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高懸的大日,壓下飛上高空浪一浪的心思。

家裡有陣法護持不用怕,但到了外麵,天上那麼多衛星,太容易暴露了。

跳下來。

心中一動,酒仙葫蘆再次化作一尺大小的樣子。

徐瑞猛地一催。

酒仙葫蘆彷彿升空的火箭,閃電般朝高空飛去。

越來越遠,很快便超出了肉眼可以看到的範疇。

還是法器的時候,隻能控製它在周圍百米之內活動,但成了靈器,控製範圍直接擴張到了百裡。

百裡之內,仍然能操控酒仙葫蘆發揮威力。

不過酒仙葫蘆是輔助法器,飛的再遠也冇什麼作用。

但如果是殺戮法器就不一樣了。

飛劍百裡斬人頭,將不再是虛幻。

過足了癮後,徐瑞收回酒仙葫蘆,回到修煉室打坐練氣恢複法力。

打坐片刻後,心神逐漸平複。

漸漸地,那種半夢半醒的狀態再次浮上心頭。

也不知過了多久,才徹底情形。

看著眼前截然不同的景色。

心中一陣激動。

“新的靈界!”

在現實世界一年多,他早就盼望這一刻了。

默默感受。

眉頭微皺。

這裡的靈氣比現實世界稍高,跟‘怒晴湘西’差不多。

這意味著這裡不會有太強的修士出現。

以他的修為和手段,隻要小心一些,不會有性命之危。

不過,相比之下他還是更喜歡‘茅山靈界’這樣的世界,隻有靈氣更豐厚的地方,纔有他足夠的成長空間。

但不管如何,有靈界總比冇有靈界要好,可以順著劇情給自己撈好處。

觀察周圍的環境,像是一個依山而建的公園。

轉過身,遠處可以看到一座座現代化的高樓。

心中一動。

“現代社會?!”

“有意思。”

經曆了兩個靈界都是民國,現代社會的靈界他還是第一次見。

“到底是哪個世界呢?”

徐瑞也很好奇。

過去一年他看了大量的電影電視劇和小說。

熱度高的,冇什麼熱度的都看了。

絕大部分都是古代,現代的少之又少。

繞出這個花壇後,看到旁邊的指示牌。

通俗易懂的簡體中文。

“看來不是香江和灣灣。”

出了公園,眼前是一條公路,兩側是各種旅館和賣工藝品的小店。

剛要審視一二,臉色驟變。

猛地轉過身,犀利的眼神看向背後的矮山。

“好強烈的妖氣。”

找到上山的山道,腳步一邁,朝山巔衝去。

為了免於驚世駭俗,他並未催動遁法。

不過這山不高,以他的體力,花了十幾分鐘就來到了山頂。

這裡零零散散坐落著一座座道觀佛寺。

順著感應,來到一片竹林,穿過去後,是一條清澈的溪流。

一座米許寬的木橋,橫跨兩岸。

看著橋對岸,掩映在竹林中的院落。

“到是一處極佳的隱修之所。”

跨過木橋,沿著斑駁的石板路,走到院落門前。

青瓦蓋頂的院門上已經長出了青青野草。

兩扇黑色的院門半開半閉,兩側貼著已經有些掉色的對聯。

“萬道祥光歸紫府,千條瑞氣貫黃庭。”

這麼多年畫符,再加上極高的悟性,他的書法水平已經頗為不俗。

一眼就看出對聯上濃重的匠氣,顯然不是出自什麼名家之手。

也感受不到半點意誌。

“到是這匾額有點意思。”

抬頭上看,院門上方,掛著一塊朱漆斑駁的匾額。

黑色的字體鐵畫銀鉤。

‘星雲閣’!

雖然過去了許久,仍然能感受到一絲殘留的殺意。

“唔,還有一絲雷霆的味道。看來此間主人對雷道還有一定的領悟。”

推門進去,迎麵是一塊斑駁的影壁,繞過去則是約莫上百平的院落。

一間堂屋,兩間廂房。

普普通通。

院子中心現出一個直徑約有米許的大洞,妖氣正是從那洞中升騰而來。

一個留著鍋蓋頭的憨厚年輕人,正帶著一個頑皮的小傢夥朝洞中張望。

“師父,這裡麵是什麼?”

“師父也不知道。”

“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家?”

“小孩子那麼多問題。”

“哼,就知道敷衍我。”

“往後退一下,小心掉下去。”

小傢夥從大洞旁邊的土堆上被拽了下來,因為個頭小,底盤低,眼睛餘光很快看到了走進來的徐瑞。

“師父,有人來了。”

憨厚青年抬頭一看,果然。

簡單打量了一下來人。

黑色風衣,白色T恤,筆挺的黑色長褲,再加一雙黑色的皮鞋,氣質不凡。

猿臂蜂腰,看著魁梧有力。

一頭黑色碎髮,濃眉大眼,硬朗中透著一絲帥氣。

“你好,我們‘星雲閣’不接待遊客。”憨厚青年連忙道。

“遊客?”

徐瑞搖了搖頭,腳步一邁,瞬間來到洞邊,迅捷的速度,嚇了那師徒一跳。

憨厚青年連忙把頑皮小傢夥拉到身後。

“你乾什麼?我告訴你,現在是法治社會,我這裡都按著攝像頭,你要是犯罪,警察馬上就能找到你。”憨厚青年色厲內荏道。

“警察可解決不了這個。”

腳步一邁,飄然落到洞中。

地下空間出乎意料的大,而且分成兩部分。

周圍牆壁上鐫刻著一些符文,雖然而今隻剩下裝飾意義,但仍然殘留著一絲鎮壓的道韻。

來到最裡麵的石室。

中央的石台上,放著一根成人大腿粗細的棕色木樁。

一根根藤條,正從這木樁上長出來。

木樁下方是密密麻麻,粗細不一的樹根,淡棕色的樹根已經鋪滿了小半個石室。

伸手覆蓋。

金手指顯化。

“倚天白藤之根。

修為:無。

血脈:七品上等。”

“七品的靈植?到是意外之喜。”

曲指一彈,一道傀儡印融入。

瞬間掌握了這倚天白藤的玄妙。

法力一催,先前的藤蔓和樹根倒卷而回,在他掌心變成了一個直徑兩尺的藤球。

剛來這裡就能收穫一株七品靈植,徐瑞心中高興的很。

“不對,這倚天白藤的妖氣如此濃烈,應該早就化形了,怎麼會把根留在這裡?”

而且這個情節莫名的讓他覺得熟悉。

把藤球收入法袋後,從地下石室中跳上來。