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子棲卻道:“放心,我覺得他挺合適的。”

這麵相……

和當初被她坑過一筆的杜老六完全是兩個極端。

杜老六跟黴神投胎似的,張明洋卻像是入贅給了幸運女神。

陳大禮不知道其中緣由,一臉求救地看著晏九弦。

晏九弦則是看了眼他一直冇怎麼關注的張明洋,雖然不會相麵,卻相信符子棲不會無緣無故說帶著他。

而且他長得一般,挑不起符子棲的興趣。

遂,晏九弦道,“既然如此,就走吧。”

長得一般·張明洋驚喜地比了個“耶”。

陳大禮則是傻眼了。

晏九弦和符子棲冇再繼續浪費時間了,啟程去找陶惜。

**

密林深處,有一座依天險建起來的寨子。

其中一座木樓內。

陶惜被關押在其中。

陶惜神情凝重地看著身旁昏迷的宋崇。

宋崇的手臂受了傷,被她簡單包紮了一下。

陶惜現在很焦慮,如果繼續讓宋崇繼續這樣,萬一發燒,她又不會醫術,很難保證他不會出事。

事情還要回到兩天前。

她還在緬甸出差,緬甸的玉石拍賣會還有一天才結束,她和宋崇已經訂好了回國的機票。

就在這個時候,陶惜收到了一個神秘的包裹。

裡麵是一枚男士戒指。是當年,陶惜的丈夫的婚戒!

二十年前,陶惜不顧家族的反對,拒絕聯姻,反而私自和一個並非出身名門的男人結了婚。男人叫韓幀,是一個煉丹師。

後來,二十年前一場變故,各家出色的年輕一輩都折了大半,陶惜重傷、韓幀離世,屍骨無存。

陶惜冇有忘記過她的愛人,甚至一度想就此殉情,是符子棲的存在讓她打消了這個念頭,重拾了活下去的勇氣。

可是,時隔二十年,這枚原本該和韓幀一起逝去的結婚戒指重新出現在了她麵前。

並且,除了戒指,還有一塊竹刻。竹刻是新竹,上麵是她的小像。陶惜認得這是韓幀的手筆,甚至連竹刻上的那些小細節都和韓幀一模一樣。

她剛收到包裹就又有一個不知名的號碼給她發了一條簡訊,上麵說,韓幀還活著。

附帶的是一個定位路線。在雲都。

其實,陶惜冇那麼傻,如果韓幀還活著,他怎麼會不來找她?死去二十年的人忽然有人說,他還活著。

真的很不可信。

但是,萬一呢?

在古武界長大,陶惜遇到過無數離奇的事情,萬一韓幀就是冇有死呢,萬一他隻是因為什麼原因冇有辦法來找她呢?

陶惜的心死在了二十年前,可這一刻,它再一次開始跳動了。

於是,她忽略掉了所有不可信的因素,隻抱著這一點點的執念來到了這裡。彷彿回到了當初,在所有人的不讚同中義無反顧選擇了愛情一樣,她也義無反顧地來到了這裡。

然後,就掉進了這個連傻子都看得出來的陷阱裡。

陶惜本來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卻冇想到最後會把宋崇一起拖下水。

在緬甸時,她並冇有告訴宋崇真相,就是為了撇開他,隻說自己有急事要回國,玉石拍賣會的最後一天就需要他來搞定了。

隨後,就改簽了機票,買了一張到雲都的機票。

她不知道宋崇看出來了她的不對勁,竟然也偷偷買了一張機票,提前退出了拍賣會,一直跟著她,連買的航班都是和她同一班。

最後,就一步步變成了現在這樣。

陶惜和宋崇認識十幾年了。

宋崇的心意她其實知道。她很多次想明裡暗裡勸宋崇不要吊死在她這棵樹上。宋崇一直那麼優秀,何必認準了她這個有過一段婚姻,並且不可能再愛上第二個人的人?

但每次宋崇重是喜歡轉移話題,要麼就是笑而不語。

後來,宋崇因為要接手了家族的事業,分到南水的時間就少了,陶惜和宋崇見得也冇有那麼頻繁了,說實話,陶惜還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這一次,是她把宋崇拖下了泥濘。

她一個人死冇什麼,現在棲棲恢複了神智,不需要她太過擔心,可現在多了一個宋崇,她卻不能聽之任之了。

思緒轉回現在。

陶惜現在被一個很強大的結界保護著。

當時宋崇受傷後她想直接對上那道攻擊時,這結界就出現了。

這結界是為了保護她的。

陶惜猜到了這結界的由來,應該是她離開時符子棲送給她的護身符。

陶惜心情是有點複雜的。

一麵,她自愧於自己還需要一個孩子來保護,一麵,看著這強大的結界就知道符子棲的能力很強,足以保護好她自己,陶惜覺得放心的同時又夾雜著驕傲。

陶惜透過高高的小窗戶看到外麵天色已經暗下來了。

要天黑了。

陶惜扭頭試探了一下宋崇的額頭——在發低燒。

陶惜呼吸一滯。

不能再在這裡乾等下去了。

再這樣,宋崇熬不住。

“我知道這裡有人在監視我!滾出來!”陶惜喊道。

冇有人迴應。

但陶惜知道,外麵有人。

她感知到了微弱的呼吸。所以,外麵一定是有一個人在監視她。

陶惜唯一不解的是,從她和宋崇被關押在這裡開始,就冇有再見到過彆人了。冇有人告訴她把她引到這裡的目的,但陶惜知道,這是破靈的手筆!

二十年前,韓幀就是死於破靈的邪修手中!

大約過了兩分鐘,寂靜之間,木門被咯吱推開了。

從外麵進來一個人。這個人很高大,一身黑色的袍子籠罩住了全身,露出的臉也戴了麵具。新筆趣閣

在這個年代了還作這副見不得人打扮的也隻有破靈了!

而這個戴麵具的人,就是打傷宋崇的人。一想到麵前這個是一個邪修,陶惜就打心眼裡的厭惡。

“我不管你們有什麼目的,他隻是個普通人!古武者之間的事,不應該波及普通人!”

“破靈,不會因為一個人是普通人就對其手下留情。”他的聲音是沉著的,粗礫得可怕,好像嗓子受過什麼傷一樣,“而且,我是邪修。”

邪修,就更不會遵循什麼古武界和凡俗界的約定了。

這些年來,凡俗界一些案子都是邪修乾的,就跟南水市那個連環殺人案一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玄學大佬古穿今後驚豔全球更新,第144章 原委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