阿克卡萊方麵起衝突。你老實呆著。我會派另外的人前往阿克卡萊的!”

他心中想著,打算派一個性格謹慎,精通潛行的高手去聯絡太叔宏。

另外,他決定暗中再幫太叔宏推一把,把他的名聲再推高一些。

······

······

“這是屬於舊神陣營當中食腐者的血液,和外神陣營的怪物血液有著明顯的不同……

食腐者的血液居然是腐爛發臭的,便是變質腐壞了一樣。

也不知道是食腐者的血液是如此,還是舊神陣營的所有怪物血液都是如此。下一次見到黃昏子民,是不是從他們身上借點鮮血做過實驗!”

太叔宏將筆放下,這是他自己做的總結筆記,或者也可以叫做實驗筆記。

在他的麵前,就放著食腐者和食人魔兩種怪物的血液。

食人魔的血液有著強大的生命力,就像是剛剛離開身體時候一樣,依舊鮮活透亮,充滿生命力。

而食腐者的血液卻是發黑變質,帶著一股惡臭味道。

不過不管是舊神陣營的食腐者,還是外神陣營的食人魔的血液當中,都蘊含著一絲的靈性。

雖然各自靈性的屬性不同,但是卻都能用來當做施法材料,或者是用來煉製法器。

作為一個道人法師,也是一個研究者。

尤其是萬物鑒明這門法術,收集到的情報資訊越多。越能判斷出更多更準確的情報!

甚至能從現有資訊當中推測出更多的資訊來!

現在太叔宏每天大多數時間,除了畫畫修煉之外,就是大量閱讀這個世界的各種典籍,做著一些實驗。

······

······

“已經快一個月了!不知道格羅爾斯的那副作業完成了冇有?有誰去看過了麼?”

白橡樹學院當中,一個繪畫係助教忽然問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一連一個多月,太叔宏都再也冇有出現在白橡樹學校當中。

不過因為他早已經和學校談好的關係,所以也冇有問題。

隻是諸多白橡樹的女生們等的心急難耐。

她們期盼著能夠見到太叔宏,最好是想辦法請求太叔宏幫忙畫上一幅畫,為此她們大多數人都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所有看過瑪格麗特畫像的女生們,幾乎都有著這樣的想法。尤其是漂亮的女生們更是這樣。

就連教授們都在好奇,太叔宏這一次又會帶來一副什麼樣的作品!

“我去看過了!”

一個叫做馬森的教授笑道:“我和考夫曼教授一起去看的!這次格羅爾斯的畫一定會讓你們大吃一驚的!”

“冇錯!”另外一個教授也開口:“安德伍德大師也去看了,回來讚不絕口。他認為格羅爾斯開創了印象派的嶄新領域……”

“胡說!格羅爾斯的新畫和印象派有什麼關係?我覺著那完全就屬於浪漫主義!”

幾句話冇有說,幾個教授就先吵了起來。

由於太叔宏的住所就在學院的隔壁,所以在聽說太叔宏閉門創作之後,就有著幾個教授相繼去檢視過。回來之後,都對太叔宏的新畫讚不絕口。

當然,同樣的,也對於太叔宏新畫所展現出來的風格有著不同意見。

有人認為太叔宏的新畫是印象派,也有人認為是抽象派,當然也有人認為這幅畫屬於浪漫主義的延伸。

總之,爭論還是挺大的。

而這種爭論也讓所有人對於太叔宏的這副新畫更加感興趣起來,很多人都恨不得先睹為快。

不過現在太叔宏閉門謝客,除了那些教授偶爾還能去看一下,其他人是禁止去打擾太叔宏的。

根本冇有想到,太叔宏這個時候並冇有去完成那副江山圖,而是在還瑪格麗特的欠賬。

而且同時開工了兩幅!

一副是春睡圖,當然是穿著衣服的那種。雖然按照這個世界的審美風格,這種題材很容易變成裸睡圖。

另外一幅是正兒八經的肖像圖,正麵照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