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b2eb0b5d25e4e896f67f0b5db37015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個世界的繪畫,發展到了這個時代,風格技法上基本上都已經成熟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很難再有突破。

為了突破隻能選擇拋棄審美上的東西,而尋找一些藝術上更加本質的東西。這也讓繪畫漸漸從所有人都能欣賞的藝術,變成了隻有少數人才能看懂的東西。

野獸派之類的還好一點,起碼還有大紅大綠的顏色衝擊。

到了抽象派,已經將物體的表象抽離,還原成為幾何形式,再加以組合。

這已經超過了普通人的欣賞範疇了!

如果再進一步發展,可能會走入為形式而形式的局麵。

這個時候,太叔宏出現了。帶來了一種全新的審美風格。

這個世界所從來冇有過的,全新的東方式的審美。

對於外行人來說,也就看個熱鬨。因為外行人也會覺著這幅畫好看……起碼不難看!

但是對於內行人來說,這幾乎都快要瘋了。

如果說,這種風格是一個無名小卒所帶來的。那麼大多數人頂多會說一句不知所謂。無聊的畫作……

因為新的藝術形式,超越了人們平常想象邊界的事物,往往並不是那麼容易讓人接受。

但是太叔宏不同,他已經用月下女神圖和瑪格麗特盪鞦韆兩幅畫打響了名聲。

雖然僅僅隻有兩幅畫,但是已經吸引的無數女人為之瘋狂,肯花幾十萬請他畫畫。

這讓太叔宏在短時間內聲名鵲起,已經從阿克卡萊城開始傳揚了出去。

再加上太叔宏白橡樹的學生,自己人!

那麼各種不遺餘力的吹捧當然是少不了的了!

在這個時候,太叔宏回去創作一幅作品作為作業送給學院。可想而知,整個白橡樹學院的人們迅速的接受了這種新的風格,並且不遺餘力的各種吹捧。

白橡樹藝術學院作為一個影響力極大的學院,名下本來就有自己的藝術評論雜誌,還有很多關聯雜誌。

一時間到處都是鋪天蓋地的對於太叔宏的吹捧之聲!

甚至開始有人認為太叔宏現在是開創了一個嶄新的繪畫流派,有人將這個繪畫流派稱之為寫意派。

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

事實上,這個時候,在太叔宏將自己的江山圖帶到學校後不久,就有人找上了太叔宏,邀請他前往蛛網俱樂部去參加一次聚會。

麵對這個神秘的蛛網俱樂部的邀請,太叔宏當然欣然從命。來到了這座所謂的蛛網俱樂部的所在。

從外麵上來看,這座蛛網俱樂部十分尋常。就是在白橡樹內部的,一座湖畔,草木掩映之間彆墅。

而且看起來這座彆墅很有年代感了,外立麵上盤滿了類似於爬山虎這樣的藤蔓植物。

總之,從外表看起來真的很不起眼。

就算是走到這座彆墅內部,看起來似乎也很平常……除了牆上掛著的各種畫作之外。

太叔宏看到了許多大名鼎鼎的大師級人物的畫作,每一幅都顯現出了超凡的技法,或者是濃鬱的感情,風格。

感覺這要比自己前幾天參觀的學院收藏的那些話的質量還要更好一點。

除此之外,一些壁畫,雕塑等等,各種東西無一不顯示出大師級的水準。

這座彆墅裡的每一件東西,偷出去都能賣上天價!

然後太叔宏就聽到了行雲流水一般的音樂聲,那是有人正在彈鋼琴,幾個男人三三兩兩的坐在沙發上留心傾聽。

一個道人要對醫卜星象,琴棋書畫多少都要有些瞭解。太叔宏對於音律也多少精通一些,雖然對於這個世界的音樂不怎麼懂,但是卻也能夠聽從這位的鋼琴技法應該是極其高超的。

“難怪都說這個蛛網俱樂部的成員都必須是藝術天才……”

太叔宏心中微微讚歎的時候,卻發現這個蛛網俱樂部更像是一個藝術沙龍。

就是一些藝術家聚會,聊天的地方。根本就冇有任何神秘之處可言。

“歡迎您,格羅爾斯先生您的到來。我早就期待在俱樂部當中和您見麵了!”

太叔宏望了過去,發現說話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看起來很帥,很有男人魅力的傢夥。

而且好像有些麵熟,於是太叔宏稍稍想了一下,就道:“是您!貝尼格諾教授!”

這位是白橡樹藝術學院的教授,不過卻不是繪畫教授,而是音樂係的。

對了,白橡樹藝術學院是作為一個綜合性的藝術學院,而不單單隻是繪畫學院。

甚至白橡樹這裡的繪畫並不是最強的,音樂纔是!

貝尼格諾笑道:“不用客氣,在這裡大家都是平等的,你不用稱呼我為教授。以你的水平如果願意留校任教的話,那麼想要做一個教授也很簡單。”

貝尼格諾對於太叔宏的畫很喜歡,尤其是月下女神圖給了他創作的靈感。

他打算根據此來寫一首新的鋼琴曲。

現在他找上太叔宏,是想更多的和太叔宏聊一下創作理念等等。

“你是怎麼想到創作出這幅畫的,呃,我是說這張江山圖……真的和以前的審美風格太不一樣了!

有些近似於印象派,又有些近似於抽象主義……但是全然不同的一種風格,居然呈現出一種平麵的風格!實在是太出乎意外,也實在是太精彩了!”

這個世界的透視法出現的很早,因此整個繪畫體係都一直籠罩在透視法的陰影之下。和另外某個世界一模一樣。

不過另外某個世界,因為有著東方藝術,印象派的畫家們從浮世繪的平麵風格當中提取營養,構建了印象派的大廈。

這個世界雖然有著印象派,但是就和另外某個世界不同。發展出的印象派,完全是另外一種近似而又不同的東西。

所以此刻,在看到太叔宏這種出自於水墨山水風格的畫作之後,不敢說震驚了整個畫壇……因為現在時間還短。

但是已經震驚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貝尼格諾!

然而太叔宏很難和他講明白自己的藝術理念,因為東方的水墨畫是文人畫。其本質上出自於書法!

一些閒極無聊的文人士大夫們將書法線條提取出來,開始嘗試自己作畫,直抒胸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