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0f72a3713a8d3c730e14844c0b773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雖然瑪格麗特並冇有在眼前做模特,但是太叔宏卻可以憑藉腦海當中的印象來完成。

油彩在太叔宏手中彷彿賦予了一種魔力,似乎能夠在畫布上麵看到了光。

這種光影效果和透視效果是太叔宏現在研究最多的,也是前世畫法當中所缺少的東西。

此刻太叔宏畫的輕鬆,這說明他的傷勢已經好了差不多了。

陰影灰燼壯大體魄,在恢複傷勢方麵也有很好的效果!

這段時間,不隻是修煉進展迅速。就連繪畫技藝也有了不少突破。

他現在是白橡樹學院最為重視的天才學生,有資格去參觀一些大師級彆的作品。

那都是這個世界油畫史上開宗立派的大人物的真跡。

前世的技法理念和這個世界的油畫技術融合在了一起,互相激盪,讓太叔宏的繪畫水平越發水漲船高。

當然,現在太叔宏給人家瑪格麗特畫肖像,當然不可能使用那些亂七八糟的風格技巧,比如什麼抽象野獸表現之類的。

就是實打實的寫實,然後帶上了唯美浪漫的色彩。尤其是那種光線的運用,讓瑪格麗特越發美麗動人。嗯,比真實的人還要美麗動人。

就好像還有一個世界當中,有著一門叫做電影的藝術。某導演為了拍傾國傾城的回眸一笑,除了正常打光之外,另外打了四層光。

以至於讓光線都有了層次感,原本讓人看來長相多少有些怪異的女演員在這一刻,多少還真有些傾國傾城的意思。

陷入在創作的激情當中,總是讓人無法自拔。太叔宏一開始作畫起來,往往就忘記了時間。

一直到天色漸晚,太叔宏才舒了一口氣,放下畫筆,清洗了一下雙手,活動活動筋骨。然後來到窗邊,往外望了一眼。

能夠看到,最近這幾天,白橡樹周圍就連警察巡邏都好像多了不少。

那都是上次太叔宏在半夜在城中一場槍戰的緣故!

阿克卡萊還是多少年第一次,有人在城中槍戰的……

雖然不知道在背後驚起了多少風浪,但是太叔宏也不太在意。

走下樓去,立刻就有管家模樣的人走了過來:“格羅爾斯先生,您需要用餐麼?”

太叔宏微微點頭,於是不過兩分鐘,食物已經送到了他的麵前。

原本太叔宏是冇有打算請仆役的,但是後來發現冇有仆役還真是不方便。尤其是太叔宏一畫畫起來就忘記時間的情況下,所以格倫先生還是幫他請來了管家仆役。

最後,太叔宏還是接受了這份好意。畢竟,太叔宏現在的錢,應該也能請得起管家傭人了。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很快倫道夫就被人請了進來,他大笑道:“格羅爾斯,我早就和你說過,你能出名的。但是我都冇有想到,這麼快,你就出名了。看看今天的《大陸藝術評論》,裡麵就有對你的評論,還都是誇獎!”

太叔宏微微一愕:“《大陸藝術評論》,那不是托利卡因那邊發行的麼?怎麼會這麼快就知道了我,而且還發表了評論?他們什麼時候見過我的畫了?”

《大陸藝術評論》當然是一本雜誌,而且還是一本相當權威的藝術雜誌。

居然這麼快的就對太叔宏的畫作做出評論,這著實讓人預想不到。

不過太叔宏並冇有急著去看倫道夫帶來的這本雜誌,因為他能夠看出倫道夫那大咧咧的外表之下掩蓋的一些不太自然。

剛纔一進門的肆意大笑也不過掩飾自己的心虛底氣不足罷了。

畢竟,現在兩個人的身份地位差的有點遠。

不要說什麼身份地位不重要之類的屁話,人本來就是社會動物!

當然,幸好太叔宏是真正的並不在乎這些。他是一位修道之人,現在不過暫時混跡紅塵而已。

所以,太叔宏就笑了起來,很隨便的道:“倫道夫,吃飯了冇有?過來,陪我吃一點。我都餓死了,今天畫了一天的畫,都忘記吃飯了!”

倫道夫的臉上這才露出一絲放鬆的笑容,卻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不,不用了。我已經吃過了。我就是過來和你說一聲《大陸藝術評論》的事情,裡麵對你可是非常讚賞!這就有助於你豎立畫壇地位!”

太叔宏不以為意,畫畫隻是自己的愛好。名氣是能夠讓自己賺錢吃飯,還有混入那個蛛網俱樂部當中。其他什麼的就無關緊要了!

又勸了倫道夫幾句,那倫道夫堅持還是要離開。

於是太叔宏想了想,讓管家拿了兩千塊錢來送給倫道夫。

倫道夫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最終還是收下了,訕訕然而去。

和太叔宏,或者說是和原主格羅爾斯不同。倫道夫這傢夥是真的冇有什麼繪畫天賦……他現在是真正的窮畫家,吃了上頓冇下頓的那種。

太叔宏作為一個已經發達的朋友,最後的支援當然不是用嘴皮子鼓勵。而是實打實的金錢資助。

至於會不會傷到倫道夫的自尊心什麼的……作為一個實用主義者,太叔宏覺著,麪包還是更重要一點。

雖然這有可能讓自己失去一位真正的朋友!

不過這份友情更多的繼承於原主格羅爾斯,而不是他自己!

看著倫道夫離去的背影,太叔宏若有所思:“已經拖延了這麼久了!明天也是該將新畫送到學院去了!”

他這麼想著,第二天一大早,終於將早已經畫好的江山圖帶到了白橡樹學院,很快就再次轟動了整個學校。

這是一幅融入了水墨畫風格的油畫,當然,由於是純粹的風景畫,所以對於女生們的吸引力並冇有那麼強烈。

但是對於學繪畫的學生和老師們來說,簡直就是瘋了!

太叔宏的前兩幅畫,不論是月下女神,還是瑪格麗特盪鞦韆。雖然風格上都有突破,但是更大的是技法上的突破。用光影來創造出完美的動感和美感。

而這幅畫江山圖,卻就是完完全全的美術風格上的巨大突破了。

以前世山水畫的美術風格融入這個世界的油畫技法,所帶來的是彷彿開天辟地一般的審美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