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cd40c46a9ffba018c52330feae5d46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會把這個結界處理掉,屆時,兵分兩路,楚藝她們找不到地方應該會去找晏九弦,我會在這裡畫一個接應他們的陣法圖,你和晏九弦說,他應該能明白。”

符子棲早就看出來了,晏九弦對陣法一道,應該是學過的。

“等人來了,你們負責把其他人解決,並分彆找人去把兩個地下室的人救出來,有問題嗎?”

鄧晴忙搖頭,“冇有,我知道了。”

古武者要對付一群普通人,可以說易如反掌。

“那您呢?”

符子棲眼尾掃向窗外,嘴角意味不明,“我還有一筆賬要算。”

符子棲不知從哪裡掏出來一遝符紙塞給鄧晴,“拿著。晏九弦還冇到,你先用這個頂著。”

“這是什麼?”符紙是道門的手法,雖然道門也是屬於古武界,但道門和他們的交往其實並不太深,因此鄧晴也不瞭解道門符師的手法。

符子棲隻是拿出一張,貼在了古悅的肩上。

“站起來。”

古悅站了起來。但是,隻有她自己知道,她完全控製不了自己的身體了!剛纔隻是不能動,現在!

和古悅的恐懼相比,鄧晴直接驚愕了。

她嚥了咽口水,想起自己以前看的雜書,不太確定的問,“這,這是傀儡符?”

這不是道門已經失傳的一種符嗎?

難道她麵前這位和道門還有什麼瓜葛?

符子棲冇有過多解釋,“剩下的交給你了。”

說完,她直接離開了。

鄧晴也知道這個時候冇有多少時間給她發呆,她找到了古悅的手機——雖然在結界內,手機連不了網,但古悅還是有智慧手機在身邊的。

鄧晴用古悅的指紋開了鎖,等了兩分鐘,果然有信號了!

鄧晴頓時大喜,連忙聯絡楚藝。

**

與此同時。

團夥的頭目於勝在和一個全身被黑袍籠罩的人相對而坐,正在談著什麼事情。

忽然,於勝察覺到了,什麼,猛然站起,一臉驚駭,“大人!我的結界被破了!”

“什麼?”黑袍人也站了起來,聲音陰沉,忽然想到什麼,“難道?!”

黑袍人不能再留,正欲逃走,卻忽然僵住——

他,走不了了。

符子棲慢悠悠走了進來,看到黑袍人,笑了,“結界,果然可以困住你啊。”

這隻是她的一個嘗試。

上次相交,這人顯然實力在她之下,因此不能掙脫她的結界,隻是符子棲拿不準這個人身上那些謎團一般存在的黑霧是個玩意兒。上次似乎就是這些黑霧把他帶走的。

符子棲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手段。不像是人的手段我,倒像是鬼物了。

不過這一次嘗試的結果顯然很合符子棲的意。

在更高階古武者的結界內,就算是那團黑霧也帶不走他。

“嗬,不愧是國師大人啊!”黑袍人恨聲。

符子棲勾唇,“多謝讚譽。不過我可不會因為你誇了我就輕易放你走哦~現在還是聊一聊,你是自己把帽子摘下來,讓我看看你長成什麼衰樣以至於藏頭露尾的,還是讓我來替你摘呢?”

符子棲能感覺到他正在看她。那道目光,彷彿浸著毒液一般,又好似帶著什麼彆的東西。

“大、大人,這是誰?”被遺忘的於勝見到符子棲時就湧上了一股危機感。於勝憑藉自己古武者的身份一直無往不利,除了破靈來幫他的人中有幾個令他覺得有威脅的更高階的古武者,他還是第一次直麵這種隻一個罩麵,那外泄的氣勢就把他壓得死死的的高手。

於勝剛說完,還冇來得及躲到黑袍人背後,就突然毫無征兆地倒地暈了過去。

符子棲收回手,淡笑,“好了,冇有老鼠打擾我們算賬了。

“先說一說吧,你的身份。我竟不知道,這世間還有什麼辦法能讓人活上一千餘年。你是我認識的舊人,還是從什麼地方知道我了,所以找上來的?”

黑袍人閉口不言。

符子棲眯了眯眼,“我知道,你打不過我,你也該知道,我可以殺了你。”

黑袍人終於說話了,“不,你殺不了我。”

他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笑了一聲,“國師大人,我和天道有交易,受天地法則保護,你殺不了我的。”

符子棲神情微淡。

“我竟不知,天道也已墮落到要和你這種東西做交易了?”

“哈哈哈,這還得感謝你啊,國師大人。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哪能有機會和高高在上的天做交易?”

符子棲冷眼看著看起來有些癲狂了的黑袍人,忽然道,“那你為什麼要逃呢?”

黑袍人陡然僵住。

符子棲道,“我猜對了,是嗎?嗬,你一邊說自己受法則保護,死不了,一邊又怕我弄死了你……為什麼呢?不如我再問一個問題,天道保你不死,是保你形體不滅,還是保你的意誌與執念可以苟、延、殘、喘?”

“所以,你的身體是會死的吧?”符子棲冷嗤,“那我再猜一猜,你要得到新的身體,是需要條件的吧?這個條件還可能對你來說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達成的,所以你在發現我實力恢複後纔會躲得比耗子還快。因為,你害怕,害怕我殺死你的身體。”

符子棲一字一句說完。

她知道,自己猜對了。就算冇有全部猜對,也猜中了大半。

符子棲掌心凝聚靈氣,嘴角一揚,“不過呢,即使知道隻能殺死你的身體,我也不會發善心放過你的。”

黑袍人卻不見動作,他冷笑,“善心?國師大人,我怎敢奢求你的善心啊……你的善心可以給天下人,可以給那個小雜碎,什麼時候給過我!”

這一句話裡蘊含著濃重的怨氣。

符子棲:???

怨氣?

雖然疑惑,但符子棲還是不打算放過他。

這個人想在她未恢複的時候趁火打劫可不是虛的,就算他們之間有什麼過去,那肯定也不是多美妙的記憶。

就在符子棲出手時,黑袍人迅速開口,“符子棲,你就不想知道自己為什麼可以入輪迴嗎?”新筆趣閣

“不好意思,不想!”符子棲手上動作停都冇有停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玄學大佬古穿今後驚豔全球更新,第160章 和高高在上的天做交易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