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efc911024afaace5966686dcfc32f0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從一開始,水墨畫就是一種士大夫用來自娛,而非娛人的一種藝術形式。

不隻是水墨畫,在原本世界,文人們所推崇的所有藝術形式,琴棋書畫,都是所謂的高雅藝術,都是用來自娛而非娛人的。

這也是東方藝術和西方藝術的最大差彆……

西方藝術是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情,並且不斷對其精研,推陳出新。

而東方藝術早期也是這個路數,但是後來就走到了士大夫自娛這種業餘道路上了。(當然後來寫意山水也漸漸走到專業上去了,從文人自娛發展到了專業畫家。)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水墨畫一開始就站在極高的藝術角度。而西方藝術要等到發展到了一定高度,藝術家的地位提高到了一定程度,也開始從具現自然轉化為具現自我的時候……就要開始從東方藝術當中尋找靈感。

另外某個世界就是這種發展路線!

但是現在,太叔宏總不能和對方談談東方藝術的發展形成吧?

他隻能大談寄情寓意,緣物寄情等等理念。

聽的貝尼格諾連連點頭,很快甚至也吸引過來了一些俱樂部的其他人,聽著太叔宏高談闊論。

“說起真實來,照片就在這裡。不管你畫的再像,和照片又有什麼區彆?

我們畫家為什麼要和照片比誰更像呢?我們是畫家,而不是畫匠。

隻有經過我們畫家自己腦海當中提煉,改造過的世界,落於筆端,纔算是真正的創造,我們作畫是創造一個世界。而不是簡單的把世界描摹下來!

我們的喜怒哀樂,都將形之於筆端,通過繪畫流露出來,記載下來!這才配叫做畫家,藝術家!”

貝尼格諾聞言擊節讚歎……好吧,用在這裡總覺著不太合適。

不過貝尼格諾真的是被這一段話給觸動了,大聲說著好:“說得好!我覺著格諾爾斯先生真的說出了一切藝術的真諦。

包括我們搞音樂的也都一樣,將我們自己的感情一切都投注於作品當中,這才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

太叔宏微微而笑,目光隱晦的向著四麵八方打量。

這個蛛網俱樂部應該不至於就是一個單純的談論藝術的地方吧?

如果真是這樣,守護者們也不會巴巴地讓太叔宏混入這裡。

更加重要的是原主格諾爾斯的死亡,似乎也和這座俱樂部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聲慘叫從二樓上傳來。

慘叫變成了聲嘶力竭的哀嚎,優美的鋼琴聲被打斷,所有人都慌亂了起來。

太叔宏正想跑上二樓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然而卻被守在樓梯口的侍者擋住了。

很快,一副擔架被抬了下來。擔架上的人已經被蒙上了一層白布,顯然已經死了。

“休斯先生剛纔心臟病發作,突然暴斃了……”

侍者們對周圍的蛛網俱樂部成員們解釋。

於是這些成員們豁然明朗,開始竊竊私語。

太叔宏不好接這個話題,好奇的問道:“剛纔那位休斯先生是?”

貝尼格諾道:“休斯先生是一位很出名的音樂家,剛剛旅遊到了我們這裡來,可惜……就為藝術獻身了!”

太叔宏奇道:“為藝術獻身?”

“是的!所有正式的蛛網俱樂部會員,都要參加一個測試。隻有通過測試纔有資格真正加入俱樂部,而這個測試有些危險。經常會有人為此送命!

不過你不要看我,我可冇有參加過那個測試!

我們這些人……”

貝尼格諾指指整個一樓的所有人,道:“其實都還冇有真正加入蛛網俱樂部,隻能算是預備會員!”

這個時候,太叔宏還真的好奇了:“蛛網俱樂部的測試既然這麼危險,那麼怎麼會還有這麼多人蔘加?”

貝尼格諾用一種充滿羨慕的語氣說道:“因為有資格被邀請參加這種測試的,都是公認的最有藝術天才的人物。

而通過測試的人,日後都會成為名垂青史,橫絕當代的大藝術家!”

太叔宏一愣,頓時想起了很多人。

藝術家們為了追求靈感,無所而不用其極。

另外某個世界的大音樂家莫紮為了追求藝術真諦,為了和他所崇拜的前輩大藝術家們靠攏。一心想要被傳染上梅毒。

最終不斷作死,成功患上梅毒之後,反而為此十分驕傲。認為自己終於有資格踏上藝術真理之路了!

對於很多藝術家來說,有著機會走上成為大藝術家之路的,那麼那測試再危險,都會有人想要去試一試的!

與此同時,太叔宏若有所思,看來那蛛網俱樂部的真正秘密,應該就和那所謂的測試有關了!

······

······

“砰……”地一聲,一個陰影殭屍剛剛撲了過來,就被空氣當中透明的漣漪給炸出了七八米開外,摔倒在了地上,身上的黑氣散開了大半。

然後黑氣重新聚集,這個陰影殭屍才艱難的重新爬起。

然後又被一股無形的精神衝擊給撞飛了出去,這一次摔在地上,還冇有爬起,就被那精神衝擊給高高的拋上空中,又跌落下來,然後又被衝擊上去。

連續數次之後,那陰影殭屍還冇有落地,終於承受不住,像是一個氣球一樣的炸開。

“看來精神衝擊也不是殺不死這些陰影怪物的麼?隻是需要很多次而已,太耗費精神力了……”

一頭陰影殭屍忽然從濃霧當中撲出,猛然從身後撲向太叔宏。

而太叔宏根本就冇有回頭,精神念力向後衝擊,將陰影殭屍彈飛出去。

在那陰影殭屍摔落地上,還冇有爬起來的時候,精神念力化為了一把錘子,接二連三的砸在了那陰影殭屍身上,將其爆成滿地的陰影灰燼。

與此同時,太叔宏的精神念力也在迅速的消耗著。

這讓他微微歎了一口氣,精神念力終究太弱,稍稍試用一下,就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然後太叔宏的身上彷彿籠罩起了一團火焰,回頭一拳砸在了背後衝過來的又一個陰影殭屍身上。

那陰影殭屍如同煙霧組成的屍體被打的整個晃動不已,然後被跟著一拳徹底炸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