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607b51680d326161d3316eb85db457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張餘的家中。

蘇鶯給張餘打過電話之後,依舊是惴惴不安。

“噹噹噹……”

門外又響起了敲門聲。

還是先前說話的男人,這次用催促的口氣說道:“你好!能不能快點開門!我這還有彆的活呢,去完你家還得去彆人家!”

蘇鶯已經慌了,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接茬。

倒是小喜鵲,震翅飛到牆邊,用尖尖的嘴巴觸動起來。

“哢哢”兩聲,家庭和玄關的燈全部熄滅。緊接著,小喜鵲又飛到蘇鶯的身邊,低聲說道:“你先躲到沙發旁邊,不要出聲。”

“嗯。”

蘇鶯趕緊答應,當即縮到沙發旁邊的角落裡,不敢再動。

“嘰嘰……嘰嘰……”小喜鵲又發出輕微的鳴叫。

老鷹立馬站到小喜鵲的身邊,阿狗也快速的退到小喜鵲的下方。

“嘩啦啦……”

就在此刻,外麵響起了鑰匙聲。

隨後又是鑰匙插入鎖孔,擰動的聲音。

“哢!”

房門打開,三個人魚貫從外麵走了進來。

“人呢!”

“開燈!”

說話的聲音響起,聲音卻是不大,最後進來的那個人,甚至還輕輕將房門給關上。

“嘰嘰!”

驀地裡,小喜鵲猛地叫了起來。

它的聲音依舊不大,但翅膀扇動,如同離弦之箭,隻管向進來的人射去。

“呼!”

老鷹張開雙翅,更是呼嘯而出,直撲一個傢夥。

阿狗毫無聲息,隻管向前竄去。

“呃……”

“啊……”

“啊……”

一聲悶哼,兩聲慘叫。

小喜鵲的翅膀,直接劃中一個男人的脖子。男人都冇叫出聲音,就癱軟在地。

老鷹的嘴巴,則是穿入一個男人的眼睛,更是直透腦骨。男人慘叫之後,仰天摔倒,再冇了動靜。

阿狗雖然不會飛,身形也冇有老鷹高大,但是一躍而起的高度,卻能咬中一個男人的喉管。男人慘叫的聲音很短,旋即栽倒在地,也冇了動靜。

刹那間,客廳內變得寂靜無聲。

因為燈是關著的,黑暗中蘇鶯勉強能夠看到,三個男人倒地,隻是能聽清慘叫聲。

作為一個女人,哪裡見過這種陣仗,蘇鶯是瑟瑟發抖。半晌才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刷!”

小喜鵲飛到她的身邊,低聲說道:“三個人都被我們搞定了。”

“搞定了?怎麼個……搞定……”蘇鶯有些結巴。

“應該是死了。”小喜鵲說道。

“死……死了……你們殺人了……”蘇鶯更是結巴。

“他們是壞人,一定是來傷害你的。我們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你……”不得不說,小喜鵲懂得還挺多,現在說話十分的流利。

“殺人……殺人……可是殺人……是要判刑的……怎麼辦……”蘇鶯懵了。

家裡的三個寵物殺了人,這種事情,是不是有點太誇張了。

“給張餘打電話,讓他想辦法。”小喜鵲提醒道。

“好、好……”

毫無章法的蘇鶯,趕緊摸出手機,哆哆嗦嗦地撥了張餘的電話號碼。

……

張餘開車飛速回來,哪怕曹達華已經打了保票,說是五分鐘之內,治安就能趕到他家,可張餘依舊不放心。

“鈴鈴鈴……”

這時,控製麵板上又出現了蘇鶯的電話號碼。

張餘立馬接聽,說道:“蘇鶯,是你嗎?”

“是我……出大事了……”電話裡響起蘇鶯大喘氣的聲音。

“你彆怕,有我呢!什麼事?”張餘嘴上這麼說,心中彆提多緊張,他是生怕蘇鶯出現半點閃失。

“小喜鵲它們殺人了……”蘇鶯說道。

“小喜鵲……殺人……”張餘愣了一下,說道:“具體是怎麼回事……”

“剛剛外麵的人,用鑰匙打開了房門。他們走了進來,小喜鵲、老鷹、阿狗它們就直接衝了上去,把他們……殺了……”蘇鶯語速飛快,她的語速跟她的心跳一般。

張餘聽了這話,不禁鬆了口氣。

在他看來,小喜鵲它們,一直都屬於蘇鶯的保鏢。

道理很簡單,所謂養兵千日,他麼的用在一時。天天管你們吃喝,一點活不乾嗎?

特彆是小喜鵲、老鷹、阿狗,一天光是吃,冇做過啥貢獻。不像大白鵝,起碼還能下個蛋,敷個寶寶呢。

眼下,這三個傢夥展現出了實力,也不枉老子養了你們那麼久。

張餘安慰道:“冇事,殺了就殺了……我是兵工廠廠長,一切都能搞定……而且這些人,屬於擅入民宅,咱們屬於正當防衛……”

“可要是治安看到……那、那怎麼辦……”蘇鶯又是緊張地說道。

她的話,倒是提醒了張餘。

曹達華說了,治安所的人五分鐘就到。

看到這一幕,會怎麼說呢?

要是打起官司,麻煩事更多。

張餘略一遲疑,說道:“你彆擔心,如果把門窗鎖好,如果有人敲門,一定不要開。我現在幫你解決!”

“好……”蘇鶯立馬答應。

張餘不再多言,掛了電話,直接撥了曹達華的電話號碼。

電話接通的很快,裡麵響起曹隊長的聲音,“喂,張總嗎?”

“曹SIR,你通知治安所的人去我家了嗎?”張餘問道。

“已經通知了,一定在五分鐘內趕到。我現在也已經帶著人出發了。”曹達華說道。

這就是張餘的牌麵,幾乎可以趕上總長了。一個電話,戰警隊隊長都得親自出馬。

“你告訴人不要到我家,到我家的小區就好。把周邊控製住,不要深入。”張餘說道。

“嗯?”曹達華愣了一下,說道:“不是著急救人嗎?”

“他們……他們觸動了我佈置的陣法……一旦進到我家裡,都會有危險……”張餘編出來一個算是靠譜的理由。

當然,曹達華知道張餘的厲害,也見識過什麼叫作陣法。

張餘若是在家裡佈置陣法,似乎蠻合情合理的。

“好,那我讓人不要進去,你還有多久能到?”曹達華說道。

“十來分鐘,很快的。咱們小區門口見。”張餘說道。

“好。”曹達華答應。

張餘當即掛線,轉而撥了妃琳佳的電話號碼。

他有妃琳佳的電話號碼,但輕易不撥,去公署的時候,也是先給加瑟琳打電話,讓加瑟琳通傳。這是一種人情世故,不能說跟老大的關係好,就忽視助理了。

很快,電話接通,裡麵響起妃琳佳的聲音,“喂,你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馭房我不止有問心術更新,第784章 凶徒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