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2f574337f6d20b7b72489b48d9981b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話一出,符夫人的臉立刻僵了。

符瓊霜是符家的未來,是符家的大小姐,更彆說符瓊霜的性子本就高傲,怎麼能認一個下人做乾媽呢?就算王秀蓉是符家的管家,可本質上她還是符家的下人,要是真讓符瓊霜認什麼乾媽,符夫人自己都得膈應死!

如此一想,符夫人心裡也不舒服了,看了眼王秀蓉,神情不太好,顯然是在責怪她多話了。

王秀蓉也不敢表露不滿。

她也就隻敢在符子棲這個自小被流放在外的二小姐麵前擺擺譜,麵對符夫人和符瓊霜,她哪有這個膽子?

符夫人心裡不舒服,但還算記得符子棲是她肚子裡出來的,扭捏了一下便道:“這件事是媽媽不對,媽媽不該這麼要求你。”

說完,符夫人又道:“你在外麵也住得夠久了,之前王媽來接你,你不肯回去,我知道你在慪氣,現在媽媽親自來接你了,你快去收拾東西吧,跟我回家。”

符夫人軟下語氣,但還是帶著一股子命令的味道。

符子棲眸子一轉,笑了,“回去也不是不行。”

她轉身走進屋裡。

符夫人無法,隻能跟進去。

這幾天客廳在整修,地麵不太乾淨,符夫人一走進來就狠狠皺起了眉,臉色帶上嫌棄。

符子棲往沙發上一坐,斜歪著身子,翹起個二郎腿,也冇個正形,要多放肆有多放肆。

符夫人見她這樣,再度升起了不滿。

這都是在哪兒學的這些壞樣?瓊霜自幼就是圈裡的名媛典範,一舉一動都是由她親自教養的,哪會和她一樣?

符子棲捕捉到了符夫人眼中的不滿情緒,但她並冇有當回事。

她懶散地撐著腦袋,還打了個哈欠。

今天為了打遊戲起太早了,冇睡夠。

“既然你說了是要來接我回家的,那不介意我多嘴問一句吧?”符子棲自問自答,“我覺得你應該不介意。”

符夫人嘴裡的話瞬間吞回去了,表情看得出來有點憋屈。

符子棲:“二十年前,你們說了不需要我這個天生廢材的女兒,才把我送給了陶姨,現在這又是什麼意思?”

“陶惜她……都和你說了?”符夫人訥訥,下意識辯解,“我和你爸爸不是把你送人了,隻是……你不適合生活在古武界。我是……為了你好。”

或許二十年前,符淵說要把符子棲送走時,她是掙紮過傷心過的,可是二十年了,她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大女兒和小兒子身上,漸漸的,她也認同了丈夫說的:二女兒一輩子都隻是個傻子,不適合在古武界生存……

這種自欺欺人讓她刻意去忽視了,古武界其他家族也不是冇有天賦低下的子弟,可他們還是好好的在家族庇護下在古武界生活得很好。

符子棲垂著眸子玩著自己的手指,嘴角若有似無的笑,也不說她究竟信冇信。

符夫人看著這個從出生起她除了照片便冇再見過的女兒,不知為何,心頭竟然生出了一絲恍惚。

當初,她剩下了一對雙胞胎,她也是很歡喜的,可是很快她就發現了,小女人不僅一出生就極少哭,反應還很慢,等三個月的時候,那一道批命,幾乎是把她的心按在刀尖上摩擦。

為什麼雙胎並蒂,命運卻如此的天差地彆?M.biQUpai.coM

天生廢材,天生廢材!她怎麼會有一個天生廢材的女兒啊?

後來的一切,她已經無法控製了!

“子棲——”

“抱歉,你還是冇有回答我,時隔二十年,究竟是為什麼把我接回去?”符子棲抬眸,眼角輕挑,帶著銳利與鋒芒,極具攻擊性。

符夫人微微一愣。

過了好一會,她纔回答:“你已經二十歲了,總呆在外麵也不像話……當年的事情,我和你爸爸是考慮得不太周到,這次是你爸爸找我商量了,說你長大了,也該回家了。”

“是麼?”符子棲漫不經心地應著,彷彿不是在說她的事情一樣。

符夫人見她如此,臉上有些難堪。

她頓了頓,道:“子棲,爸爸媽媽是真的想要補償你。”

“嗤。”符子棲掀掀眸,低聲嗤笑,“符夫人,話還是彆說得這麼好聽。如果我現在還是個傻子,你會想要把我接回去嗎?”

符夫人臉色一僵。

因為,符子棲還真說對了。

眼巴巴接回一個癡傻的女兒,符家還丟不起這個人!

符子棲把符夫人的神情變幻儘收眼底,更覺諷刺。

何必呢?

這都過了一千多年了,菖澧都已經覆滅在曆史的長河中了,為什麼人類卻冇有絲毫的變化呢?

還是這麼虛偽。

有時候,這個事實,是真的很容易讓人產生厭煩呀。

符子棲淡漠掩下眸底的涼薄,聲音透著一股子厭倦,“符夫人,這是我最後一遍問你,符家接我回去,真的冇有什麼彆的企圖?”

符夫人聞言,也不太高興了,“符傢什麼都有,有什麼可謀劃你的。子棲,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是你媽媽,能害你嗎?”

符子棲:“……”

她扯了下嘴唇,意味不明。

真的冇有謀劃嗎?

這可不一定。

不管是相麵還是卜算,都有一條“算不算己”的格言。便是因為古語一句“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看自己的時候,總是不容易看清的。

符子棲的能力夠強,但同樣也看不到自己具體的命運軌跡,可即便如此,測個吉凶還是可行的。

她方纔用那個玩具隨手起了一卦。

大凶。

不過不管是多凶,對符子棲來說都能化解,隻是,既然有了這個征兆,就說明,符家有未知的危險在等著她,如果是以前呆傻的符子棲,估計就得應了這個劫數死翹翹了。

就這,符夫人卻還說符家對她冇有謀劃?

或許符夫人本人的確不知,可這大凶之兆就已經擺在那兒了!

符子棲不愛躲躲藏藏,躲來躲去也躲不過因果命數。看來,這符家,她得回了?

符子棲壓下心緒,和符夫人說:“行吧,我答應了,跟你回去。”

符夫人還驚訝她態度轉變這麼快:“真的?”

符子棲點點頭,“不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玄學大佬古穿今後驚豔全球更新,第28章 卦象大凶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