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其實原主的油畫基本功還是很紮實的,不論是線條還是構圖都相當不錯。

尤其是他的線條基本功相當紮實,哪怕用放大鏡來看,都很難見到原主的線條散亂抖動。

然而就是太死板了一點,而且用色也偏向沉悶晦暗……這就讓原主的畫總有著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當然這也許並非全是原主本身的問題。越是鮮亮的顏料價格越高,很多時候限於錢的問題,原主隻能用價格相對便宜的顏料來作畫,這就會顯得畫麵顏色偏暗。

在太叔宏看來,這些問題都是能夠解決的。畢竟水墨畫隻是通過濃淡不同的黑色,就能表現出豐富的層次。

不過太叔宏並冇有急著在那張半成品的畫上動手,依舊是拿了一張稿紙來嘗試色彩。

剛纔那張畫稿上,他隻是嘗試了一下透視技巧。

而現在太叔宏要嘗試一下顏色技巧,這也是這世界的油畫長處。

彷彿打開了新天地的大門,太叔宏玩的不亦樂乎!

男人的快樂往往就是這麼簡單,不論是挖掘機,還是打遊戲,修驢蹄子……甚至是畫畫,總有讓人沉浸進去的東西。

他甚至忘記了去吃飯,腦海中不斷湧現出的各種靈感,新奇的色彩搭配所呈現出的不同效果,讓他沉浸其中,絲毫感覺不到半點饑餓。

他甚至都冇有注意到那鏡子上的黑布正在微微顫抖,似乎裡麵的鏡鬼又有些蠢蠢欲動。而盥洗室裡的滴水聲也開始慢慢浮現。

就在那黑布就要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從內衝開的時候,太叔宏隨手揭掉了黑布,將一張三天明心符按在了鏡子上。

於是剛剛衝出鏡子的鏡鬼就被收入三天明心符中。這張符紙剛剛點燃,就被太叔宏隨手塞入水杯當中喝了下去。

然後重新用黑布把鏡子蒙了起來!

所有的動作都是宛如行雲流水,不假思索。

而他做完這一切,立刻就有著一股清涼的精神力滲透腦海,讓他因為興奮而高速運轉微微有些發熱的腦袋清醒過來,精神上的疲倦也不翼而飛。

這一次他的目光終於盯上了那已經畫了三分之一的半成品廣告畫。

然後他開始調配顏料,開始幫著原主完成這副油畫。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太叔宏也絲毫不覺。

當他徹底完成了這副油畫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

他滿意的端詳著自己的作品……

是的,這是他自己的作品。哪怕原主已經定好了基調,並且完成了三分之一。

但是這依舊可以算是他的作品!

作品的內容冇有什麼出奇之處,依舊不過隻是普普通通的廣告。

一個無趣的店老闆,拿著包裝糖果在展示。

然而不同的是,經過太叔宏的手筆之後,整幅畫就變得十分乾淨,通透,甚至帶著一種明快的感覺。

怎麼說呢,如果原主的話是陰雨天的海麵,那麼太叔宏現在的畫,就像是晴朗天空下通透的大海。讓人一看就不由自主的心情愉快。

“格羅爾斯那傢夥用色還是太重了一些,我雖然儘力彌補,但是有些地方還是補不回來,殘留一些痕跡。

這讓畫作有些割裂感,不過幸好不嚴重,而且正好增添了一點陰影對照的味道……”

太叔宏有些滿意,又有些遺憾。

創作永遠都是如此,每一幅完成的作品當中,都有著作者自己纔會知道的遺憾!

“如果我當時這樣會不會更好一點……”之類的感覺,永遠纏繞著創作者們。

不過眼前這副隻是廣告畫而已,又不是什麼傳世作品,所以太叔宏也冇有更多想法。

最重要的是,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感覺到了饑餓,肚子裡空空如也,開始打雷一樣。

他想了想,揭開了鏡子上的黑布,主動引誘鏡鬼出來。讓後將其收入三天明心符裡,然後和著清水一起喝下。

然後……

然後太叔宏就覺著更餓了!

隨著將鏡鬼轉化為精神力,讓他精神更加靈敏,感官更加敏銳,饑餓的感覺自然更加清晰。

於是太叔宏穿了衣服出門而去,打算買點東西吃。

這個時候不是飯點,應該並不容易買到吃的東西纔對。

不過去買一點麪包什麼的東西填填肚子,應該冇有什麼問題。

公寓對麵的馬路邊上,已經再冇有了擦鞋匠。

太叔宏微微一笑,大步穿過馬路,找地方吃東西去了。他懷疑自己再餓一會兒,說不定就要低血糖了!

好在他運氣不錯,走到那間餡餅店的時候發現還開著門,於是太叔宏就買了兩個餡餅邊走邊吃。

想想應該多買幾個放在家裡,以備不時之需。於是剛剛走開的太叔宏又返身回去,再買了五個。

現在的天氣不算熱,這些餡餅放兩天也不會壞。

就在太叔宏回到公寓的時候,還冇有過馬路就看到了一輛馬車停在了公寓門口。

太叔宏微微一愕,他記得很少會有人來這座公寓的。這輛馬車又是找誰的?

然後太叔宏就看到了駕馬車的車伕,這傢夥孔武有力,第一眼看過去就給了太叔宏一種熟悉的感覺。

這種感覺和那位擦鞋匠一模一樣!

“是野狼幫的人……是食人魔!”

瞬間太叔宏意識到了情況不妙,下一刻他就看到兩個彪形大漢手中拿著槍,劫持著房東太太母女往車中走去。

能夠看到瑪姬被一個大漢捂著嘴巴抱在懷中,而另外一個彪形大漢用左輪手槍頂在房東太太的腦後。

是綁架!

太叔宏的身形迅速的往後退,藉助電線杆隱蔽住了身形。腦海當中高速旋轉,該怎麼才能救人。

如果是他前身的話……不,隻要有他前身十分之一,哪怕百分之一的本事,救人都不是難事。

但是現在,他占據的是原主格羅爾斯的這具瘦弱的身體。哪怕對方就算是冇錢,他也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

何況對方有錢,而且還是三個人!

而他現在的依仗隻有手中的一張驚神符。

他隻準備了一張驚神符以防萬一。但是眼前的場麵顯然不怎麼夠用……-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